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02章 管你千金公主,照打不誤

禮服架前,雅歌興致勃勃的給笙歌看自己挑選的禮服。

“姐姐,這幾件我都覺得好看,你覺得哪件更適合我?”

笙歌挽唇笑,“衣服要上身試過,才知道合不合適。”

“姐姐說得對。”雅歌立刻看嚮導購小姐姐,“這幾件都送到換衣室,我要試穿。”

“好的。”導購小姐姐立刻拿上雅歌精心挑好的衣服,過去換衣室。

導購一走,雅歌再次挽住笙歌的胳膊,笑得天真爛漫,“禮服在場,我一個人不方便,姐姐跟我一起進去,幫我係扣可以嗎?”

笙歌冇說話,冇明確同意,但也冇拒絕。

雅歌就自己做主,拉著她進去換衣室。

當著笙歌的麵脫衣服的時候,雅歌並不避忌,甚至冇有半點害羞的神色,彷彿兩人真是親昵多年的好姐妹。

笙歌半倚在牆邊,冷冰冰的看著她,“你叫我過來,絕對不是單純幫你挑衣服,我不喜歡繞彎子,現在這裡隻有我們兩個人,你直說。”

雅歌穿禮服的手一頓,很快繼續優雅的穿著。

“姐姐,你是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十九歲就在娛樂圈大獎拿到手軟,我背後讓我屹立不倒的金主是誰?”

她滿臉神秘,“其實,是兩個人,同時都在幫我,給了我很大的權利。”

笙歌輕輕聽著,冇說話。

雅歌一邊穿上高跟鞋,一邊繼續說:“你十五歲的那些事,你已經忘了,可我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麵,是在街巷,姐姐看我可憐又可愛,就決定收養我,而我也喜歡姐姐。”

“可我不光喜歡姐姐,我也喜歡姐姐的爸爸,姐姐的哥哥們,我貪心的想著,隻要冇了姐姐,我就是鹿家的團寵小公主了。”

笙歌秀眉蹙起,這些話,跟她午夜夢迴裡聽到的,一模一樣。

“所以我悄悄偷了二哥刺激神經的藥物,再約你出來,趁你冇防備,將針管紮進你的後頸,將你推到海裡,卻冇想到,你命真大,這樣都冇死。”

笙歌雙手攥緊,冷沉沉的問她,“你就不怕我今天帶了錄音筆?”

她捂嘴笑,那張臉美得像個小妖精,“我既然敢告訴姐姐,當然不怕!姐姐以為,憑藉爸爸和哥哥們的實力,他們真的需要花這麼長的時間找到你?”

“其實哥哥早就知道了,是他默許了我的做法。”

笙歌心臟猛縮,指尖掐得手心泛白,才壓抑住內心的憤怒,喚回理智,“你說的是哪位哥哥?”

“姐姐不妨猜猜?”她滿臉神秘,貼近笙歌耳邊,笑意很濃,“會不會是三個哥哥都有份呢?”

笙歌不說話,滿臉冰冷,心裡更冷。

雅歌走到鏡子跟前,優雅高貴的擺著各自姿勢,明星範十足。

見笙歌還愣在原地,她眼底的嘲諷更甚,“被最愛的哥哥們不信任,這滋味好受嗎?”

“可是姐姐,你現在能怎麼辦呢?”

“哥哥們現在,已經完全接受我了呢,大哥隱藏我私生女身份,要讓我成為真正的鹿家千金,二哥也時常慰問關心我的身體,就連三哥今天,都親自來陪我選禮服。”

“他們已經,不是你的哥哥了!”

她那雙好看的眸子裡,帶著笑意,小臉美豔又囂張。

“你故意說這些來刺激我,是想激怒我?”

笙歌冷眸抬起,靜靜凝視她,“那我告訴你,你成功了,不過激怒我,是要付出代價的!”

說到末尾,笙歌眼神驟然狠厲,直接走上前,左手一把揪住她精緻的妝發,右手揚起,重重甩了她一耳光。

啪地一聲脆響。

雅歌被打懵了,臉上火辣辣的疼。

這些年在娛樂圈,她得控製飲食,注意體重,身體很瘦弱,也不會功夫,根本反抗不了笙歌的魔爪。

笙歌一把掐住她的小臉,冷冷凝視她,語氣傲然:“鹿雅歌,你還是不夠瞭解我,你以為激怒我,我會情緒激動,氣到手抖,內心無能狂怒,然後影響到肚子裡的孩子?”

“嗬,你錯了,我這人心裡有氣,從來不過夜,惹我不爽了,我管你是什麼千金公主,先收拾一頓再說!”

話音落下,又是兩耳光,狠辣的甩到雅歌那張精緻的小臉上。

雅歌疼得眼眶泛起水光,又掙脫不了,隻能哭喊,“三哥!三哥救我!”

笙歌抓著她頭髮的手,使勁往後一扯,臉上的諷刺更深,“鹿雅歌,外麵那個是疼愛我二十幾年的哥哥,我們不妨看看,他等會進來,會先關心誰?”

雅歌一愣,敏銳的察覺一絲不妙。

冇幾分鐘,鹿驊聽見動靜,火急火燎的進來。

笙歌在他掀簾進來的瞬間,將雅歌推出去,自己也朝身後倒。

“丫頭!”

鹿驊進來時,壓根冇看過摔到地上的雅歌。

在笙歌摔到地上的前一刻,他將她撈到懷裡,緊緊護住。

剛剛聽到了巴掌聲,鹿驊立刻檢查她臉上有冇有傷,在看到她小臉依然白皙好看,才默默鬆了口氣。

又悄悄握住她的右手,幫她揉因為打人而通紅的掌心。

鹿驊碰到她手的時候,她敏銳的察覺到什麼,抬眼莫名其妙的盯了他一眼。

他將她扶正站好,纔不動聲色的轉身,去拉地上淒慘的雅歌。

語氣恢複平常沉穩的低音炮,“怎麼回事?好端端的,怎麼就打起來了?”

雅歌立刻縮到他懷裡,捂著滲血的嘴角,哭得梨花帶雨。

“三哥,姐姐說是我搶了你們的疼愛,還把她是囚犯私生女的事告訴你們,她要教訓我。”

鹿驊擰眉,沉聲看向笙歌,“丫頭,這就是你的不對,她畢竟是現在家裡最小的妹妹,你該讓著她點。”

笙歌臉上冷笑,打開包包,從裡麵取出大概萬元的鈔票,瀟灑的扔到雅歌的臉上。

“人我已經打了,我負責。”

諷刺的扔完錢,她扭頭就走,頭也不回。

笙歌一走,鹿驊掐住雅歌的臉頰,冇鬆力道。

他說著關懷的話,語氣卻漫不經心,“讓我看看,傷得怎麼樣?”

“嘶……”

雅歌吃痛,眉頭皺緊,“三哥你輕點,疼的。”

鹿驊順勢鬆開她,麵無表情,“還好,冇破相,就是腫得有點狠,回去拿冰袋敷一敷,再用點消腫藥膏就好了。”

雅歌捂著臉,又開始我見猶憐的哭起來,委委屈屈,“三哥,姐姐是不是真這麼討厭我?我是喜歡她,纔想讓她陪我挑禮服的,我到底哪裡做錯了?”

鹿驊一本正經的教育她。

“長姐如母,不管你有冇有做錯,她打你,你都該虛心受著,不可以埋怨她,更不可以回去告狀,懂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