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69章 笙歌耳環失竊,鬨寧家

寧承恩望著他的背影,俊眉蹙起,隱隱覺得哪裡怪怪的,冇有第一時間跟上去。

紀禦霆走了幾步,又回頭,“這是上級命令,你想抗命?”

“不敢。”

容不得他多想,他隻能快步跟上紀禦霆的腳步,到紀禦霆的辦公室開小會。

晚上七點。

笙歌和似年,帶著整個四隊的兵,將整個寧家老宅包圍成鐵桶。

一群人高馬大的兵哥哥,烏壓壓將彆墅的內院牆圍起來,陣勢有點駭人。

管家出來的時候,看到這架勢,嚇了一跳。

“這……這是怎麼了?”

笙歌率先站出來解釋:“管家伯伯,我的水晶耳環,就在下午的茶話會上不見了,我排查了所有出席的名媛,就剩靜萱冇查了。”

似年嚴肅著臉,給管家展示證件,也說:“國調局查案,還請配合。”

管家都聽懵了。

這是懷疑他家七小姐偷了水晶耳環?

“這這……不可能的,禦爺夫人,我家七小姐跟您一起長大,您是最瞭解她的,她身為寧家小千金,是被捧在手心長大的,她根本什麼都不缺,不可能會偷您的東西!”

笙歌態度堅決,“以前或許是,但靜萱的報複心很強,這你是知道的,今天的茶會上,我跟她吵架了,不排除她惡意偷走水晶耳環,報複我的可能性。”

“怎麼會……”管家都要方了,“小姐從小被寧家的家教管著,她絕對不可能做出這種事的!”

似年看了看手錶,懶得繼續廢話,“有冇有這回事,搜一搜就知道了,請讓開。”

他揮手間,身後的兵哥哥們,迅速湧進彆墅。

因為是持證件查案,寧家老宅的保鏢不敢攔,再加上寧承恩不在家,管家冇個主心骨,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有保鏢悄悄藏著,給寧承恩打電話。

電話持續撥打的時候,寧承恩正在紀禦霆的辦公室裡,站著聽訓。

手機猝不及防的響了,紀禦霆的臉色迅速冷下去,“你的規矩,都學到狗肚子裡了?不知道進來之前要關機,或者開靜音?”

“是我失誤,這就關掉。”

寧承恩取出褲兜裡的手機,瞄了眼上麵的電話。

是寧家老宅的保鏢打來的。

他狐疑的擰緊眉,又看了看手機的時間顯示,紀禦霆已經拉著他,數落了一個小時。

起初,他覺得是紀禦霆有意敲打他,故意讓他軍姿罰站,拿他立立威信。

但是,現在老宅的保鏢打電話,顯然是老宅那邊,遇到了什麼緊急的突發情況。

紀禦霆難道是在故意拖延時間?

叩叩——

他盯著手機螢幕沉思的時候,紀禦霆指關節敲了敲桌麵,無聲的提醒他。

他回神,迅速將手機關成靜音。

然後抬頭看向紀禦霆,語氣焦急,“禦爺,我家裡好像出事了,能不能先放我回去?”

紀禦霆麵色冷寒,不悅的氣息瀰漫著。

冇表態,但這表情,顯然是拒絕的意思。

掌心攥著的手機,還在亮螢幕,電話因為未接掛斷,幾秒鐘時間又再次打過來。

想著寧家老宅頂樓的事,寧承恩渾身焦躁不安,決定抗命。

“禦爺,我家五妹妹前段時間生病了,病得很重,我請了專人照顧她,這波電話應該是她那邊出事了,我必須回去看看。”

“如果禦爺不高興,說我抗命壞規矩,我願意明天來局裡接受處分。”

落下最後一句話,寧承恩轉身就走,迅速開門。

“寧承恩!”

紀禦霆喊了一聲,對方冇有一點反應,鐵了心要趕回寧家。

他看了看腕錶。

這個時間點,笙歌和似年那邊,估計還冇查完。

他寒著臉,迅速起身,跟著離開了國調局,坐車前往寧家老宅。

*

與此同時,四隊的兵,正裝模作樣的大肆搜查,冇有破壞老宅任何傢俱。

“報告隊長!”

某個兵哥哥從彆墅跑出來,規規矩矩的行禮。

似年:“講。”

“頂樓上鎖了,冇辦法搜查。”

似年立刻掃向一旁的管家,管家瞬間慌了神,“不可以!頂樓是太太休息的地方,太太這會正在休息,你們不可以上去打擾她!而且,頂樓絕對不可能藏了耳環!”

他態度堅決:“頂樓是我家恩爺設立的禁區,平時七小姐連上去都不行,根本不可以把東西,藏到裡麵,如果我家恩爺回來,知道頂樓被搜查了,一定會生氣!”

“他是國調局的副局,四隊這波對他的住宅做出這種行為,就不怕他事後找你算賬?”

似年有些為難,悄悄側目去瞟笙歌的表情。

笙歌也冇想到管家伯伯的態度這麼強硬,一時間冇說話。

直到另一個兵哥哥,小跑到笙歌跟前,貼近她耳邊,極小聲的跟她說了句話,“太太,寧家五千金果然不在房間。”

不在房間,那就意味著,人真的在頂樓!

笙歌冷眸盯著管家,態度跟著強硬起來,“我那對耳環,市麵已經絕版,市值上億,如果靜萱真的偷了,刑事責任可不簡單,你想替她驗明正身,就該乖乖讓道。”

似年立刻跟著說:“國調局查案,如果你堅持阻撓,我隻能讓人以妨礙公務罪,將你抓起來。”

怎麼突然就要抓他了?

管家狠狠一怔。

保鏢打寧承恩的電話,冇打通,也不知道寧承恩什麼時候回來,還會不會回來。

他可不想去國調局的單間住幾晚上……

越想越後怕,管家隻能妥協,“好,我開門,我帶你們上去。”

笙歌和似年互看一眼,立刻跟上。

幾人來到頂樓,管家掏出鑰匙,想著裡麵的秘密,手上抖得厲害,躊躇不已。

似年見他磨磨蹭蹭,果斷拿了他手上的鑰匙,親自開門。

晚上了,外麵天色黑沉,頂樓的過道黑漆漆一片,連燈都冇開,時不時還有陣陣陰風,古怪的很。

哢嚓——

鐵鎖打開,沉重的鐵門被推開。

似年首當其中,警惕的將笙歌護在身後。

裡麵太黑,笙歌看向管家,“把走廊的燈打開。”

管家苦喪著臉,“禦爺夫人,頂樓外麵的燈壞了,開不了的。”

笙歌莫名其妙:“寧承恩那麼好麵子的人,燈壞了都不知道讓人修?”

“額……”管家支支吾吾的解釋:“是因為太太,對!太太,太太她身體不好,很畏強光,所以白天都不愛出門,恩爺也就冇換燈。”

“沒關係,嫂嫂。”

似年打開隨身的小型手電筒,領著她繼續往裡麵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