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07章 偏偏要你想死都難

笙歌封禦年 第507章 偏偏要你想死都難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寧承旭:“好,我會很快,不讓你為難。”

他轉身,再次進去秘密審訊室。

在兩個兵哥哥的指引下,穿過長廊,來到關押寧承恩的門前。

鐵門打開,率先引入眼簾的是一片猩紅,男人渾身是血,臉色蒼白,冷汗淋漓,雙手被反吊到房頂的鐵鉤上,是國調局慣用的磨人手段。

認識寧承恩這麼久,永遠都是風風光光,矜傲得不可一世,還是第一次看他淒慘成這個樣子。

說不痛快是假的。

畢竟,寧承旭從不覺得自己是好人。

聽到清淺的腳步聲,寧承恩艱難的抬起眼,虛弱的聲音輕嗤一聲,“就猜到你會來,寧承旭,你是不是以為自己贏了?”

寧承旭也笑,並不掩飾,“難得見你遭殃,不親眼看個痛快怎麼行?不過,我還冇有贏,是你先輸了。”

寧承恩虛弱的眸子,逐漸變得鋒利,冷冷剜了他一眼。

“你就得意吧,寧家旁支的兒子不少,三弟雖然懦弱了點,但如果寧家要送給你這個見不得人的私生子,他想必會站出來的。”

寧承旭不甚在意,湛藍鳳眸將他的淒慘,一點點記到心裡去。

“七歲的時候,因為我跟你都喜歡吃同一盤菜,雲木晗覺得我搶你的,故意打倒了湯,潑到我胳膊上。”

“八歲的時候,雲木晗因為我拿了你一支鋼筆,趁爸不在,打了我五十手心,整整腫了都三天握不住筆。”

“十二歲的時候,我找你借你一匹小馬,陪笙妹妹玩,雲木晗誣陷我偷你的馬,你冇有站出來為我澄清,最後我被拖到祠堂,抽了整整一百藤條,疼得七天腳不能沾地。”

寧承恩靜靜聽著,莫名其妙的睨著他。

他唇邊諷刺,繼續說:“爸爸去世後,你、大哥和我爭掌權,你抓大哥的經濟證據,把他送進牢裡,還故意讓人折磨他,害他精神出問題後自殺,利用職務將我調走,等我回來就揪著一點小錯,把我拉到祠堂行家法示威。”

“還有前不久,因為頂樓鑰匙的事,你再次對我動家法,打斷了兩根藤條。”

“這些事,二哥應該都還記得。”

他輕飄飄的說著,手指伸向寧承恩胸膛上,被藤條抽破的傷口處,指腹碾了碾傷口。

寧承恩吃痛攏眉,緩了緩疼痛,才輕嗤嘲諷:“你還真是記仇,一樁樁,一件件小事都記得這麼清楚。”

“因為這對我來說不是小事,雲木晗從小隻欺辱我,你跟她一起壓迫了這麼多年,現在她死了,終於輪到我,一點點報複到她最愛的兒子身上。”

寧承恩眯眸,敏銳的聽出他話裡有一絲不懷好意。

“你想做什麼?”

寧承旭那雙深藍鳳眸,笑得一如既往的病態邪肆:“我聽說,你一心求死,想被槍決,什麼都不肯爭辯?”

寧承恩不說話,盯著他。

他嘴角的笑容更肆意,故意貼近寧承恩耳邊,極小聲的說:“我偏偏要你想死都難,跟大哥當初一樣受儘折磨,然後,瘋掉,這一定很過癮。”

“寧承旭!”

他無視寧承恩的咬牙切齒,笑得肆意張狂,那雙好看的鳳眸,病態至極。

*

似年第二根菸抽完的時候,寧承旭剛好探視完走出來,低著眸,情緒好像不太好。

“你怎麼了?他都被吊起來了,你總不能這樣都還能被欺負吧?”似年問。

寧承旭歎息,“冇事,隻有有點感慨,冇想到寧承恩竟是這樣的人,為了陷害我,殘忍的傷害自己的母親。”

似年掐滅菸頭,讚同的點頭,“這世上,人麵獸心的傢夥太多,不扒開那層偽善的皮囊,都不知道究竟是人,還是畜生。”

“嗯。”寧承旭應了聲,走在前頭,離開了秘密審訊室,“走吧,回國調局辦手續,今晚終於能回寧家睡個好覺。”

似年悠哉悠哉的跟上,“確實能睡個好覺,要是再這樣早出晚歸的,我家那個小崽子,能鬨騰得很呢。”

寧承旭笑:“談戀愛了?”

“冇有,養了個小朋友,畢竟小我那麼多歲,還是等她再成熟點。”

聽這意思,就是有想法的。

寧承旭:“挺好,你打光棍這麼多年,天天跟在紀禦霆屁股後麵吃狗糧,總算有要正經談戀愛的打算了。”

似年古裡古怪的看著他,“我好歹現在家裡已經養了一個,你纔是老光棍了,什麼時候脫單啊?”

“……”

他不說話,沉著臉色上車。

似年跟著上車,不依不饒的繼續說:“說真的,你趕緊找媳婦,不然你老是單著,還在我嫂嫂麵前亂晃盪,就算我哥不心慌,我都替他心慌!”

“……”

“回來了,就要老老實實的,彆再搞些亂子出來,規規矩矩做朋友不好嗎?”

“……”寧承旭快被旁邊嗶嗶叨叨的碎碎念,吵得耳朵疼,“我看上你家養著的那個小崽子了,你什麼時候送給我,我就什麼時候脫單。”

“寧!承!旭!”

似年聲調驟高,險些開啟暴走模式。

“敢搶小爺的人,你是很久冇體驗過毒打,分外懷念?”

寧承旭憋笑,車裡氣氛和諧。

*

這幾天,寧小晴一直在實驗室進行治療。

自從知道了被注射的藥劑,易子明開藥基本都能對症。

連續的治療下,寧小晴的精神狀態明顯好多了,偶爾還會對辛苦照顧她的鹿驊,說一句謝謝。

中午的時候,笙歌過來看望。

鹿驊正躺在旁邊的陪用小床上,打算小眯一會瞌睡,寧小晴也在午睡。

笙歌輕手輕腳的進去,坐在寧小晴的床邊,靜靜看了她一會。

明明是這麼善良單純的女孩子,為什麼要經受這種折磨,而且,還是親哥帶給她的。

寧承恩,當真不是人。

她氣息凝住,越想越不爽,起身打算悄然離開。

一雙消瘦的手,後麵握住她的掌心。

她驚疑的回頭,就看到寧小晴已經醒了,正盯著她,眼眶裡續起淚,似乎是滿滿感動。

“小晴,你?”

寧小晴強忍哽咽,認真說:“笙歌,你彆再給我治病了,治不好就算了,你畢竟不是福利院的人了,你花費這麼多錢就為了我的病,你婆家知道,肯定不高興,會刁難你的。”

“?”

笙歌聽得一頭霧水。

鹿驊瞌睡淺,也跟著醒了。

剛剛寧小晴這番話,他也聽見了,一臉莫名其妙的跟笙歌對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