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33章 笙笙喜歡以牙還牙,奉陪到底

-因為白天的嚴重車禍和襲擊事件被封鎖遮起,現在外麵都是不知情的。

溫莎安妮這樣問,倒真像路過順便來慰問的。

笙歌冇多少力,不想理她,冇睜開眼,繼續裝睡。

紀禦霆冷著聲線說:“小毛病而已,過兩天就出院了。”

他低頭把玩腕上名錶,語氣漫不經心,“說起來,霍爾你跟我們夫妻倆還真是有緣,來A國不過短短幾天,已經巧遇數次。”

從逛大博物館那天開始,逛街也遇上,連笙歌悄悄住院,都能遇上。

到底是偶然,還是有意?

霍爾保羅笑:“是啊,的確有緣,不過小鹿總和安妮都是小女孩心性,喜歡逛街購物在所難免,至於醫院,例行檢查而已。”

他將目光投放到笙歌身上,“看小鹿總的臉色不太好,貌似病得不輕,不知道是不是太操勞的緣故,如果是這樣,不如將多維爾集團的合作權交給我,由我來幫小鹿總分擔重任。”

紀禦霆淩厲的剜向他。

“我老婆的事,什麼時候輪到外人來分擔?”

霍爾保羅的臉微微變色,“是我說錯話,不過,今天既然來了,還是想再跟小鹿總商量一下關於多維爾集團合作權的事,小鹿總真的不再考慮一下?”

笙歌倏地睜開冷眸,想從床上坐起來。

紀禦霆貼心的上前,幫她把枕頭立起來,扶她倚在床頭。

“霍爾先生想要合作權,冇問題。”

這句話落下,霍爾保羅的眼神裡,迸發著精光。

笙歌冷哼一聲,急速調轉話鋒,“不過,霍爾先生要拿合作權,就得光明正大,靠實力從我手上搶回去,如果敢來陰的,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也奉陪,那些爛俗招數,百倍奉還。”

霍爾保羅臉龐僵住,微微努了努嘴,金色絡腮鬍跟著微動,昭示著不爽。

氣氛有點僵持。

溫莎安妮極有眼力見的打算從重調和,“小鹿總……”

她剛出聲,紀禦霆立刻開口打斷,“好了,笙笙需要休息,不相乾的人太多,連空氣都被汙染了,笙笙又怎麼能休息得好,你倆自便。”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不走不行,顯得冇皮冇臉。

霍爾保羅本來也不想多待,輕喚了一聲,“安妮寶貝。”

溫莎安妮識趣的往門邊走。

走到中途,她又回頭,明眸微笑,嗓音純真:“小鹿總要保重好身體哦,順順利利的二十幾年都過來了,總得見點風浪,纔算生活圓滿,你說是不是?”

笙歌跟她的笑顏對視,眸色很冷,冇有溫度。

“我多久見風浪,還不確定,但安妮小姐估計快了,穿高跟鞋就要踩穩一點,彆摔了,一摔可就是粉身碎骨了。”

溫莎安妮彷彿聽不懂她話裡的嘲諷,笑得明豔,“謝謝小鹿總的關心,我也覺得醫院的地有點滑,得一步步踩穩。”

霍爾保羅上前,摟住溫莎安妮的腰,往病房外出去。

門關上的瞬間,笙歌眼底森寒,側頭看向旁邊床頭櫃的果品和鮮花。

“讓人扔出去,碰都不要碰,立刻從眼前消失。”

就算她不說,紀禦霆也會這樣做。

他很快叫來了護士,將霍爾保羅和溫莎安妮帶來的禮品,通通扔掉,連床頭櫃都要噴灑酒精消毒。

“笙笙懷疑這次惡劣襲擊事件,是霍爾保羅的概率有多高?”

笙歌正色:“本來隻有百分之四十的懷疑,直到他們出現在醫院,進了我的病房,假惺惺的慰問我,我現在有百分之六十。”

紀禦霆給她倒水,耐心的喂她喝下,“那我還比你多一點,我的懷疑有百分之七十。”

她不解:“你多了哪百分之十?”

“霍爾保羅帶過來慰問的禮品,如果真是來醫院體驗,碰巧得知你住院,匆匆趕過來看,不會備上這麼精心的禮品,分明是一直觀測著我跟你的事,知道你被送進醫院後專程趕過來的。”

笙歌長長的籲了一口濁氣,“不過,這些都隻是我們的猜想,得抓到切實的證據。”

“霍爾保羅的證據,可不抓,我瞭解他,他既然能大搖大擺的進來示威,還管你要合作權,明顯已經是銷燬了所有證據點,保證能全身而退,是歐納貴族的慣用招數。”

紀禦霆平靜的敘述著,看向窗外逐漸落下的斜陽。

那抹妖豔的紅霞,明明是暖融的,卻讓紀禦霆感覺不到任何熱度,他此刻所有的溫存,都來自於笙歌的情緒。

因笙歌的喜,而高興。

因笙歌的憂,而惆悵。

對於他的話,笙歌很淡定,“鹿氏畢竟還要跟多維爾集團合作,如果格雷尼爾那邊,實在查不出進度,就算了,冇必要為難他。”

紀禦霆:“那這次的事,笙笙打算放過幕後黑手?”

放過?

笙歌字典裡,從來隻有人若犯我,我必誅之,冇有放過。

“如果我們能私下查到點蛛絲馬跡,隻要能坐實心裡的猜想,我要以牙還牙,他們既然喜歡玩陰了,我奉陪到底,看看他這個歐納伯爵到底有多少斤兩。”

紀禦霆溫柔的大掌撫摸她的臉頰,小心翼翼的吻上她的唇,極具寵溺,想對待珍寶。

“笙笙想做什麼,就去做,我就是笙笙最忠實的馬前卒,為笙笙衝鋒。”

笙歌噗呲一笑,“我可不要什麼小兵小卒。”

“那笙笙想要什麼?”

笙歌勾了勾、誘、惑的小手指,紀禦霆立刻附耳過去聽。

“我更喜歡禦哥哥做我的小馬駒,專屬~坐騎。”

她虛虛的嗓音,添了幾分柔弱可欺,更能激起男人內心深處的保護欲,和佔有慾。

僅僅是一句撩人的話而已。

紀禦霆喉間乾澀,有點受不住。

偏偏笙歌玩心大發,冰涼的小手指,勾勒他耳廓的線條。

弄得他的心尖一陣酥麻。

他攥住笙歌纖瘦的手腕,往她手背上吻一口,“笙笙彆鬨,你知道的,我對你冇有任何抵抗力,再玩幾下,會起火的。”

越想越委屈,他垂下眼眸,低喃:“你受傷了,腦震盪得休養好久,我再難受,都不能碰,笙笙就彆為難我了。”

笙歌本來也冇打算為難他,隻是因為昏迷一場,醒來想跟他溫存一下。

“老公,餓了。”

紀禦霆拿起手機,打算打電話給醫院食堂,進行點餐,“笙笙想吃點什麼?”

“隨便,隻是餓,卻冇胃口,清淡點就行。”

“好。”

紀禦霆一向是個有主意的,見她這樣說,便按照她平時的喜好,自己做主,點了幾個菜。

……

對比A國醫院裡的虛驚一場,警署部那邊的氣氛,就顯得尤其緊張焦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