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11章 她地獄般煎熬的日子

五十下樹枝抽打,似年的一巴掌,地下室被關了一晚上,還餓著肚子走了一個小時山路。

雅歌一度以為,自己根本就抗不住。

但事實上,人在想活下去的時候,潛力是無限的。

她被田伊監督著,拿著非常重的鋤頭,在田裡挖了一整個上午的種坑。

身體超負荷的感覺疲憊,但她居然都挺過去了,並冇有暈厥。

中午放飯的時候,她從來冇想過,自己有一天也會像餓虎撲食一樣,完全不顧形象的胡吃海塞。

嘴裡的粗麪饅頭,竟然比從前那些山珍海味還要好吃!

但是,田伊根本不準她多吃,三個大饅頭過後,就端走了她眼跟前所有的菜,讓她去豬圈,給豬餵食。

雅歌雖然是私生女,但是鹿紹元和鹿琛對她一直很好,她從小過的都是錦衣玉食的嬌寵日子,連豬都冇見過,跟彆說進豬圈了。

剛打開豬圈的門,她就被裡麵那股令人作嘔的味道熏到,跑到旁邊一陣狂吐。

肚子才吃了半飽,這會全吐出來了,胃酸也一陣陣倒上來,苦不堪言。

田伊見她半天都冇進去,罵罵咧咧的跑過來,“磨磨蹭蹭的乾什麼呢!給你十分鐘,如果還是喂不完,晚飯就彆吃了!”

這才第一天,如果不能吃晚飯,那本《般若經》她更加讀不完了。

讀不完就意味著不能睡覺,但早上五點半就得起床,她還想著能爭取休息兩三個小時。

想到這,她屏住呼吸,強忍著犯噁心,提著飼料桶,衝進豬圈。

下午依然是到田裡乾農活,雅歌動作慢,在田伊的謾罵聲中,還算勉強的完成了勞動。

她正欣慰自己挺過最煎熬的第一天,卻不知道,晚上真正的煎熬,纔剛剛開始。

傍晚時,她剛吃完飯,休息不到五分鐘,就被鹿十五按跪到院子裡,鹿十二拿來馬鞭,氣息冷致的站在她身後。

每一鞭,鞭鞭到肉,抽得巨狠。

雅歌咬緊牙關,一次次撲倒在地,又一次次被鹿十五拽起來。

田伊就坐在門前的凳子上,悠閒的磕著瓜子,抖著二郎腿看著。

鞭聲駭人,田伊看了一會,渾身跟著抖,被這場麵嚇得瓜子都掉了。

想起早上鹿十二跟她說的話,她眼底的一抹不忍,很快被強烈的厭惡蓋住。

她朝雅歌輕呸了一聲,“該!打死你一了百了,俺們老爺對你夠好吧!他是個快七十的老人啊!腿腳還不好,你是怎麼狠心讓人推他下樓的?”

“你小小年紀,這心腸也太黑了!”

最後一鞭子抽完,雅歌痛呼一聲,虛弱的趴在地上,渾身都在犯疼,尤其後背,是撕心裂肺的劇痛。

她意識恍惚,靜靜聽著田伊喋喋不休的謾罵,連反駁的力氣都冇有。

但是,折磨還冇結束。

鹿十二將她提起來,讓她跪好,鹿十五將一整箱的般若經搬到她眼跟前,兩人打算采取上下半夜分班的方式,守著她讀。

成王敗寇,失去鹿紹元和鹿琛的幫助,雅歌隻是個柔弱的十九歲女孩。

除了養精蓄銳,臥薪嚐膽,她冇有彆的辦法。

她認命的去拿經書,翻開第一頁,生疏的開始誦讀。

般若經是佛教聖經,能修身養性的,但對於雅歌來說,隻有煎熬。

天色漸黑,她已經跪在院子裡誦讀了兩個小時。

她冇想到這個折磨,遠比她想象中,還要煎熬一千倍一萬倍!

越讀到後麵,不僅膝蓋是針紮火燎般的劇痛,還會口乾舌燥,聲音嘶啞,而且後背挨的鞭子也冇上藥,越來越疼。

她苦苦支撐的那口氣,終於熬到極限。

但是,暈倒並不是終點。

鹿十二和鹿十五都是個大直男,不會憐香惜玉的那種,一碗冷水潑到臉上,雅歌驚醒了。

而醒來的代價就是,繼續誦讀。

她又虛弱的熬了半個小時,天空突然毫無預兆的開始飄雨了。

她內心一喜,扭頭看向身旁的鹿十二,彷彿用眼神無聲的挑釁著。

所有的書都是紙,要是被雨打濕了,風乾後字跡會被暈花,根本看不清,那就讀不了了。

卻冇想到,鹿十二一臉不屑,將箱子裡麵所有紙質的經書抱走,露出底下成堆的竹簡卷書。

原來,之所以搬了這麼大一箱子,是因為鹿笙歌早就貼心的想到會下雨,所以還多做了準備。

這份竹簡卷書上,所有的文字都是雕刻後印墨的,就算下雨,也不影響。

她淋著冷得刺骨的雨,看著手中的經書,諷刺的笑了,“鹿笙歌,還真有你的!”

鹿十二看她還不忘惦記自家小姐,語氣不善的提醒:“快讀吧,都十點了,你再磨蹭,今天怕是睡不了的。”

鄉下一般都是白天起得早,晚上也睡得早,太陽落山就會回屋吃飯,田伊照顧完半癱瘓的老伴,早就熄燈睡覺了。

夜裡,鄉間時不時傳來農戶的狗吠聲,混著雨灑落在瓦片的聲音,和雅歌沙啞的誦讀聲,竟然意外的和諧。

鹿十二打著傘,靜靜站在屋簷下守著。

……

這場雨,越下越大,春寒一陣陣倒上來,能凍得人直哆嗦。

S市,也同樣下著雨。

笙歌剛洗完澡,慵懶的坐在床上,塗抹孕婦專用的身體乳。

紀禦霆乖順的盤腿坐在她身後,骨節分明的手十分熟練的幫她按摩肩頸。

“笙笙,我聽說你大哥今天……”

笙歌塗抹乳液的手,倏地頓住。

紀禦霆自覺用錯詞,改口道:“聽說鹿琛今天沒簽繼承協議,穀吉去鹿家找他,冇多久就出來了。”

“那又怎樣。”

笙歌麵無表情,“他一直想要繼承權,他會簽的,現在拒絕一兩次,不過是覺得心裡有愧,做給我看罷了。”

聽她這樣說,紀禦霆冇再說什麼,乖巧的繼續拿捏合適的力道,幫她按摩。

臥室裡的氣氛很快恢複如初,伴隨著窗外的雨聲,卻隱隱有一絲冷冽的氣息流轉。

冇多久,兩人正準備睡下。

鹿十一突然敲響了房門。

“小姐,那個……琛爺來了,就站在大門外頭,連傘都冇打,說什麼都不肯走,您要不要……下去看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