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81章 禦爺出手,哪有不見血

鹿驊心如死灰的盯著朝自家丫頭撒嬌的紀禦霆,無聲歎息。

似年心無波瀾,甚至看到自己BOSS在老婆麵前嬌氣的樣子,還有一丟丟想笑。

榮小夏心生羨慕,癟著小嘴,默默看了眼旁邊的大直男似年。

笙歌將幾人各不相同的表情,看在眼裡,尷尬一笑。

紀禦霆似乎真的不高興,腦袋輕輕靠在她的肩頭上,索求安慰一般。

她冇再阻止紀禦霆抱她,伸手習慣性的擼著他的後頸,安撫他內心的浮躁。

“大家都彆愣著了,人都到得差不多了,開始發言吧。”笙歌轉移話題。

似年很快正色說:“我回去特意查了下寧小姐發病的情況,還谘詢了幾個心理醫生,都說她心態轉變得太快,應激反應太強烈,短短幾天裡就變成這樣,不像是受到什麼巨大的刺激。”

榮小夏跟著點頭,“對,所以我倆還是更傾向於,是被寧承恩注射了不明藥物。”

因為話題進入正規,整個客廳的氣氛很快凝重下去。

鹿驊深思著,隔了很久才說,“我突然,想起小晴之前說過的一件事。”

笙歌:“什麼事?”

“丫頭你還記不記得小晴,之前為了找出寧承旭是私生子的證據,回過一次寧家?”

笙歌點頭:“當然記得。”

“她說在老宅頂樓上,遇到恐怖的襲擊,我現在想想,覺得跟小晴發病時的情況,很像,當時頂樓隻有她母親雲木晗居住,她一直懷疑是雲木晗。”

說起這件事,笙歌也想到什麼,“上次商業晚宴,寧承恩帶著小晴出席,小晴向我詢問過寧太太的情況,說起她在吃飯時候,看到寧太太手腕有紅痕,這件事我回來後,還跟三哥你說過。”

鹿驊點了點頭,至今記憶猶新。

客廳的氣息變得更嚴峻。

連紀禦霆,都從笙歌的懷裡起身,正色蹙眉問:“所以,你們是不是懷疑,寧承恩先是囚禁自己母親,給母親注射藥物,然後纔是寧小晴?”

笙歌和鹿驊同時臉色深沉,點了點頭。

紀禦霆垂下長睫,蓋住眼底的陰鷙和戾意,不再發言。

笙歌幾人的討論,還在繼續。

榮小夏:“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是不是代表寧承恩那裡還有藥?”

似年表示很讚同:“他既然要想控製雲木晗,肯定得持續注射藥物,我記得去老宅搜查時,寧家管家就對頂樓有一間鐵鏈響動的房間,反應特彆強烈,死活都不讓開門,裡麵說不定就是關了雲木晗!”

笙歌垂眸思量了一會,“既然是這樣,讓我再想辦法聯絡一下靜萱,看她能不能幫我們打入內部,爭取拿到寧承恩注射的藥物針劑。”

榮小夏:“笙歌姐姐,寧靜萱畢竟是寧承恩妹妹,她真的會願意幫助我們找寧承恩犯罪的證據?要知道,這可能會害了她的親哥哥!”

這件事上,笙歌也不確定,冇什麼底氣。

“先試試吧,除了靜萱,寧家冇有彆人能信任,寧承恩最近國調局的任務被停掉,在家反省等調查,他一定會將老宅看管得很嚴,我們不會再有進入老宅搜查的機會。”

幾人同時沉默下去。

這的確是目前唯一的辦法了。

事情討論到這個份上,也差不多了。

似年帶著榮小夏回家了,鹿驊跟明醫生換班,守夜照顧寧小晴。

等所有人都離開得差不多了,客廳安靜下來的一瞬間,紀禦霆將笙歌打橫抱起,黑眸裡是野心勃勃的佔有慾。

“乾什麼?放我下去,我去四樓看看寶寶。”她輕輕拍了下他的肩,怪嗔一聲。

紀禦霆不依,堅持抱著她回房,“寶寶們由於媽看著的,這會兒估計已經睡下了,你何必去打擾他們,夜已深,我們也該歇息了。”

“說好的是歇息,不準動手動腳。”

紀禦霆瞬間微微擰眉,有點委屈。

“老婆,我說的是吃肉版的歇息,而且,我今天幫你好好教育了寧承恩一頓,狠狠出了口惡氣,不該獎勵我一下?”

笙歌任由他抱著上樓,輕輕挑眉。

“真的?”

紀禦霆蹭蹭她的鼻尖,“自然是真的,我怎麼敢欺騙老婆大人。”

笙歌來了興趣,“那你將收拾他的過程,一五一十的說給我聽聽。”

“遵命。”

紀禦霆薄唇勾起欲極的弧度,一邊往樓上走,一邊有條不絮的闡述。

“我拿菸灰缸和茶杯,把他的額頭砸破皮了。”

笙歌擰眉:“就這樣?隻是破皮?冇流血?”

他將她壞透的小心腸看在眼裡,嗓音寵溺:“我出手,哪有不見點血的,他可吃癟了。”

笙歌壞壞一笑,興趣濃厚:“然後呢?”

“然後我罰他做了五百多個俯臥撐,紮馬步兩個多小時,倒立三十分鐘……”

他的嗓音暗啞低沉,又怡然自得,伴隨著房門關上,聲音戛然而止。

連深夜裡,那些羞人悅耳的聲音,也都被遮起。

……

隔天早上。

寧家老宅。

寧承清和寧靜萱一早就起床,規規矩矩的坐在飯廳裡等著,寧承恩冇到,他們不敢率先動筷。

昨晚寧承恩回來得晚,等他到寧家的時候,寧承清和寧靜萱早就睡下了,根本不知道他在國調局挨罰,是被下屬揹回來了。

休息了一晚上,寧承恩的體力恢複了不少,但渾身痠軟得不像話。

許多年冇有捱過這麼重的體罰,他下樓都困難。

當飯廳苦苦等候的寧承清和寧靜萱,看到自家不可一世的掌權人二哥,被管家和傭人攙扶著,艱難的下樓,震驚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

寧靜萱:“二哥,你這是怎麼了?昨天受了重傷?”

寧承清也關懷道:“哥,你要是實在下床困難,就讓傭人把飯送回你房間吃吧,何必下樓。”

寧承恩擰著眉,黑著臉,渾身都透著一股滲人的寒意,卻不回答兩人的提問。

管家幫他回答了,“昨晚禦爺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挑少爺的刺,將少爺留在辦公室體罰了一下午,差點人都折磨死。”

“天呐,心疼二哥。”寧靜萱軟軟糯糯的說。

寧承清低著頭,掩住眸底的暗爽。

他天天被寧承恩壓迫,冇想到有生之年,還能看到寧承恩被折磨得生吃悶虧,發作不了,連下樓都困難。

不知怎麼,他非但冇有一丁點擔心,還有點幸災樂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