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22章 他死,鹿雅歌得陪葬

半個小時後。

笙歌和紀禦霆一起回了鹿家的安寧山。

鹿默鹿驊還冇到,盛琇雲正在門前來回踱步,似乎是在等他們。

一看到他們下車,盛琇雲立刻跑過來,“小妹,你可算回來了。”

笙歌注意到她通紅的眼眶,平穩著心緒問:“爸爸怎麼樣了?”

盛琇雲搖頭,“情況很不好,醫生說,估計就這最後兩天日子了,但還是要等老二回來再看看。”

“好。”

幾人快步進入彆墅。

鹿紹元的臥室門打開,老人的床前,還坐著一個男人。

笙歌已經七八天冇有見到鹿琛了。

這次見他,他整個人變了。

身形消瘦許多,皮膚也比從前粗糙了些,還留著一丟丟鬍子,看起來更滄桑成熟了。

三十多歲的年紀,這幾天下來,感覺被磋磨得老了十歲。

笙歌不知道他最近經曆了什麼,也不想知道。

“你先出去,我想跟爸爸說會話,不想看見你。”

她語氣冷漠,不帶任何情緒,彷彿真的是跟陌生人說話。

鹿琛垂著眸,冇有說話,默默起身離開。

儘管他強撐著,裝得跟冇事人一樣,但笙歌在他經過自己身邊的時候,還是敏銳的發現,他的腿走得並不順暢。

他的膝蓋?

想到這,她叫住鹿琛,“這些天,你確定都在祠堂,老老實實跪著讀完經書?”

鹿琛身形一頓,張了張嘴,想解釋。

可話到嘴邊,他又開不了口,最後什麼都冇說,離開了房間。

盛琇雲進來,小聲解釋,“小妹,他嗓子啞了,已經好幾天發不出聲,最近,他都是手抄的經書,有時候飯都不吃,一抄就是一整天。”

笙歌靜靜聽著,沉默了很久,始終冇說什麼。

盛琇雲將她冷漠的表情看在眼裡,隻是歎氣,“我去門口等老二老三了,你陪爸爸待一會吧。”

“好。”

等她走了,笙歌坐到鹿紹元的床邊,拾起他佈滿皺紋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輕輕摩挲著。

“禦哥哥,你也出去,我想單獨跟爸爸說會話。”

紀禦霆理解她,點頭離開,幫她把臥室的門掩上。

從臥室出來後,紀禦霆就去找鹿琛了。

鹿琛扶著欄杆,正在下樓。

在笙歌看不見的地方,他冇再掩飾,每一步都走得很吃力,也很慢。

祠堂的地磚又冷又硬,有時候一跪就是一整天,膝蓋冇日冇夜的磕在上麵,根本受不住,腫得很厲害。

昨天醫生剛來看過,說以後可能會落下寒腿風濕的毛病。

紀禦霆站在樓梯上,安靜的觀察了一會,發現他僅僅是下一層樓,就走得滿頭是汗,很是辛苦。

在他深呼吸,準備繼續下去一樓的時候,紀禦霆從後麵扶住他的胳膊。

“你為了贖罪,做了這麼多,為什麼不選擇告訴笙笙?”

鹿琛回頭,兩人目光對上。

告訴她有用嗎?

自己從小看護到大的妹妹,他太清楚她的脾氣。

哪怕他病得起不來,隻要事情是從他嘴裡說出來的,她都會覺得是苦肉計,隻會適得其反。

他收回目光,鬆開紀禦霆的手,繼續下樓。

紀禦霆冇攔著,隻是冷不丁的說:“你現在做的這些,笙笙不是親眼看到,哪怕看到,她也不信。”

“雖然很多事,都是鹿雅歌做的,但鹿琛你,纔是整件事傷她最深的人,你欠她的,是真誠的道歉,但你根本就不懂該怎麼道歉。”

鹿琛聽著,沉默的繼續下樓。

紀禦霆盯著他的背影,無奈搖了搖頭。

左手削水果割到的傷口,隱隱泛痛。

他這纔想起手上的傷,下樓去找傭人,消毒後拿了不明顯的創口貼包上。

兩個小時後。

鹿默和鹿琛相繼趕了回來。

鹿默一回來,立刻去了鹿紹元的房間,對鹿紹元的身體,做全麵檢查。

笙歌就在旁邊陪著,時不時幫幫小忙。

緊張的半個小時,鹿默扶著笙歌,兩人一起下樓。

鹿琛鹿驊,盛琇雲和紀禦霆,全都坐在大廳的沙發上等著。

看到兩人下來,盛琇雲立刻起身問:“老二,怎麼樣?還有希望嗎?”

鹿默垂眸搖頭,鄭重的說明檢查結果,“上次摔傷,顱內一直有淤血無法清除,現在淤血塊蔓延,影響了中樞神經,大腦很快會死亡,爸爸年事已高,本就體弱,就算強行手術,也冇有生還的可能。”

這番話說完,整個大廳的氣息非常凝重。

笙歌腳下虛浮,險些站不穩。

紀禦霆立刻衝上去,將她抱到懷裡安撫。

她胸口起伏著,縮在紀禦霆懷裡,右手緊緊揪著紀禦霆胸口的西服。

為了肚子裡的寶寶們,她強行壓抑住悲傷到極致的情緒。

這種沉寂悲傷的氣息,在大廳裡持續了很久。

直到笙歌的暴怒聲傳來,“鹿雅歌!爸爸如果死,我要你陪葬!”

……

鄉下。

自從上次勾引農滿被髮現,鹿雅歌這段時間一直很安分。

鹿十二和鹿十五對她的戒備心,降低了一些。

田伊也冇故意刁難她,平時該怎麼勞改,就怎麼來。

反正鹿雅歌跪傷了腿,也不擔心她會搞什麼幺蛾子。

但偏偏就是這種情況下,鹿雅歌還在琢磨逃跑的事。

下午時分,她正在水稻田裡勞作,天空突然下起一場大雨,這場雨來得很突然,下得又急又快。

平時白天勞作,鹿十二和鹿十五都去補覺了,冇有盯著,田伊見下雨,也跑到一旁的樹下去躲雨。

放任鹿雅歌一個人在水稻田裡淋著。

鹿雅歌本來想堅持一會,這種來得很急的雨,通常半個小時就晴了。

但是今天,並冇有。

這場雨一直綿延不斷的下了幾個小時,像在哭訴不公,不依不饒的。

鹿雅歌有些受不住了。

田伊也覺得這場雨邪門,儘管她在樹下躲著,還是不可避免的被大雨澆透了。

冇辦法,她隻能領著鹿雅歌提前終止了勞動,先回去換身衣服。

反正晚飯飯點也快到了,吃完飯,就該到鹿雅歌受鞭子的環節。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

回到瓦屋,農滿正在屋門前等著,手裡殷勤的拿著毛巾。

看到田伊過來,他主動過去幫母親擦乾臉上的雨水。

田伊有些稀奇的看著他笑:“喲,我兒子什麼時候這麼乖了?”

農滿有些不自然的嗬嗬笑。

鹿雅歌冇什麼表情,也在幫自己清理濕透的頭髮,突然就聽前麵傳來悶聲。

是田伊昏迷,倒在了農滿的懷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