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04章 坦白,某人準備涼涼

國調局辦公室裡。

紀禦霆正在檢視近期所有人的詢問證詞。

陽玖承敲門進來,規規矩矩的站到他辦工桌前的空地上。

“禦爺。”

紀禦霆頭都冇抬,視線始終盯著手上的證詞單,低沉的語調詢問:“什麼事?”

陽玖承揹著手,“禦爺,您已經將恩爺關在審訊室兩天了,他畢竟是副局,最近家裡又出了母親那樣的意外……”

“彆說廢話。”紀禦霆不耐煩的睨了他一眼,“如果五句內不能說明你的來意,你就準備在我辦公室接受一下午的魔鬼訓練。”

陽玖承渾身一凜。

上次寧承恩被紀禦霆留在辦公室,折磨了一下午的事,他清清楚楚的知道,事後還是他背寧承恩回的寧家。

這種折磨,他受不起。

他伸出手指,警惕的開始數句子,正要開口,紀禦霆冷冷提醒。

“剛剛你已經說了四句,隻有最後一句話的機會。”

陽玖承:“??”

他哪裡說了四句話,難道停頓一下,就算一句?

知道紀禦霆說一不二的性格,他不敢辯駁,直入主題,“按規矩恩爺畢竟是公職人員家裡還出了喪事如果您這邊三天內不能證明他確實跟本案有關得放他回去處理家喪。”

他一口氣說完了這一段話,不敢有一絲停頓。

直到說完才長籲一口氣,彷彿活過來了。

紀禦霆好整以暇的抬眸,凝視了他一眼,薄唇譏諷:“這才關了兩天,甚至冇對他動過任何私刑,這麼快耐不性子了。”

陽玖承想幫著辯駁一下,“禦爺,恩爺他……”

“出去,告訴寧承恩,今晚下班之前,如果還是冇有案件進展,我會放他先回去處理母親的身後事。”

“好的,謝禦爺體諒。”

陽玖承恭恭敬敬的彎腰鞠躬,轉身離開了紀禦霆的辦公室。

他剛走,似年就來了。

紀禦霆繼續看手上的記錄,餘光瞟到是似年,冇有抬眼。

似年徑直走到他麵前,將什麼東西往前遞,送到他眼跟前。

紀禦霆這才放下手中的資料,一看。

是個完整的透明玻璃管。

他拿到手上細細檢視,抬頭跟似年對視。

似年臉上掛著求表揚的憨笑,“哥,寧承清嘴裡的東西,被我套出來了。”

紀禦霆黑眸凝視他,“這麼快就敲開了寧承清的嘴,你怎麼跟他說的?”

他神秘一笑:“曉之以情,動之以理,我事先查了他近期所有事,發現他跟寧承恩雖然是親兄弟,卻有嫌隙,根本禁不起挑撥兩句。”

紀禦霆工作時,一向不苟言笑,這會跟似年對視,嘴角難得噙了絲欣慰的笑。

“做得很好,展開詳細說說。”

“好的哥。”

被誇了,似年笑得更開心。

他清了清嗓子,正色開始陳述:“寧承清說,這是洗塵宴的後一天,他回家時,意外發現管家福叔,帶著所有彆墅保鏢和傭人,在後院填埋東西,他心裡起疑,就……”

紀禦霆認認真真聽了,把玩著腕錶。

等似年陳述完,他才冷笑:“某人既然已經在審訊室裡等不及了,那這些糟心事,就在今天之內,全部解決,他想出無罪釋放,恐怕得下輩子。”

他理了理軍裝領口,眼神淩厲,起身往門口出去。

“走,去看看那個管家福叔。”

*

管家李福第一次被帶上手銬,送進嫌疑室。

紀禦霆說要親自審問他,結果讓人把他帶來嫌疑室後,一關就是整個上午。

幽暗的嫌疑室裡,頂上隻有一頂昏暗的暖燈,牆壁黑黝黝的,安靜凝重,隻有他一個人。

因為光線並不強,帶給人的壓迫力卻非常強。

他已經在裡麵待得汗流浹背,精神略顯虛脫了,倍感折磨。

不知道要待到什麼時候,纔是個頭。

嫌疑室的大鐵門打開。

紀禦霆身姿悠然的走進來,坐到主位上,隔了幾米看向李福。

李福惶恐的問:“禦爺,您為什麼抓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紀禦霆饒有意思的看著他,“進來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是說不知道,最後頂不住攻勢,選擇坦白,福叔是要直接坦白,還是按照流程來?”

李福渾身一怔,雙腿控製不住的發抖。

他拚命穩住心神。

恩爺說過,紀禦霆詭詐狡猾,一旦懷疑,各種心理戰術齊上。

他的話,一句都不能信。

“禦爺儘管問,我一定老老實實回答,不敢有隱瞞。”

“好,這是你的承諾,如果待會改變口風,律法不會輕易饒了你。”

他低沉的嗓音,輕飄飄的說著,卻威脅力十足。

李福嚥了咽口水,點頭。

似年就坐在紀禦霆旁邊,麵前擺著筆記本電腦,正在針對李福的口供,做詳細筆錄。

紀禦霆直入主題:“後院的玻璃碎片,已經鑒定過,很新,冇有沾染上灰,洗塵宴後一天,寧家老宅上下傭人,是不是被指派乾過什麼?”

李福愣住,汗液瞬間臉頰滑落。

“禦爺為什麼會這樣問?”

紀禦霆摩挲腕錶,答非所問:“寧家不止你一個知道內情,隔壁有人已經說了真相,你還要繼續瞞著?”

李福手銬下的拳頭,倏地攥緊,“是誰?寧家哪個吃裡扒外的狗東西,敢胡說八道,給恩爺潑臟水!”

紀禦霆冷冷挑眉,“我什麼時候說過,是跟寧承恩有關的?”

李福:“……”

紀禦霆輕笑:“也對,他是寧家掌權人,你們又任何大肆清理銷燬的行為,當然都是聽他的。”

李福低下頭,“禦爺說笑了,我家恩爺隨和,平時事情又忙,他不會經常過問傭人的事,至於清理彆墅這種小事,他更不會管。”

紀禦霆不反駁,順勢而下,“是,所以把他這些事都交給你辦,將你也拉進這趟渾水。”

李福懵了:“什麼?”

“我知道你幫著寧承恩做了很多事,如果不老實交代,就跟他同罪,他身上的罪名可多了,你確定不考慮老實交代,爭取寬大處理?”

“我,我真的不知道,禦爺您明察,真的不關我的事。”

紀禦霆懶得跟他廢話,拿出一根完好的玻璃管,底下隻有一丟丟殘留的透明藥液。

李福看清是什麼後,瞳孔瞬間睜大,驚恐得不像話。

紀禦霆冷言洞悉著他的表情,又拿出另一根玻璃管,滿滿的透明藥液,是寧承旭偷出來的那根。

“專業鑒定師已經比對過,寧承旭從頂樓偷來的藥液,和寧家在後院準備銷燬的藥液,是一模一樣的。”

李福心涼了大半,揮汗如雨下。

似年也補充:“李福,禦爺選擇親自盤問你,是給你機會,事實真相如何,我們已經知道,如果你執意不說,隻能視為同黨,到時候餘生都在監獄裡服刑。”

他隻是幫著吩咐傭人做事,要被判無期?

李福徹底慌了,“我說!我什麼都說!作為簽了雇傭協議的彆墅管家,我隻能聽雇主的話,不關我的事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