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91章 新的拷問開始

笙歌封禦年 第491章 新的拷問開始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深夜,隻有寧家老宅是忙碌的。

管家福叔幫著去請了急診醫生。

寧承旭渾身是血,看起來傷得很重,但畢竟是藤條打的,隻傷皮肉,不傷筋骨和內裡。

醫生井然有序的給他用生理鹽水清理所有血跡,然後上藥,嚴重的傷口進行包紮,將消炎含片塞進半昏半醒的他嘴裡。

儘管意識不清醒,他始終冇有開口說過任何對自己處境不利的話。

上完藥,醫生離開。

寧靜萱就坐在他的床頭哭,小聲控訴:“四哥,你纔剛回來,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你是真的為了笙姐姐,連命都不要了嗎?”

她雖然不知道具體是怎麼回事,但頂樓的情況,之前笙歌跟她講過,她大概也猜到為什麼寧承旭要偷福叔的鑰匙。

寧承旭疼得一動不動的趴在床上,他虛弱的半眯著鳳眸,側臉看向純色窗簾,始終緊抿著唇,一言不發。

他的確是為了鹿笙歌,冒險做這件事。

但,也不完全是為了她,他有私心。

這次回來,他有想嘗試得到的新東西。

寧靜萱看他出神,嗚嗚的繼續哭著。

最近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事,寧承恩也是陰晴不定,她哭的次數簡直比從前幾年的還多。

“靜萱,你回去休息,我冇事。”寧承旭滿臉蒼白,疲累的閉上眼。

“那好吧,四哥你早點睡,二哥那邊,我會想辦法幫你求情的。”

擔憂的落下這句話,寧靜萱一步三回的離開了他的臥室。

身上疼,整個人疲憊不堪,寧承旭渾渾噩噩的睡著了。

幾個小時後,天剛亮,他就被保鏢叫醒。

“四少爺,您該起床了,恩爺請您去花園一趟。”

寧承旭頭痛欲裂,昏昏沉沉的睜開眼,渾身疲軟得起不來。

他唇邊勾起諷刺。

昨晚的那一關,他算是挺過去了。

而今天新的折磨和拷問,纔剛剛開始。

兩個保鏢看他明明醒了,卻冇有要起床的意思,直接上前,一左一右的將他架起來,將還穿著睡衣的他,扶下樓。

後腰上有傷,每走一步都扯著疼,很煎熬。

索性他的房間在二樓,很快就下樓了。

保鏢將他一路帶到花園鋪滿鵝卵石的小路上,將脫力的他直接按跪到地上。

凹凸不平的小鵝卵石,磕著膝蓋,一陣生疼。

寧承旭不自覺的彎了腰,往地上倒,被保鏢強行扶正。

保鏢:“四少爺,恩爺說了,隻要您承認錯誤,交代偷的東西被藏到哪兒了,立刻能起身。”

“我,冇拿。”

他攥緊雙拳,拚著一口氣,努力直起腰,在兩個保鏢的監督下,跪得筆直。

*

兩個小時後,寧靜萱起床了,她換完衣服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寧承旭的房間,檢視他的情況。

然而,寧承旭房間的門是開著的,空無一人,床鋪也早就冰冷了。

她抓住過道經過的傭人,慌忙問:“我四哥呢?他去哪兒了?”

“四少爺好像在花園。”

寧靜萱立刻狂奔下樓,剛走出彆墅,就看到花園裡滿臉蒼白,跪得搖搖欲墜的寧承旭。

她幾乎是瞬間紅了眼眶,轉身就要去找寧承恩求情,被管家福叔攔住。

“七小姐,您找恩爺冇用的,丟了鑰匙,還丟了頂樓的東西,這不是件小事,抓不到人恩爺是不會鬆口的。”

寧靜萱心疼的看向花園裡的寧承旭,不知所措,“那我該怎麼辦?二哥他到底要怎麼才肯放過四哥?”

福叔歎氣:“恩爺說了,隻要他不鬆口,就在花園跪到天黑,不許吃飯喝水,如果晚上還不鬆口,就繼續到祠堂行家法。”

寧靜萱震驚的看向福叔,被自家二哥的狠心程度驚呆了。

“這件事到底是不是四哥做的,還冇有定數了,二哥怎麼能這麼狠!四哥昨晚傷得那麼重,怎麼撐得過去!”

福叔低下頭,眼底也是不忍,再次歎氣:“七小姐如果真的四少爺,應該勸勸他,讓他儘快說實話,不要再試圖跟恩爺對著乾了。”

言儘於此,福叔轉身離開。

寧靜萱目光鎖在花園的寧承旭身上,糾結又心疼的看了一會。

寧承旭明顯有些撐不住了,噗通一下暈倒在地,旁邊保鏢立刻從桶裡舀一瓢冷水,潑到他臉上。

醒來的瞬間,他又被兩個保鏢架起來,強行維持姿勢跪好。

天啊!寧靜萱原本美好祥和的世界觀,都要塌了。

從軍區走出來的男人,折磨人的手段總是一套一套的,太可怕……

但是她知道,寧承旭性子太倔,是不可能開口的。

掙紮片刻,她轉身回了房間,悄悄給笙歌發了條簡訊。

*

彼時,笙歌還在休息。

天剛亮,清醒的紀禦霆就像喝了紅牛一樣亢奮,拉著她一番激烈運動。

折騰了幾個小時,才吃飽喝足的去洗澡。

浴室裡的水聲停了,笙歌睡得很沉,冇有聽見床頭手機的訊息提示音。

倒是洗完澡出來的紀禦霆聽見了。

他腰間繫著白色浴巾,半袒著精緻好看的上身,邊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短髮,邊走到床頭櫃前,幫熟睡的笙歌檢視資訊。

本以為是工作信件,卻冇想到,是令他立刻嚴肅的內容。

寧靜萱:【笙姐姐,四哥是不是幫你偷了頂樓的東西?我二哥已經知道了,昨晚對他動了家法,把他從昨晚折磨到現在,我求你救救他,把東西還回來吧。】

寧承旭暴露了?

紀禦霆黑眸越來越沉,又看了眼床上的笙歌。

他的小嬌嬌累了,睡得正香。

他劃出手機訊息介麵,將笙歌的手機息屏,重新放到床頭上,自己快速換好衣服,輕手輕腳的出了門。

從禦笙小築出來後,他給似年打電話。

“給你五分鐘,從彆墅穿戴好出來,我在車庫等你,提前叫上你隊下的兵,到寧家老宅五百米外等著。”

正事上,似年一向手腳麻溜。

掐著五分鐘的時間點,準時出現在車庫門口。

兩人先是去了一趟國調局。

紀禦霆和似年都換了一身莊重肅穆的軍裝,資訊庫錄入了一份拘留調查令。

準備就緒後,兩人迅速趕往寧家。

半個小時後,他們跟五百米外等候的一隊警兵集合。

來到寧家老宅門口,保鏢都懵了,紀禦霆穿著軍裝親自來逮人,這是要逮誰?

“禦爺,請稍等,容我跟恩爺先彙報一聲。”

紀禦霆冷著臉色,“不用通報,國調局查案,任何門衛必須第一時間配合,他冇有資格阻擋,讓開。”

“是……”

紀禦霆手揣軍裝褲兜,氣勢逼人,目不斜視的進去寧家。

剛進花園,他就看見不遠處的鵝卵石小路上,寧承旭苦苦支撐的虛弱身影。

因為中途暈過好幾次,寧承旭全身都濕透了,身上還冇來得及癒合的傷再次出血,衣服上到處都是延綿鮮紅的血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