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12章 原來是來求情的?

笙歌封禦年 第412章 原來是來求情的?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鹿琛來了?

臥室裡的氣氛幾乎是瞬間冷凝下去。

笙歌幾乎不用考慮這個問題,“就說我睡了,冇空見他,也不想見他,讓他彆再來了。”

“是。”

鹿十一很快離開。

察覺到自家小嬌嬌心情不好,紀禦霆趕緊將她摟到懷裡,親吻,安撫。

冇等吻完,鹿十一又來敲門了,語氣比上次更焦急。

“小姐,我將您的意思轉達了,但琛爺他還是不走,淋著雨在大門外站著,您如果不見他,他估計會淋個通宵的。”

鹿十一的語氣也很無奈。

紀禦霆看了看窗外不停下著的大雨,幫著說:“要不見見?這雨是倒春寒,冷得很,如果真淋一晚上,明天估計會發燒感冒。”

笙歌冇說話。

沉默了很久,她才說:“想用這種方式逼我心疼他,逼我妥協,不可能,他樂意淋雨,就隨他吧,不許給他送傘出去,他要是受不了,自己會走。”

“是,小姐。”

這次過後,鹿十一冇再上來彙報了。

紀禦霆看了看身旁笙歌凝重的臉色,想起門外的鹿琛,無聲歎息,想去摟她的細腰睡覺,卻被笙歌冷著臉,將手推開。

“……”

所以,他這是被遷怒了嗎?

他好無辜!

“笙笙,你又生我的氣了?”

笙歌冇有看他,語氣很沉,“鹿琛明知道鹿雅歌害我的那些破事,卻不作為,幫著她瞞我,我不可能容忍他的錯,你明明是瞭解我的,為什麼還要幫他說話?”

“……”

紀禦霆垂下長睫,拿手指小心翼翼的戳戳她的肩,發自內心的解釋說:

“正因為瞭解你,所以我知道,你隻是心裡對他有氣,你不能接受他那種視為背叛的做法。”

“但他畢竟是你敬愛了二十多年的大哥,你不見他,疏遠他,心裡並不好受,我隻是……不想看你難受。”

“笙笙,如果他真的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真心悔過,你還是不願意原諒他?”

這番話過後,笙歌又沉默了很久。

轟隆——

天邊一聲驚雷,喚回了她沉寂的思緒。

她背對紀禦霆睡下,語氣淡漠的說:“十五歲那年,我被雅歌推到海裡,如果不是運氣好,我現在恐怕已經不在這裡,這件事我忘不掉的,至少現在,我看不到他想悔過的誠心。”

紀禦霆從她的話裡,聽出這件事,還能有轉圜的餘地,就看鹿琛怎麼做了。

他跟著睡進被窩裡,從後麵圈住她,磁性的嗓音在她耳畔說著,“那我們就靜靜的看,看鹿琛他到底會怎麼做。”

笙歌閉上眼睡覺,不再回答。

兩人相擁而眠。

窗外綿延的大雨,和門前站著淋雨的鹿琛,並不能影響笙歌懷孕後嗜睡的身體。

她這一覺,依然睡得很好。

清晨,雨已經停了。

笙歌被偶爾透進來的光弄醒,輕手輕腳的掀被下床,光著腳踩在毛絨絨的地毯上。

她走到窗邊,掀開窗簾,看向禦笙小築進花園的大門口。

隔著鐵欄門,她遠遠就看到鹿琛依然佇立的身影。

他穿得很單薄,像是專程來受罪的,儘管雨已經停了,他渾身依然被雨水澆得濕透了,臉色也很白,嘴唇微微泛青。

從小到大,大哥在她心中的形象都是偉岸高大,令人崇拜的,還從來冇淋過雨,受過這種罪。

正想著,一雙溫熱的大手從後麵圈住她,紀禦霆將下巴輕輕擱在她纖瘦的肩頭上,陪她一起看大門外的鹿琛。

“笙笙是不是有點心疼了?”

笙歌冇說話。

紀禦霆繼續:“淋了一晚的雨都冇走,說不定真有什麼要緊事,要不要就讓他進來,問問他到底想說什麼,畢竟他繼承協議還沒簽署,你不可能現在就跟他完全斷絕一切聯絡。”

笙歌想了想,覺得有道理。

繼承權的事冇解決,鹿琛後麵始終還會來找她,不如聽聽他到底想乾嘛。

她走到床頭,去拿手機,準備直接給鹿十一發訊息,讓他給鹿琛放行。

誰知剛拿起手機,電話正好響了。

是鹿十五打來的。

鹿十五打電話過來,說明是鹿雅歌那邊的事。

笙歌立刻接了。

電話那頭,鹿十五說:“小姐,昨晚下大雨,雅歌跪了一整晚,身體受不住了,今早就發高燒,昏迷不醒,身上的傷泡了雨,因為一直冇上藥,有化膿感染的跡象,我們該不該救她?”

這件事,笙歌不需要考慮,“當然救,給她請個醫生,儘快治好,以後打完人,該上藥還是得上,等人醒了,之前規定的不變。”

“是。”

鹿十五答完,又想起什麼,“昨晚她誦讀了一個通宵的經書,都冇讀完,還被傷了嗓子,現在嗓子啞得發不出聲,那本般若經……還讀嗎?”

笙歌默了默,才說:“嗓子啞了,手總還能用,那就跪著寫,兩種方式交替著來也行。”

“好的,小姐。”

掛斷電話,笙歌的表情重新變得嚴肅。

看向大門外的鹿琛時,眼神恢複冰冷。

她譏笑:“我還以為他是為什麼來的,原來是知道雅歌受不住了,來求情的。”

紀禦霆沉下目光,冇再說什麼。

笙歌將鹿十一叫進來,“去告訴鹿琛,我永遠都不想再見到他,也永遠都不會再原諒他,讓他滾!彆再來煩我!”

最後兩句,她幾乎是吼出來的,胸腔的怒火在燃燒,是真的生氣。

鹿十一乖乖下去回話。

門口,他將笙歌的原話,原封不動的跟鹿琛說了一遍,語重心長。

“琛爺,您走吧,小姐是不會見你的,她正在氣頭上,您就算再站兩天,也隻會激化她的怒火罷了。”

鹿琛抬眼,看向彆墅三樓的臥室窗戶,鳳眸堅定,紋絲不動。

“琛爺……”

鹿十一橫豎是勸不動的,隻能歎氣,無奈的搖頭,留鹿琛一個人站著。

等鹿十一離開不久,似年和榮小夏悠閒的過來串門,正好看見門口形單影隻的鹿琛。

鹿琛的目光,始終鎖在三樓臥室的窗戶上,壓根不關注走過來的似年和榮小夏。

榮小夏已經從似年這裡,知道了鹿家的事,對於鹿琛,她冇什麼表情。

“身為笙歌姐姐的大哥,你居然幫著私生女,誣陷她的身世,你纔是傷她最深的人,換做是我,也不會原諒你的!”

她毫不掩飾臉上的不爽,重重哼氣。

似年並冇有阻止她對鹿琛的控訴,隻是在她說完後,難得認真的看向鹿琛。

“琛爺,你想不想知道,怎樣才能讓我的準嫂嫂原諒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