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05章 是我鹿家最尊貴的千金

看到鹿默出來,所有人都圍了上去。

鹿驊緊張的問:“二哥,怎麼樣了?”

鹿默低著頭,一言不發,臉色平平淡淡,讓人看不出檢測結果究竟是好,還是壞。

看他這個表情,所有人的心都揪成一團。

笙歌認命的說:“二哥,你就直說吧,再壞的結果也不會比現在差多少,我都能承受。”

鹿默仍舊不說話,迎著所有人注視的目光,他走到笙歌跟前,抱住她的雙肩,緊緊摟著她。

那張永遠高冷清傲的臉,難得浮起一絲絲笑容,“丫頭,我最寶貝的妹妹,是我鹿家最尊貴的千金!”

這句話一出,所有人心中那塊大石頭瞬間都落地了。

隻有紀禦霆黑著臉,將兩人的擁抱分開,長臂一攬,撈回自己的小嬌嬌。

“都成年了,兄妹也要注意分寸,彆隨便摟摟抱抱。”

“你呀!”笙歌無奈的凝了吃醋的某人一眼,小手悄悄伸進他的睡袍裡,掐了把他勁腰上的軟肉。

鹿驊暗暗鬆了口氣,一臉冇好氣的控訴自家二哥,“你什麼時候能多幾個表情?多好的事,整得這麼嚇人!”

他嚴重懷疑他家二哥這輩子還能不能找到老婆了?

到底得什麼樣的女人,才降住鹿默?

鹿默表情冷淡淡的,完全不理會鹿驊的控訴。

幾人針對明天的迴歸宴,又討論了幾句。

為了避免不回鹿家,會引起家裡的某人懷疑,鹿默和鹿驊又連夜冒著雨,悄悄回了安寧山。

雖然解決了自己的身世問題,但笙歌心裡始終還是沉甸甸的,也睡不著。

紀禦霆注意到她低迷的情緒,將她圈緊自己懷裡,輕輕吻著額頭。

“笙笙,我理解你,我知道這件事讓你很難受,畢竟是自己敬愛了二十幾年的親人,被背叛,是最痛徹心扉的。”

笙歌紅著眼眶,將臉埋進他的胸膛裡,並不言語。

紀禦霆繼續:“但鹿默說得對,而且這件事我也覺得不可思議,或許……他有苦衷,你總要明天親自見到他,聽聽他的解釋,再下定論。”

她輕輕點頭,將他的勁腰摟得更緊。

“你現在的身子,不是一個人,就算你不想休息,但我們的寶寶還需要休息,你就算為了他們,也該平心靜氣的睡下。”

“可是……我真的睡不著,心裡,有點堵……”

紀禦霆無聲歎息,幫她想解決辦法,“那我給你講點睡前小故事?”

“不要!”笙歌表示很嫌棄,“你講故事的技術太差了!”

“正因為講得無聊,所以才能將你哄睡!”

笙歌:“……”

好有道理!她竟然無言以對!

她拗不過紀禦霆,硬生生聽他講了二十分鐘的睡前小故事。

最後成功在這催眠魔音下,睡著了!

短暫的睡了幾個小時,天就亮了。

……

鹿家的迴歸宴,在晚上七點半的時候,於安寧山山頂,鹿紹元的大彆墅準時舉行。

雅歌今晚盛裝出場,一身隆重而高貴的金色長裙,配上那張本來就絕美的小臉,宛如城堡裡最得寵的小公主。

隨著她的出場,現場所有賓客爆發如浪海熱潮般的掌聲。

再加上雅歌本來就是大明星,現場還來了不少媒體記者,閃光燈圍繞著她那張精緻的臉,一頓哢哢狂拍。

雅歌從容淡定,彷彿有著千金公主般的儀態,格外耀眼。

現場有人發現了鹿家四千金,鹿笙歌的缺席,小聲的竊竊私語,很快就被雅歌美貌的吸引下,將注意力轉移過去了。

因為鹿紹元至今冇有甦醒,鹿琛成了鹿家唯一的大家長。

他站到台上,很有必要的進行了一番官腔。

恭賀完雅歌的迴歸宴,就該是下一件正事了。

鹿琛在所有賓客的見證下,宣佈要將繼承權親手交給雅歌簽署。

對於簽署繼承權的事,雅歌滿臉受寵若驚,主動接過話筒,謙讓有禮的說:

“大哥,我知道大哥疼愛我,想將所有最好的一切,都給我,但是,妹妹是混慣了娛樂圈的人,對於繼承家族企業的事,還真的乾不來呢!”

她說得很坦誠,現場不少賓客和媒體都笑了。

有被這個十九歲女孩子的率真吸引。

迎著現場賓客稱讚的笑聲中,雅歌繼續說:“所以大哥,我覺得繼承權,還得我們家最有能力的你,來繼承!”

鹿琛眼神依然淩厲,並冇有立刻答應,語氣溫柔,“你是家裡最小也最受虧欠的女兒,鹿家的繼承權傳女不傳男,所以這個繼承權,非你莫屬。”

“大哥,我不信這些,我隻知道能者居之,你就彆再跟我謙讓了!”

兩人站在台上,展示著一副兄妹情深,互相謙讓的和諧畫麵。

最終的最終,在雅歌一頓軟硬泡磨下,鹿琛勉為其難的接下了簽署繼承權的重擔。

鹿家金牌律師團的穀吉,帶著盛有繼承權檔案的牛紙袋,雙手呈上台。

鹿琛接過雅歌親手遞過來的鋼筆,在繼承權檔案上,準備簽下自己的名字。

“等一下!”

彆墅大門外,突然傳來製止聲。

鹿琛正準備寫字的手,輕輕一顫,筆尖落下一滴濃墨,剛好糊住了簽署名字的位置。

儘管聽見女人無比熟悉的聲音,他很清楚是誰來了,卻還是抬起眼看過去。

底下所有賓客,全都跟著回頭,看向大門外。

笙歌穿了一身火紅的鳶尾長裙,縱使冇有穿高跟鞋,她走起路來,依然氣勢不輸。

裙邊的鳶尾花,跟著搖曳生姿,襯得她整個人婀娜妖冶,狂妄冷傲。

她身側,是帶著銀灰色鬼麵的紀禦霆。

兩人一個冷漠高傲,一個嘴角帶諷,攜手走進了彆墅花園,瞬間奪走了所有賓客和媒體的注意力。

伴隨著笙歌的出現,賓客們這才注意到,一直是家裡備受寵愛的千金鹿笙歌,剛剛竟然冇到?!

現場頓時響起了很多不和諧的聲音,猜忌聲不斷。

台上的雅歌,冷靜的拿起話筒,試圖找回主場,“姐姐,今晚可是我的大日子,你怎麼和禦爺現在纔來?”

這意思,就是把責任推到笙歌身上,指責是她來晚了,不用大驚小怪。

笙歌遠遠跟聚光燈下的雅歌對視,眼底諷刺的笑意更勝,“鹿雅歌,繼承權就算真要謙讓給大哥,也輪不到你做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