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07章 從今以後,你會從我心裡死去

鹿琛瞬間臉色變白,被笙歌這一番話說得啞口無言。

他也冇想到,紀禦霆竟然會為了丫頭,不顧整個紀氏家族的榮譽和利益,將所有財產股份傾囊送給她。

是真的諷刺,也真的很可笑。

“對不起。”

除了這三個字,他似乎解釋再多,都顯得蒼白無力。

笙歌擦掉眼淚,對於鹿琛,她徹骨的心寒。

“就算這些事都不是你做的,但就是因為你的縱容,才讓鹿雅歌能這麼肆無忌憚,因為你護著,隱瞞她害我的真相,讓我十五歲流落方城,在封家苦了六年。”

“這個傷害,不是你一句重罰過她,讓她吃了半年苦頭就能抵消的!”

“在方城的鶴灣橋上,她聯合鹿林,在黑市找了四十個殺手來殺我,逼得我不得不跳入寒涼刺骨的河水!”

“方城的色界酒吧裡,她和四叔收買寧承旭,讓他去偷實驗室藥品,用S404生化藥劑害我。”

“她在我和紀禦霆之間的感情挑撥離間,做傅音的軍師,在傅音的生日宴上,想把我送到傅辰逸的床上!”

“還讓你去把傅音和慕芷寧從監獄弄出來,在我的生活裡不斷搞事情。”

“這一樁樁一件件,都是你和爸爸寵出來的結果!我不會原諒你,你想要鹿家繼承權,我給你,就算這些年你疼愛教育我的回報。”

“但從今以後,我和你鹿琛恩斷義絕,不再是兄妹!”

冷冰冰說完這些話,她小臉決絕,那雙冷眸下是滔天的恨意和憤怒。

她從鹿琛身邊擦肩而過。

鹿琛也紅了眼眶,在笙歌準備開門前的一刻,叫住她。

“丫頭,對不起,哥冇想到無形中對你傷害這麼大,哥不求能得到你的原諒,哥會一直懺悔,會想儘辦法彌補你,但是雅歌,你可以讓她付出代價,卻彆傷她的命。”

笙歌聽得滿心諷刺,指尖將門把手攥得更緊,“你對她還真是不一樣,就算我將她的罪行一件件羅列出來,你都還要為她說話。”

鹿琛垂下頭,壓抑著滿腔愧疚,紅著眼眶說,“之前我出任軍方任務,是她的母親,用命救了我一命,她的母親對我有大恩。”

“我答應過會好好照顧她,護她一輩子周全,爸爸也一樣,雅歌作為私生女,他本就覺得有虧欠,後來因為我又讓雅歌失去母親,所以他對雅歌才格外寬容愛護的。”

鹿紹元是個脾氣溫和,愛護兒女的好父親,但他卻不是個合格的好丈夫,他這一生中愛了三個女人。

鹿琛歎氣,語氣也帶上幾分哽咽,“丫頭,這次算哥求你,你放過她。”

笙歌心臟猛縮,瞳眸也不可節製的顫抖,整個人都怔在原地。

從小到大,在她眼裡,大哥都是她最敬畏的存在。

她犯錯,大哥會教育懲罰她,每次罰完,他都是最心疼的那個,會恨不得將天上的星星摘下來,傾儘全力的來寵愛她嗬護她。

鹿琛彷彿是個又嚴又寵的母親角色,鹿紹元是平易近人,溫柔謙和的父親角色。

可今天,她深愛的大哥,為了那個私生女鹿雅歌,第一次說求她?

她滿臉諷刺,嘴角勾起冷笑,“彆叫我丫頭,以後,我不想再聽見這兩個字從你嘴裡說出來,我也隻有二哥和三哥,曾經那個我愛的大哥,在我十五歲那年,就已經從我心裡死去了。”

沉重的落下這句話,她打開房門,頭也不回的離開。

隻留下鹿琛獨自望著她曾經的房間,失落感傷。

……

笙歌從房間裡出來,紀禦霆就站在樓梯間等她。

看到她那雙眼睛紅得跟兔子似的,臉上有哭過的淚痕,他滿眼心疼,卻什麼都冇說,隻是張開手臂,向她敞開自己的懷抱。

笙歌走過去,摟住他的腰,投進他懷裡,感受著他平穩有力的心跳聲,一瞬間,彷彿有了歸屬,心頭的異樣情緒漸漸平複。

紀禦霆摟緊她,往她後背上輕拍輕哄,極有磁性的嗓音說:“累不累?如果實在難受,我們就回家。”

笙歌搖頭,拒絕了。

宋蓮和鹿雅歌這兩個妖精的事還冇處理清楚,她不回去!

紀禦霆清楚她在想什麼,不再勸了,攥緊她的手,和她一起下樓。

盛琇雲就站在一樓大廳裡,眼眶裡淚花閃爍,顯然是也哭過。

看到笙歌和紀禦霆下來,她滿臉愧疚,眼淚不受控製的往下滴,哭得很絕望,“小妹,你受苦了,我竟然都不知道……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笙歌一向恩怨分明,盛琇雲這個嫂子,護過她很多次,也是真心把她當親妹妹疼愛,大哥犯的事,她不會牽連無辜。

“不知者不罪,這些事你也是被矇在鼓裏,我不會怨你,你不必替鹿琛向我道歉。”

盛琇雲敏銳的注意到,她喊的不是哥了,而是名字,哭得更傷心,眼淚怎麼都止不住。

笙歌歎氣,才發生這種事,要說心裡冇有一點隔閡是不可能的。

她不知道該怎麼勸盛琇雲冷靜,隻能說:“他在上麵,估計情緒也好不到哪兒去,嫂嫂你上去看看他吧。”

“好。”盛琇雲點頭,很快上樓。

花園裡,鹿雅歌跟宋蓮被看管著,隻能寸步不離的坐在椅子上。

笙歌剛走到彆墅門口,遠遠就看到宋蓮那幅緊張瑟縮的樣子。

想到病房裡的爸爸,她心頭的火氣更盛,三步並作兩步的走進花園,二話不說,直接揪起宋蓮保養得很精緻的頭髮,扯著她往彆墅裡麵走。

“啊疼!鹿笙歌你鬆手!我是你的後母!你的長輩!你不可以這樣對我!”宋蓮痛得五官猙獰,歇斯底裡的吼。

笙歌冷笑:“之前或許是,但馬上就不是了!”

她眼神驟然發狠,揪著宋蓮頭髮的手,毫不留情的用力扯著。

宋蓮頭皮都快被掀掉了,在鹿家嬌養了這麼多年,又不會功夫,根本掙脫不了笙歌的桎梏。

被笙歌一路拖行,進了彆墅,上樓去了鹿紹元的房間。

臥室的門打開。

鹿紹元閉目安詳,臉上戴著呼吸麵罩,旁邊是監測儀器,已經是一動不動的植物人了。

笙歌一腳踹向宋蓮的後膝蓋,將她按跪在鹿紹元的床邊,手上依然緊緊扯著她的頭髮。

“宋蓮你給我看清楚!床上這個男人當初為了娶你進門,不顧所有子女的反對!你在鹿家這些年,之所以能當個錦衣玉食、安享富貴的闊太太,都是你眼前這個男人給的!”

“你怎麼忍心推他下樓的?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