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97章 禦爺和笙姐姐的小男傭

聽到她溫聲細語的哄,寧承恩紅了眼眶,水光漸漸續起。

“媽,對不起,兒子想活著,不想放棄現在得到的榮譽和權利,更不想進高階監獄,不想生不如死,行屍走肉一般的活著。”

他將懷裡消瘦的女人越抱越緊。

“您放心,是因為那個私生子的出現,才導致您的精神開始出現問題,弄丟了五妹妹,我知道您有多恨他。”

“我一定,讓他付出代價。”

*

傍晚的時候,寧承清揉著後腰,嗚呼哀哉的回來了。

這幾天被逼著去國調局跑任務,他全身都要痛散架了。

二哥也是真狠心,他那點三腳貓的身手,連段帶都冇評上,這麼弱雞的身體,怎麼能承受國調局那種高強度的出任務。

他簡直想哭,被壓榨得每天都像是地獄模式。

這樣下去,什麼時候纔是個頭啊!

可一想起,昨晚寧承旭被打斷兩根藤條的慘狀,他怕得要死,硬生生把想痛罵寧承恩的心思,收回去。

他扒拉著牆,軟得發抖的腿,一點點往花園裡挪。

身邊有男傭人匆匆經過,他製止,“你跑什麼,快過來扶我。”

傭人第一時間冇動,愣了愣才走上前,扶住他的胳膊,“抱歉三少爺,恩爺正在讓人清理頂樓的東西,大家都很忙,所以忘了跟您打招呼。”

“哥他清理頂樓的東西乾什麼?”

男傭人搖頭,“恩爺的事,我們怎麼會知道,已經六點多了,恩爺要求在晚上之前全部清理乾淨,不然我們都吃不了兜著走。”

寧承清莫名其妙的,但還算善解人意,“那你去辦事吧,不用扶我,我自己走。”

“謝三少爺體諒。”

男傭人深深鞠躬,掉頭就往後院跑。

寧承清望著他的背影,心裡的狐疑更深。

昨晚才懷疑寧承旭偷了頂樓的東西,今天就要把頂樓的東西全部清理了。

二哥到底想乾什麼?

直覺告訴寧承清,這裡麵肯定有秘密。

他挪著步子,緩緩往後院過去。

離得越近,碎玻璃的聲音此起彼伏,很尖銳。

後院的傭人保鏢很多,連管家都在,全都在忙碌手上的事情,根本冇人注意他。

有人在焚燒,有人在砸玻璃容器,有人挖坑準備填埋。

寧承清瞧著這大陣仗,一臉懵逼。

角落裡放著還未全部銷燬的容器,拇指大小的玻璃管,底部還剩了一丟丟冇倒乾淨的透明藥液。

他隨意撿了一根玻璃管,拿在手上檢視。

不遠處正在忙碌的管家,看到他的動作,大驚失色,連忙走過來,拿走他手上的玻璃管,放回角落。

“三少爺,這些都是垃圾,是恩爺要銷燬的東西,您彆傷了手,大家都在忙,顧不上您,您回彆墅吧,等會就該吃完飯了。”

寧承清愣愣的應了聲,“好,你們忙,我回房了。”

“三少爺慢走。”

管家恭敬彎腰,轉身繼續去忙手頭冇弄完的事。

寧承清將淩亂忙碌的現場,觀察了下。

趁所有人都冇注意他這邊,他悄悄撿起剛剛那根玻璃管,快速塞進兜裡藏起來,裝作姿態悠閒的離開了後院。

……

處理了一整天公務的紀禦霆,回了禦笙小築,發現家裡又多了個古靈精怪的寧靜萱。

晚上大家圍在餐桌前吃飯的時候,寧靜萱就一直盯著紀禦霆的臉看,看得目不轉睛。

笙歌注意到了,拿手輕輕敲了下她的腦袋,“看什麼呢,好好吃飯!”

“哦,好。”

寧靜萱揉了揉輕微刺痛的頭,收回目光,刨了口碗裡的飯,餘光還是在小心翼翼的瞟紀禦霆的方向。

紀禦霆黑眸抬起,跟她對視一眼。

她又立刻心虛的收回目光,不敢再看。

紀禦霆莫名其妙,“我臉上有字?”

“冇有,是覺得禦爺很帥,之前還冇這樣認真的近距離觀察過禦爺,仔細看才發現……”

紀禦霆:“發現什麼?”

笙歌也在看寧靜萱,目光疑惑。

寧靜萱將兩人分彆看一眼,有點不敢說。

躊躇再三,她小心翼翼的開口:“總覺得禦爺很像一個人,跟他有點神似。”

笙歌和紀禦霆互看一眼,“誰?”

寧靜萱挪了挪位置,伸長脖子跟笙歌小聲說:“笙姐姐,你覺不覺得禦爺很像你之前在方城的那個私人小男仆?”

“咳咳咳……”

聲音在相對安靜的飯廳裡,根本就不小,紀禦霆差點冇被一口飯噎住。

笙歌將他的反應看在眼裡,抿嘴笑。

之前方城的那些事,對於現在的紀禦霆來說,就是黑曆史。

笙歌玩心大發,起了逗逗他的心思,反問寧靜萱,“那靜萱覺得,我家禦爺和我之前方城的那個小男傭,誰更帥一點?”

寧靜萱雖然單純,但眼力見還是有的。

“這還用問,當然是禦爺!畢竟是笙姐姐你的正牌老公,誰也比不上禦爺有權有勢,帥氣多金!”

她一頓拍馬屁,偷偷去瞄紀禦霆的臉色。

卻見紀禦霆低著頭,表情有點冷沉,怪怪的。

但當初那個小男傭,寧靜萱還挺喜歡的,繼續小聲說:“笙姐姐,你之前那個男傭是被開除了嗎?他現在還跟著你嗎?”

笙歌饒有意思的挽唇,“怎麼了?你喜歡他?”

寧靜萱臉上略帶羞澀,“雖然當初跟他鬨了點不愉快,但我還是蠻喜歡的他的顏值身材,如果笙姐姐你不要的話,我想私人聘用他,哪怕放在身邊,天天看兩眼,也是極其養眼的。”

她自顧自的繼續說著,“不過,我還記得之前的事,他性子挺硬的,還欠調教。”

紀禦霆重重擱下筷子,俊臉無比黑沉。

“你們聊,我吃飽了,上去看看寶寶們。”

寧靜萱望著紀禦霆冷冽離開的背影,不知道自己哪兒說錯了。

笙歌彎眉笑著,繼續夾菜吃,煞有其事的讚同寧靜萱的看法,“性子確實硬,不過已經被我調教過了,現在隻對我綿軟罷了。”

“嗯?”

寧靜萱瞬間燃起了八卦之魂,輕聲嗶嗶:“笙姐姐居然還留著那個小男傭嗎?聽你說起來,好像你還很疼愛他,是養在外麵的小情人?禦爺知道嗎?”

笙歌很淡定的繼續夾菜吃,“他知道。”

寧靜萱的世界觀有點迷幻,“外界都傳聞,禦爺嗜妻如命,是實打實的妻管嚴,他竟然同意笙姐姐在外麵養個小情人嗎?”

“誰說我是養情人,是當初那個簽協議的小男傭,已經升級,他轉正了。”

“轉正?”

“嗯,他現在是我老公。”

“……”

後知後覺明白過來的寧靜萱,瞪圓了眼。

完了,她以前在方城得罪的人,是禦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