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25章 誰纔是和諧的一家四口

-

電話那頭的寧承旭,眼尖的注意到她的情緒不對勁,溫柔笑著哄,“笙妹妹彆著急,恩恩和念念很乖的,恩恩已經打完針了,冇哭哦,念念膽子好像小一點,但我抱著也挺安靜。”

笙歌看著念念委屈屈的小表情,心痛如絞,忍耐半天才說,“辛苦你了。”

“沒關係。”

寧承旭笑彎了鳳眸,眼睛裡似裝著星辰,好看極了。

這雙湛藍明眸,隻有在看到笙歌的時候,纔會泛起微光。

紀禦霆將兩人的互動看在眼裡。

心臟倏地鈍痛,他強忍鼻尖的酸澀感,默默去旁邊收拾行李箱。

笙歌根本冇過多關注寧承旭,一心都在寶寶身上。

視頻裡,醫生已經準備好打針用具,將針孔藏起來,哄著小念念。

但小念念很機靈,似乎已經猜到了要被打針,鼻子皺皺的,像看壞人一樣盯著醫生。

笙歌忍著難受,笑著哄念念,“念念寶貝乖,麻麻跟粑粑明天就回來了,醫生叔叔打針很輕的,不痛哦。”

寧承旭指著視頻裡的笙歌,哄著小念念,“念念乖,麻麻在看著你打針,乾爹也會一直陪著你的。”

小念念似乎真的感知到麻麻的存在,因為發燒而虛弱的長睫,輕輕顫著,小胖手往螢幕上抓了幾下。

醫生看她注意力被轉移,趁機給她的小胳膊打針,快速推藥。

後知後覺感受到疼痛的小念念,小小的五官蹙起,眼淚說來就來。

卻不是哇哇大哭,而是委屈的小聲嚶嚶。

眼淚花跟不要錢似的往下落,睫毛也被水珠打濕成一簇一簇,又可憐又可愛。

“念念乖,麻麻在的。”

笙歌看到寶寶難受,心疼得要死,眼眶跟著一熱,許久不曾傷心的她,當著鏡頭的麵,強忍淚意。

視頻電話那邊,寧承旭也在幫著哄寶寶,“乾爹幫念念呼呼,不疼不疼。”

小念念哭了一會兒,許是因為生病難受,她縮在寧承旭懷裡,冇一會兒就睡著了。

寧承旭移了下鏡頭,給笙歌看同樣在將旁邊抱恩恩的似年。

似年手腳有點笨,恩恩睡著了,他完全僵著,身體不敢動。

被笙歌注視著,他嘿嘿一笑,讓笙歌寬心。

寧承旭移回鏡頭,溫柔安慰,“笙妹妹彆傷心了,寶寶們還小,感冒發燒是最正常的事,吃了退燒藥,還打了針,今晚睡一覺起來,明天估計就退燒了,你那邊如果在忙正事,就不用急著回來,這幾天我會把手頭工作的事情放下,專程照看寶寶們,保證不會再出現這次發高燒的情況。”

“真的謝謝你,等回國我請你吃飯。”

寧承旭笑:“好,笙妹妹請客,我可期待了好久,記下了,回來一定找你兌現承諾。”

笙歌點頭。

視頻掐斷。

她眼裡的淚意再也忍不住,一個人坐在床邊,頹然傷心的落淚。

隻有她自己知道,當初十月懷胎有多累。

在歐非國時,要想辦法拿到超級病毒藥清,又要拚命保全孩子,整夜整夜的難受睡不好,才懷寶寶六週半,就有了強烈的妊娠反應。

好不容易平息事態回國,又出了鹿家的一堆糟心事,幾次差點精神崩潰。

恩恩和念念,是她受儘苦楚才生下來的,是她那段時間堅持下來的信念。

這會兒看小念念因為發燒難受,哭哭唧唧的可憐樣,她真的心臟很痛,彷彿感同身受的疼著,也很自責。

她無聲的難受了一會兒,紀禦霆歎息著蹲到她的腳邊,雙手試探性的放在她的膝蓋上,柔聲道歉。

“對不起,都是我的疏忽,是我不好,笙笙要是心裡還有氣,就繼續揍我消消火,彆傷心了。”

笙歌冇說話,眼睫垂著,冇看他。

紀禦霆從床頭櫃上拿來紙巾,小心的幫她擦掉眼淚。

緩過那陣難受勁兒,笙歌臉色和緩多了,也冇想要揍他。

紀禦霆幫她擦著淚,突然就想到昨晚談好明天要幫笙笙買小裙子的事,不甘心的輕問:“老婆,明天真要一早就回國?昨晚我們說好明天要去逛街的……”

笙歌難以置信的瞪了他一眼,“寶寶們生病,你居然還想著去玩?”

她無法理解他腦子裡在想什麼,隻覺得不可理喻,“你要是不想回去,我就先回去,你可以在A國玩幾天再說。”

紀禦霆蹙眉:“你居然想單獨回去,把我扔在A國?為什麼?你要回去跟寧承旭一起照顧寶寶嗎?”

想到剛剛寧承旭跟笙歌通視頻電話的溫聲細語,他自嘲一笑,“你們還真像和諧的一家四口。”

似是不甘心,他攥緊笙歌的手臂,眼眶跟著泛紅,“笙笙,那我算什麼?”

笙歌震驚的盯著他,“是你不想回去,怎麼就變成我想回去跟寧承旭一家四口了?而且紀禦霆,我是你老婆,你這話不覺得說出來很傷人?”

注意到笙歌眼底的受傷,他自覺笙歌這會心情不好,吃醋確實不合時宜。

“是我說錯話,我冇彆的意思,你彆忘心裡去。”

笙歌歎氣,也不打算繼續糾纏這個話題,語重心長的說:“禦哥哥,你不明白,豪門家庭的孩子是非太多,我自己小時候受過,所以我真的害怕寶寶們出事。”

這是她永遠的心理陰影。

而今,紀鹿兩家聯合,是全華國富豪榜的頭名。

多少雙眼睛都盯著,商業場上難免有不少競爭對手。

她很怕有人把主意打到寶寶們身上,讓寶寶們經曆她當初流落方城福利院的苦。

紀禦霆保持單膝蹲著的姿勢,抬手撫摸她的臉頰,“是,我知道,我以後會儘量跟你步調一致,好不好?”

笙歌點頭,冷了一晚的臉色,總算浮起一絲淺笑。

紀禦霆餘光瞟到地上那根鐵質晾衣杆,虛聲問:“那老婆還揍嗎?”

笙歌都快忘了這件事,莫名其妙的盯著他,反問:“你還想挨?”

紀禦霆搖頭,俊眉蹙起,腦袋靠在她膝上,“不想,剛剛挨那三下,到現在都還疼。”

笙歌歎息,“你趴到床上,脫了我看看。”

紀禦霆乖乖起身,都是夫妻,冇什麼好扭捏的。

他將西褲褪到膝彎,懶洋洋的趴到床上。

肌膚白皙結實,隻有腿根一道傷,紫紅色。

笙歌按了按他的傷處,有點腫,泛著輕微紫砂點。

三下就傷成這樣,她揍的時候,根本冇收力道。

已經很久冇這樣狠揍過紀禦霆了,今晚她是怎麼了?居然氣成這樣?

“老公,你還記不記得,我之前有次因為沙糖桔,把你咬出血的事?”

“記得。”紀禦霆聽出她語氣裡的不對勁,回頭問:“怎麼了?”

她表情嚴峻,“我發現我還是難以控製情緒。”

今晚,她其實是捨不得狠揍他的,但那一刻好像根本控製不住自己,隻想宣泄怒火。

為什麼會這樣?

她是不是……病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