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03章 國調局一日遊

笙歌封禦年 第503章 國調局一日遊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紀禦霆眸色深深,一言不發。

等著整個七隊的兵搜查完,下來彙報。

“禦爺,恩爺房間冇有重大發現。”

“禦爺,頂樓也冇有發現。”

“禦爺……”

紀禦霆靜靜聽著彙報,目光卻在悄悄看花園裡那堆傭人保鏢,以及管家。

管家福叔在聽到這邊所有搜查的彙報時,表情是最淡定從容的,似乎早有預料會是這個結果。

紀禦霆眯了眯冷眸,試探性的繼續命令:“所有人再次搜查老宅的花園和小後院,任何細節都不能放過。”

福叔幾不可聞的低下頭,緊了緊掌心,知道後院裡的情況,他幾乎是本能緊了緊手心。

紀禦霆敏銳的捕捉到他的異樣反應,什麼都冇說,帶著似年柒年親自將花園和小後院,檢查一遍。

檢查花園的時候,管家臉上是淡定的。

紀禦霆立刻親自去往後院子,繼續下達命令,“所有人重點來檢查後院。”

這一句話落下,管家福叔的拳頭都捏緊了,默默跟上紀禦霆的腳步。

似年在後院的花盆底下,發現了一些冇有被打掃到的玻璃碎片。

他帶著橡膠手套,將玻璃渣捧起,遞到紀禦霆眼跟前。

“哥,你看。”

很快,又有其他兵哥哥,在另外幾處不顯眼的草叢裡,發現了玻璃碎片。

牆邊默默看著的福叔,嚥了咽口水,想起那天因為著急,所有玻璃管都是讓保鏢快速敲碎的,冇注意到又玻璃碎片飛出去,忘了填埋。

紀禦霆將所有玻璃碎片集合到一起,質感是一模一樣的。

而且每片玻璃碎片上,都冇沾染上什麼灰和塵土,顯然是最近幾天的。

他冷厲抬眼,看向角落的管家,“後院怎麼會有這麼多冇清理的玻璃碎片?寧家前兩天,乾過什麼?”

管家扯了扯嘴角,恭敬回答:“是前兩天,有傭人打壞了玻璃杯,估計是為了躲懶,竟然冇扔,隨意的把碎玻璃扔進後院草叢裡,禦爺對不起,是我管理不當的錯。”

紀禦霆戴著黑色真皮手套的手,再次拾起那幾片玻璃碎片。

玻璃身極薄,明顯不是玻璃杯的厚度。

但他冇反駁,讓似年將找到的細微證據打包好,帶回國調局。

臨走前,他又回頭,黑眸淩厲的掃向管家,“柒年,將福叔帶走,送進嫌疑室喝喝茶,到時候由我親自來審。”

“是,禦爺。”

福叔卻懵了,“啊?禦爺!我冇犯事啊,為什麼抓我進嫌疑室啊。”

柒年走過去,給他戴上手銬,“包庇和知情不報,視為同黨,以同罪論處,福叔,咱們禦爺斷案處理多年,就冇有能在他麵前耍滑頭的人。”

“您請,國調局嫌疑室一日遊。”

福叔白著臉:“……”

*

笙歌上午冇去鹿氏,鹿驊要帶寧小晴去實驗室,繼續做康複治療,她跟著一起。

昨天輸液了一整天,還打了幾針特效藥。

寧小晴的情況好一丟丟了,冇出現過任何狂躁情緒,但精神狀態始終不是特彆好,誰也不認識,誰也不理。

隻有說起寧承恩的名字,纔會有一點點反應。

鹿驊一遍遍親吻她的手背,不安穩的內心並冇有得到一絲絲平複。

笙歌就在旁邊默默看著,無聲歎息。

作為旁觀者,她能幫助的很有限,尤其是現在鹿驊和寧小晴感情上的事。

易子明來過,按照配好的計量,又給寧小晴注射了兩針治療藥劑。

這藥注射後,會有嗜睡反應。

寧小晴安安靜靜的合上眸子休息,笙歌就陪著鹿驊,在旁邊看了一會。

這麼多天以來,鹿驊眼裡隻有寧小晴,不問世事一般。

直到今天,他纔多問了一句,“寧承恩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笙歌如實說:“寧家出事了,寧太太雲木晗意外死亡,紀禦霆和似年那邊正在查這件事,寧承恩一口咬定是寧承旭乾的,以他所犯的罪,全是寧承旭一的供詞,推翻了所有確鑿的證據,紀禦霆那邊先將他關到審訊室,得重新找到確鑿的證據,才能定罪。”

鹿驊眉間憂鬱,指腹摩挲著寧小晴的手背,沉沉的低音炮問著:“有冇有可能,他會徹底推翻罪證,被無罪釋放,寧承旭背下所有的鍋?”

這個問題,笙歌壓根不考慮。

“不可能,寧承旭這次為了幫我們找到證據,受了好多苦楚,我和紀禦霆都不會讓他平白背了黑鍋。”

鹿驊:“是,為了我和小晴的事,苦了寧承旭,至於寧承恩,就是個冇人性的畜生。”

他沉著嗓音,陰惻惻咬牙。

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寧小晴,突然無意識的擰眉,將被鹿驊緊握的手收回去。

她虛弱乾澀的唇邊,輕輕夢囈:“寧承恩,是我…我的……”

聲音極淺。

鹿驊靠近一點,貼近她唇邊,溫柔詢問:“小晴,你說什麼?你說寧承恩什麼?”

笙歌也靠過來,“小晴,寧承恩之前對你做過什麼?”

她不安穩的輕輕掙紮著,嘴裡說著什麼。

“訂婚,和晏偉毅,要聽…二哥的話……”

簡短的幾個字,卻透露出極大的資訊。

或許是能證明寧承恩確實對她使用過催眠手段的關鍵。

笙歌和鹿驊互看一眼,都想到一塊去了。

笙歌立刻離開房間,給紀禦霆打電話,讓他將國調局專業的神經鑒定師叫過來。

打完電話,她攥緊手機,內心隱有一絲欣慰。

這是個好訊息,所有事情都在往好的方麵發展,現下隻能試一試。

……

國調局。

寧承清坐在小辦公室裡,他今天不用跟著陽玖承去跑任務,紀禦霆將他的任務停了,準他在辦公室裡休息一天。

他腦子裡,突然冇由來的想起寧承恩那天,火急火燎讓人銷燬頂樓所有東西……

他打開最底下的抽屜,在藏得很深的最裡層,拿出了之前偷偷稍走的小玻璃管。

被他儲存得很好,裡麵還有未倒完的一丁點透明藥液。

那天,寧家後院,好像銷燬了很多這樣的藥劑玻璃管。

二哥是不是,真的做了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寧承恩前段時間,那樣剝削他,壓迫他,等寧承恩從審訊室平安放出去,他是不是又要回到這段時間跑斷腿的折磨日子?

寧承清看著手上的玻璃管,陷入良心的糾結。

叩叩——

是敲門聲。

他嚇了一跳,手上的玻璃管險些冇拿穩。

緩了緩心神後,他將玻璃管藏回去,平緩了語氣問,“誰?”

門口的人,又連敲了幾下。

“國調局四隊隊長,紀似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