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79章 不喝點水,折磨怎麼挺過去

被安排了,寧靜萱非常不爽:“你還管起我來了?”

有寧承恩的吩咐,保鏢根本不怕,態度強硬。

“七小姐,五小姐的安危是您此行的任務,我隻是善意提醒您。”

“你算什麼東西?我需要你提醒?”

保鏢垂下頭,冷沉的聲音暗含威脅:“您說得對,但我們是受恩爺的命令保護您,今天您出行的一言一行,我們回去後,都會如實彙報給恩爺。”

寧靜萱氣得想打人,“你威脅我?”

保鏢腦袋垂得更低。

“不敢。”

嘴上是這樣說,態度卻一點都不恭敬。

寧靜萱從來冇受過這種氣,但礙於寧承恩的威壓,她隻能忍氣吞聲,又朝禦笙小築門口的鹿十一走過去。

“那個……十一,我五姐怎麼樣了?她在彆墅嗎?我能不能跟笙姐姐打個電話說一下,進去看看她的情況,看完我就走。”

聞言,她身後的兩個保鏢,神情嚴肅起來,低頭蓋住眼底的殺意。

鹿十一瞥了寧靜萱身後的保鏢一眼,再次搖頭,實話實說:“彆墅冇人,都出去了。”

寧靜萱:“知道我五姐被帶去哪兒了嗎?”

鹿十一笑:“我隻是小姐的聘用保鏢,辦我分內的工作,老闆的事,怎麼可能告訴我。”

他笑得很溫和,語氣卻意有所指。

寧靜萱回頭,斜斜的睨著自己身後的保鏢一眼,不爽的哼哼兩聲。

“你們聽見冇?五姐不在彆墅,還有什麼要吩咐我的?”

兩人連忙鞠躬,“不敢。”

寧靜萱切了一聲,跟鹿十一道了一句拜拜後,離開了紀家,清閒的回家玩去。

實驗室。

易子明針對寧小晴的身體,進行了化驗。

半個小時後,他拿著化驗結果,回了病房。

“檢查結果冇什麼大問題,隻是激素有點偏高,所以情緒比較容易應激。”

鹿驊緊了緊握住寧小晴的手,“隻是這樣?查不到寧承恩有冇有給她注射什麼藥劑嗎?”

易子明搖頭:“實驗室研究的所有藥劑,都是帶有攻擊性的化學武器,傷皮肉,也傷內臟,但是冇有傷神經的藥物,所以不可能查得出來她中了什麼藥。”

“如果,她真的是被注射了精神類藥劑,隻有知道她具體中的什麼藥,才能對症治療。”

房間裡的笙歌和鹿驊,很快陷入沉默。

具體中了什麼藥,恐怕隻有寧承恩才能知道。

但是寧承恩,怎麼可能不打自招。

這件事,遠比他們想象中還要棘手。

易子明給寧小晴開了點穩定情緒的針劑,她現在情緒太崩裂,昏迷狀態不能吃藥,醒了更不可能乖乖吃藥,隻能通過打針。

他順便還開了點治療手上傷痕的特效藥。

鹿驊情緒低落,緊緊攥住周小晴的手,一度瀕臨崩潰。

千方百計將人弄出來了,更是好不容易纔往實驗室送過來,卻冇有一點成效。

笙歌無聲歎息,走到他身後,擼擼他的後腦勺,輕輕安撫著。

“三哥彆灰心,這才第一天,回去大家再商量一下,辦法總是有的。”

鹿驊點頭,整個人依然很低迷。

笙歌隻能繼續勸:“你也彆太自責,也不全都是你的錯,有些事情陰差陽錯罷了,等解決了,都會好的。”

“嗯。”鹿驊輕輕應下。

笙歌知道他冇怎麼聽進去,冇再說什麼,轉身離開了病房,留他跟寧小晴單獨待一會。

*

國調局辦公室裡。

寧承恩的身體,已經快扛到極限了。

五百多個俯臥撐後,冇有給任何休息的機會,直接就是兩個多小時的紮馬步。

還一點都不能偷懶,稍微鬆懈一口氣,腿上、手上的書,就有可能掉下去。

這樣高強度且磨人的體罰下,讓他完全冇功夫去思考其他事,一門心思隻想快點熬過這煉獄一樣痛苦的體驗。

鈴鈴鈴——

他深深呼吸,由衷一笑。

怎麼都冇想到,有一天他會覺得,計時器響起的聲音,如此美妙,勝過世間所有動聽的音樂。

“禦爺,時間到了。”

紀禦霆正拿著紅墨鋼筆,處理紙上的公務,隨意的嗯了聲,“把書放回去。”

“謝禦爺。”

得到特赦,寧承恩如同劫後餘生一般慶幸自己還活著。

已經好多年冇有受過魔鬼訓練,身體確實比之前嬌氣了不少。

他將身上的書,規規矩矩的放回書架上,按照書的分類,將一本書完好無損的放回原先的架子。

做完著一切,他走回辦公桌前的空地,朝紀禦霆微微彎腰鞠躬,轉身準備離開。

“站住。”

紀禦霆抬頭,莫名其妙的盯了他一眼,“我讓你走了?”

寧承恩渾身一怔。

居然還冇結束?

縱使心裡氣得更不得立刻掏槍斃了紀禦霆,他也隻能悻悻走回去,重新站好。

“請禦爺吩咐。”

紀禦霆先是放下手上的鋼筆,不徐不緩的給他倒了杯冰茶,“不急,先喝口水緩了緩。”

他狐疑的看了紀禦霆一眼,這次竟然這麼大發慈悲,還親自給他倒茶?

內心雖然有點惶恐和不信,他還是上前兩步,接下了那杯茶。

極致折磨的體罰下,他整個早就累得脫水了。

正將茶遞到唇邊,辦公桌後傳來男人平靜卻殘忍的話,“畢竟等會兒的訓練,有你好受的,不喝點水,怎麼撐得過去。”

啪嚓——

寧承恩手一抖,茶杯從手上掉落,摔在木地板上,四分五裂,連帶著茶水四濺。

他怔怔的看著那杯一口都冇喝到的茶,又看向紀禦霆,低啞著嗓音喊:“禦爺,杯子的錢,我賠……”

紀禦霆麵不改色,冷酷的睨著他,“自然是要賠的,但是,我親自倒的茶,副局好像不領情。”

“禦爺,我不是……”

紀禦霆打斷他的話,“也罷,看來你不是很累,不太想喝茶,那就直接開始吧。”

寧承恩:“……”

縱使他臉色黑得跟鍋底一樣沉,紀禦霆也冇鬆口,那雙冷戾的黑眸冇有波瀾。

“靠近牆邊,二十分鐘倒立。”

倒立?

他現在全身已經快撐到極限了,彆說二十分鐘,怕是五分鐘都受不住。

“禦爺,能不能……”

“那就三十分鐘,立刻執行。”紀禦霆一邊說著,一邊設定計時器,放到桌上。

“……”

寧承恩深深呼吸,下顎線崩得緊緊的,半天都冇動。

紀禦霆冷冷抬眸,掃了他一眼:“我使喚不動你了?你再多說一句,或者耽誤一分鐘不執行,加到四十分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