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99章 都是嫌疑人,審訊室打地鋪

這個驚天噩耗,使紀禦霆和似年同時震驚。

兩人互看一眼後,紀禦霆很快恢複淡定,“好,我會去寧家看看,你去忙你的。”

“好的禦爺。”

陽玖承恭敬彎腰離開。

等他一走,似年立刻湊上來,小聲問:“哥,柒年和拾年兩支隊伍,還在寧家老宅五百米處守著,這波……還逮人嗎?”

紀禦霆冷靜的說:“這件事很蹊蹺,先不忙,讓他們繼續守著,隨時等候命令,你整理好的證據,列印一份帶上,還有拘捕令,到時候看我眼色行事。”

“明白。”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出國調局,上車,去往寧家老宅。

*

寧家老宅上下一團亂,傭人和保鏢忙成一片。

紀禦霆和似年走進來的時候,甚至都冇有人迎接。

整棟彆墅都被悲傷的氣息包裹著。

寧靜萱和寧承清得知噩耗,也都趕回來了,這會全都在家裡。

似年抓住路過的一個男傭人詢問:“你家恩爺呢?”

“在頂樓,太太出事了,恩爺現在情緒很不好。”

兩人立刻上頂樓,左邊第三間房圍滿了人。

寧承恩抱著身體已經冰冷的雲木晗,呆滯的坐在床上,整個人陷入極度的悲傷中。

這麼久以來,紀禦霆還是第一次看到寧承恩眼睛哭腫,傷心欲絕的模樣。

連寧承清和寧靜萱,也是紅紅的眼睛,悲傷的氣息縈繞在這間房裡。

紀禦霆大概掃了眼屋裡的情況,將正在抹眼淚的管家福叔叫出去。

福叔很配合的跟在他後頭,一起走到安靜的過道儘頭。

“禦爺,我家恩爺驟然喪母,實在是悲傷過度,可能有些招待不週的地方,還請禦爺見諒。”

紀禦霆輕聲歎息,深邃的黑眸看不出情緒,“寧太太的死,還請寧家上下節哀。”

“是。”

似年上前兩步,幫紀禦霆開口:“管家伯伯,這件事究竟什麼情況,請一字不落的告訴禦爺,禦爺會為……寧家做主。”

福叔啜泣著,用袖子擦掉眼淚,陷入回憶。

“傭人是在今早進太太房間,給太太送早餐,才發現太太出事的,太太為人和善,兒女雙全,她生活幸福,是絕對不可能自、殺的啊。”

“而且剛剛恩爺檢查過了,太太身上冇有任何明顯的外傷和致命傷,嘴唇烏青泛著淡紫,肯定是被人毒害,求禦爺為我家恩爺和太太做主。”

紀禦霆俊美擰起,表情嚴肅,冇說話。

似年上前一步,“寧家的頂樓一向是鎖了門的,寧太太如果不是自~殺,還有誰能進來?”

管家想了想,“太太不愛出門,這件事好查,平時就隻有幾個傭人送飯,也不知道是不是廚房的飲食問題。”

“把日常送飯的傭人,和廚師,還有日常負責采買瓜果蔬菜的,通通集合到花園,我要統一盤問。”

紀禦霆嚴肅吩咐,攏了攏軍裝袖口,轉身下樓。

管家乖乖跟著。

似年站在雲木晗的房間門口,將屋內的情況多看了幾眼,歎息一聲後,他跟上紀禦霆的腳步。

在花園進行十分鐘嚴絲合縫的盤問,所有人的表情和解釋,都冇什麼大問題。

紀禦霆扭頭跟似年說:“叫重點調查組過來,將寧家老宅的情況,全麵檢查一遍,法醫那邊也通知一下,稍後將寧太太送去屍檢。”

“好的。”

似年點頭退下,跑到安靜的角落去打電話。

所有傭人廚師,初步了撇清嫌疑後,紀禦霆讓他們回去各司其職。

花園很快安靜下來,管家似是想到什麼,恍然大悟,“禦爺,我想起來了,還有另一件很重要的事。”

紀禦霆回頭,俊臉上冇什麼表情,“說。”

“前天晚上,四少爺偷了我的鑰匙,趁宴會人多的時候,偷偷上過頂樓,卻不知道是上去乾什麼,被恩爺知道後,還罰了一頓家法。”

紀禦霆俊眉擰緊,幽深的黑眸微微眯起,語氣越來越冷,“仔細說說。”

管家繼續:“當時四少爺打死都不肯承認偷鑰匙,是昨天下午,保鏢在花園裡找到被淺淺掩埋的頂樓鑰匙,才確定了四少爺確實上過頂樓的事。”

“禦爺,說句不好聽的,我家四少爺之前就有偷實驗室藥品的前科,他平時跟恩爺的關係並不好,這次……極有可能就是他故意用毒藥,害死太太的!”

通完電話的似年,悻悻走回來,剛好聽見管家這幾番話。

他嚴肅反駁:“管家伯伯對兩位少爺的態度,是不是太偏頗了?寧承旭之前是有前科,但他當初被琛爺保釋出來,對於那件事上,他現在是無罪的,任何事情因為公事公辦,而不是冇有任何證據,因為他有前科,就懷疑到他身上,懂嗎?”

管家福叔尷尬的低下頭,“似年隊長說得多,不過……我也就是懷疑,具體是怎麼回事,還得禦爺查證後做主。”

儘管他連連賠笑,但紀禦霆和似年的表情,始終很冷沉。

趕在這個節骨眼上才說頂樓鑰匙被偷盜的事,明顯就是衝著寧承旭來的,這個罪行一旦被定下,寧承旭這輩子都不能翻身。

花園裡的氣氛驟降幾度。

從悲慟情緒緩過來的寧承恩,紅著一雙眼,從彆墅出來,目不斜視的走向紀禦霆。

“禦爺,這件事我必須要個交代,寧承旭偷盜鑰匙,還偷偷潛入頂樓,進過母親房間,他是目前最大的嫌疑人,我要求親自審問他。”

紀禦霆回頭,跟他那雙哭得佈滿紅血絲,憤慨至極的鳳眸對上,冇說話。

似年低下頭,蓋住眼底濃烈的不爽。

如果真的讓他審問寧承旭,恐怕寧承旭一天之內就能生不如死。

嚴重點,直接落下半身殘疾的病根。

“禦爺,之前你懷疑五妹是被我囚禁,將我的任務停掉,在家等調查,現在這件事已經過去一週多,一直冇什麼進展,是不是該讓我回國調局,先把這次母親的事處理好?”

紀禦霆冷嗤,“你要處理誰?”

“替寧家清理門戶,嚴查寧承旭!”

寧承恩鳳眸陰毒微閃,非常堅決,“禦爺不也恨透了他?這次的事,加上非法出境,咬傷查證的似年,妨礙公務,數罪併罰。”

“我要寧承旭,不死也殘。”

說到末尾,他一字一頓,跟紀禦霆的眸子對上,絲毫不怯。

兩人強勢的對視,持續了一分鐘,隱隱瀰漫起一股火藥味。

最終由紀禦霆斂眸,給似年遞了個眼色。

似年會意,取出對寧承恩的拘捕令,“恩爺,不好意思,寧承旭那邊控告你囚禁親妹親母,下藥控製對方思想,還有企圖犯上作亂,對禦爺下毒。”

“所以恩爺,你現在也是嫌疑人,冇有資格提審彆的嫌疑人。”

“請您跟我們往審訊室走一趟,和寧承旭打個地鋪,禦爺會將你和寧承旭兩人身上犯的事,一起查證清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