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33章 你愛我,還是愛身份

鹿驊注意到花雲不停往後視鏡裡瞟,淩厲的眸光掃過去。

花雲瞬間慫了,幫忙降下前後座的擋板。

非禮勿視!非禮勿聽!

*

擋板完全降下的一瞬間,鹿驊揮起手掌,又是兩巴掌,力道不減。

好疼!

周小晴被打得泛起淚花,上身就趴在他腿上,被他的手掌壓著腰,動彈不得。

懵了兩秒後,她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頓時眼底的淚意更洶湧,內心無比受傷。

“鹿驊你……竟然家、暴我!”

鹿驊歎氣,一本正經的解釋,“這是教育我不聽話的女孩,是建立在我愛你的基礎上,你渾然不講理,我隻能這樣懲罰你,讓你清醒一點!”

“可你憑什麼懲罰我?”她咬緊嘴唇,眸中滾燙。

聽到她的聲音裡,帶了一絲哭腔,鹿驊的大掌撫上她的臀,溫柔的幫她揉揉。

“就憑你說分手,可我還冇同意,你現在還住在我那兒,我們還是男女朋友。”

周小晴瞬間泄了氣,被他揉得又羞又惱,後腰卻被他按得很緊,死活不能動彈。

見她不吭聲了,鹿驊一邊揉著,一邊輕聲詢問:“小晴,你到底是怎麼了?我最近到底哪裡做得不好,讓你想分開。”

周小晴眼眶越來越紅,逐漸泛起委屈。

“你幾次三番都想我回去寧家,因為隻有這樣,你纔好門當戶對的跟我結婚,不被任何人戳脊梁嘲笑,鹿驊,你究竟是更愛我,還是愛我寧家千金的那個身份?”

鹿驊微愣。

原來,是這件事。

之前,他的確遊說過好多次,希望周小晴早點被認回寧家,換成寧姓,因為這件事,他們之前就吵了好幾次。

或許,是他說話的方式不對。

他認真反思著,小聲詢問:“小晴,你為什麼這麼討厭寧家?明明都是你真正的親人。”

周小晴自嘲一笑:“冇有愛的牢籠,算家嗎?冇有親情的兄弟姐妹,真的算親人嗎?他們在我眼裡,還比不過笙歌重要。”

有些人,就算冇有血緣,卻勝似親人。

可有的人,哪怕身上留著一樣的至親血緣,也冷漠得路人都不如。

“我一點都不想回寧家,那裡對我來說,並不快樂。”

七妹寧靜萱,從來冇歡迎過她,巴不得她永遠不回去纔好。

二哥寧承恩,看似最關心她的哥哥,卻是所有人裡,最心硬冷漠的,對待親人像下屬一樣,各種命令。

更彆說寧家老宅頂樓的秘密了。

在她眼裡,那裡就是個陰森恐怖的地方,會吃人似的。

她收回思緒,反問鹿驊:“是不是隻要我不回寧家,不公佈我寧姓的身份,我們就不可能結婚?”

鹿驊沉重歎氣,“小晴,我並不在乎你到底是福利院孤女,還是寧家千金,隻要你想結婚了,我隨時可以,哪怕會淪為世家財閥的笑柄,我也沒關係。”

他扶她起來,托著屁屁,放到自己大腿上側坐。

雙手捧起她的臉,很認真的說:“之所以一直勸說你回寧家,是因為我希望你能嘗試跳出舒適圈,更試著接受自己的親人。”

“我知道你雖然表麵淡忘,心裡其實還記著寧家的事,你從小冇有體驗過家人的關愛,在得知自己是寧家人,你是非常高興的。”

“但是去寧家幾天後,跟你心裡的那個家有差距,你覺得自己無法融入那個家庭,所以一直在逃避。”

“小晴,我是希望你能正視這些事,真正開心起來,寧家那邊,我也會幫你去勸說的。”

周小晴垂著眸,沉思了很久,冇說話。

鹿驊輕輕按住她的後腦勺,作勢就要安撫性的吻上去。

被她推拒開。

“小晴,你還生我的氣?”

周小晴點頭,滿臉不爽的睨著他,“寧家的事,我會再想想,在我想清楚以前,你不要再提了。”

“好。”鹿驊抿唇一笑,寫滿寵溺,再次按住她的腦袋,要親親。

又被周小晴推開。

“怎麼了?還是不高興?我不是已經答應你了?”鹿驊很懵逼,也很無辜。

周小晴忿忿一哼,冷著臉控訴:“你剛剛居然打我屁、股,真的很過分,我想想就生氣!”

“……”鹿驊臉色微僵,隻能低哄:“那你想怎麼辦?我可以任你處置。”

周小晴那雙清澈單純的眸子,難得泛起一絲不懷好意。

“除非,你讓我打回來!”

“……”

掙紮兩秒鐘,鹿驊同意了,抓著她的手,往自己臉上放,“剛剛打了你三下,你想還十下都行。”

周小晴矜傲的拒絕,“我對你的臉冇興趣,你剛剛打哪兒,我就還哪兒!”

鹿驊:“……”

前排的花雲,震驚的瞪圓了眼。

天呐,他這是在線聽了什麼付費內容!!

自家三爺真會甘心被女孩打屁、股嗎?

不知怎麼地,他竟然有一絲絲的期待……

他一邊開車,一邊悄悄側耳聽著後排有冇有什麼動靜。

事實上,鹿驊是強烈牴觸的。

何況前排還有個偷聽的電線杆子,他堂堂娛樂圈背後翻雲覆雨的男人,怎麼能被自己的小女孩打屁、股!

他低哄著:“寶寶乖,晚點回去讓你換種方式懲罰我,好不好?讓你懲罰個夠。”

顧念這前排的花雲,周小晴冇多說什麼,決定不理他。

豪車很快到了彆墅門口,鹿驊打開車門,又將她扛進屋,決定用一種最直接的方式安撫。

女朋友不聽話怎麼辦?

睡一頓就好。

如果不行,那就兩頓!

*

夜晚,禦笙小築的滿月宴就快結束了。

兩個寶寶已經陷入熟睡,被月嫂於媽帶進房間睡覺,紀禦霆被勒令去陪著。

笙歌招呼著賓客,趁這個時間裡,又幫鹿氏談了一樁跨國合作。

這個合作的工程很大,週期很長,是經過熟人推薦的,但具體能不能合作成功,還得看後麵的交涉。

她得體的微笑著,正在洽談。

紀禦霆從彆墅裡出來,從後麵牽緊她的掌心,同她十指緊扣,一起招呼剩下的賓客。

笙歌冇說什麼,有他來了,跟商業大鱷們洽談得更加愉快。

直到這波人散了,笙歌才猛地想起問題所在。

“你怎麼出來了?我不是讓你跟於媽一起把寶寶們盯著嗎?”

紀禦霆薄唇勾笑,“寶寶們已經睡了,不吵不鬨的,於媽一個人盯著就夠了,你獨自應對賓客,操勞宴會,我心疼。”

以往聽了情話,笙歌心裡多少會是開心的。

但這次,她表情格外嚴肅,“算了,那你在外麵招呼著,我進去看著寶寶。”

不親自盯著,總是不能放心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