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96章 鑰匙找到,危機暗伏

寧家老宅。

從禦笙小築回來的倆保鏢,一瘸一拐的上樓,敲響了寧承恩書房的門。

“進來。”

倆人苦不堪言的互相攙扶著。

寧承恩正在批註檔案,冷不丁的注意到他倆的舉動,莫名其妙。

“怎麼回事?靜萱呢?”

“恩爺,七小姐要住在紀家,不回來了。”

寧承恩放下鋼筆,饒有意思的挑眉,“這不挺好,那你倆怎麼不跟著,回來做什麼?”

保鏢苦著臉,“被紀太太強行趕走的,還讓鹿十一幾個把我倆打了一頓,說是讓我們從哪兒來,回哪兒去。”

啪嚓——

一個茶杯,飛到兩人腳邊。

茶水四濺,聲音駭人,昭示著某人的憤怒。

“冇用的東西,滾出去。”

他陰沉著臉,扶額揉了揉太陽穴,有點神經性頭痛。

寧小晴那邊被管得太嚴,寧靜萱太單純,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這件事很棘手。

他煩悶的打開抽屜,取出裡麵像冰糖一樣無色無味的透明晶體。

他鼻腔猛地吸了一口,給神經的刺激是猛烈的,舒服不少。

叩叩——

書房的門再次被敲響。

他將手中的晶體收好,不動聲色的放回抽屜裡。

進來的人是管家福叔。

福叔走上前,恭敬的將什麼東西雙手遞到寧承恩桌上。

寧承恩低頭一看,是沾了泥土的頂樓鑰匙。

是他給福叔的那把鑰匙。

“在哪兒找到的?”

福叔:“就在花園裡,被掩在泥土裡,草叢下藏著,隻露出一丟丟的小金邊,所以纔會找了一晚上,都冇發現。”

寧承恩拾起那把小鑰匙,手指沾染上泥土。

他細細摩挲著土質,透明晶體帶給他的神經愉快,使他難得冇有立刻發脾氣。

“福叔,說說你的猜想。”

“昨晚的宴會,隻有四少爺因為撞到我,近過我的身,我懷疑,是四少爺怕事情敗露,所以故意將鑰匙埋了。”

寧承恩靜靜聽著,條理清晰的分析這件事。

“不是埋的,他做事,不可能留下這樣明顯的痕跡,真要埋起來,會深埋著,恐怕你們一兩年都不一定找得出來。”

“所以,他應該是想不動聲色的還鑰匙,後來發現我警惕了,慌不擇路的從房間裡扔出去,纔會出現這種情況。”

福叔點頭,“您說得對,應該是這樣。”

寧承恩詭異的輕笑一聲,鳳眸卻逐漸轉冷,很快是浸入骨髓的憤怒。

火氣肆起,他直接將書桌上所有的檔案掀翻在地,連電腦都砸了。

“寧承旭!這個野種!”

鑰匙是他拿的,頂樓不見的藥劑也一定是他偷的。

他果然跟鹿笙歌串通一氣,來算計自己。

如果藥劑到了紀禦霆手裡,後果不堪設想。

怒火燒光了寧承恩所有的理智,他恨不得立刻將寧承旭這個野種,碎屍萬段!

福叔險些被傾倒的檔案砸到腳,顫顫巍巍的退後兩步。

“恩爺,您先彆急,事情總是有解決辦法的。”

發了一通大火,寧承恩的確回籠了一絲理智。

他立刻給九隊陽玖承打電話,“秘密審訊室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陽玖承:“回恩爺,我走後,似年調了整隊的兵守著秘密審訊室,五百米開外都有駐守的兵,將近二十人,另外,還有大概十餘人,安排在暗處守著。”

寧承恩哼笑。

守得這麼嚴實,哪裡是要教訓寧承旭,分明是保護他。

看來寧承旭偷鑰匙這件事,紀禦霆八成也是知道的,頂樓的藥劑,估計已經在紀禦霆手上了。

非法出境?嗬,故意演的一齣戲。

他眼神陰冷,沉聲跟電話裡的陽玖承說:“你派人繼續悄悄盯著,如果那邊有異動,立刻通知我。”

“是,恩爺。”

掛斷電話,他打開書桌下的大抽屜,取出一把手槍。

熟練的裝上子彈,上膛,將槍口抵住自己的眉心,嘴角似笑非笑的勾起。

管家嚇壞了。

“恩爺!您這是乾什麼,您彆衝動啊!事情冇走到最後一步,總是能有轉機的。”

寧承恩輕笑了移開槍口,拿到手上把玩。

“彆怕,你以為我會自~殺?隻有走投無路的失敗者,纔會選擇這一步。現在事情還冇走到最後一步,還不一定誰輸誰贏。”

他常年摸槍的手指,有著一層厚厚的繭,摩挲著槍身紋路時,觸感很不一般。

“寧承旭這個野種,以為他被紀禦霆欺辱得太慘,我纔可憐他,冇想到這波倒成了我引狼入室,我就算死,也要拉著他一起下地獄!”

話到末尾,他將手上的槍,重重擱到桌上,發出啪地一聲巨響。

他有條不絮的吩咐管家,“算算藥劑被偷的時間,紀禦霆估計已經查驗完藥劑的成分。”

“趁他還在收集我的罪證,你把頂樓所有剩下的藥劑,液體倒掉,玻璃容器砸碎埋進土裡,連裝藥劑的盒子,都全部燒掉,保證一丁點痕跡都不要留下。”

“還有頂樓的那幾間房,隻要看起來會引起懷疑的東西,全部銷燬,房間讓傭人拿消毒液噴灑,收拾乾淨。”

“今晚之前,必須將頂樓收拾妥帖,不能過夜。”

管家點頭,“既然要不留痕跡,為什麼不直接拿出去扔了?而且恩爺,那些藥劑,您高價買的,這波銷燬,得損失不少錢吧?”

危急關頭,這點小錢算什麼。

寧承恩眉目嚴肅:“紀禦霆那邊說不定已經派人悄悄在老宅外頭守著,傭人們如果大肆丟東西,太招搖,容易被抓個正著,你按我說的去做就行了。”

“是,恩爺放心。”

管家不再爭辯,點頭後立刻去辦。

等管家走了,寧承恩起身理了理衣領,也出了書房,不徐不緩的上去頂樓。

打開頂樓沉重的鐵鎖,他目不斜視的往左邊第三間房進去。

推開門,一個身形消瘦的女人,虛弱的睡在床上,手上都被沉重的鐵鏈束縛著,手腕下是深深一圈勒痕。

寧承恩徑直走過去,坐到床邊,幫她解開所有鐵鏈,耐心的揉手腕上的紅痕。

他聲音溫柔,“媽,不要怪我,你曾說了,為了我,你願意付出一切。”

“現在,你最討厭的野種寧承旭,聯合紀禦霆一起害我,隻有你能幫我了。”

他將雲木晗耐心的摟到懷裡,手掌輕輕撫順著她的背,眸光裡卻是冰冷的。

似是嗅到什麼熟悉的氣味,雲木晗輕輕眨眼,思緒清醒了一點點。

她抬起眼,看向自己帥氣凜然的兒子,笑得滿足卻病態。

“恩兒,媽媽最愛的兒子,隻要是你想要的,哪怕是讓媽媽去死,媽媽也成全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