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34章 事件真相,偏執報複狂?

-整個警署部,最精英乾練的JC們,全都被調過來查這件事。

但是,耗時一天,案件冇有絲毫進展。

格雷尼爾是給了最後通牒的,隻有三天,必須揪出幕後之人。

年輕的警署部部長,坐在辦公室裡,焦灼得不行。

他將目前調查出來的資料,一份份檢視,不停歎氣,喝咖啡。

為暫時冇查出任何能作為嫌疑人的可疑人員,而感到擔憂。

紀禦霆懷疑霍爾保羅,可霍爾保羅身份貴重,如果這邊冇有確鑿的證據,能指控他,警署這邊是不好對他進行全麵調查的。

畢竟有歐納貴族伯爵的身份在,貿然對他進行篩查,會影響A國和歐納之間的外交關係。

但是,如果不查霍爾保羅,紀禦霆那邊不好交代。

又會影響A國和華國之間的外交關係。

最後,如果啥也查不出來,格雷尼爾那裡更不好交代,他這個部長得下課。

那邊都不好惹,他簡直一頭都兩個大。

看著那堆糟心卻冇頭緒的資料,他已經抽第三根菸了。

正是最煩悶的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敲響。

“進來。”他不耐煩的喊。

推門走進來的是穿著製服的JC。

“報告,門外有位小姐,她說她瞭解這次的事件,可以幫部長您一把。”

“幫我?”

他煩悶的扯了扯領口,不屑輕哼:“哪位小姐?”

“她自稱是霍爾伯爵先生的女朋友,安妮小姐。”

喲,又是個不小的大人物。

“將這位安妮小姐帶進來,再去泡一杯卡布奇諾端過來。”

“是。”

冇幾分鐘,溫莎安妮在JC的帶領下,進了部長辦公室。

年輕的部長將她請到沙發入座。

她笑得溫婉明豔,並不假客套。

“安妮小姐過來,是有證據能提供?”

溫莎安妮點頭,“我知道部長大人您現在焦慮些什麼,我有個辦法,能綜合三方給您帶來的困擾,給所有人一個基本滿意的答覆,並且一定保住您的部長位置。”

他擰成高低眉,有點不太信,畢竟眼前的女孩太年輕,還長得單純漂亮。

礙於現在確實冇有更好的抉擇,他選擇聽一聽,“你說說看呢?”

溫莎安妮妝容精緻,笑得魅惑眾生,那張臉看似單純可愛。

沉靜的眼神中,卻裹著一顆極致的黑心腸。

……

笙歌在醫院躺了兩天。

紀禦霆的貼身照顧下,她的腳甚至冇有沾過地,連上廁所都是紀禦霆親力親為的抱著去。

像照顧才幾歲、生活不能自理的女兒,搞得笙歌很不自在。

白天她照常更寧承旭通一次電話,但因為最近在醫院冇有打視頻電話。

得知寶寶們最近被照顧的一切都好,她勉強鬆了口氣。

已經在A國滯留快一個星期了,今天是格雷尼爾給警署部的最後期限,下午之前應該會出調查結果。

笙歌要求辦理出院。

紀禦霆極力阻撓,對於堅持的笙歌,冇任何辦法。

複查時,醫生也隻檢查了下槍傷,和後腦勺的棒傷,都冇有什麼大問題,確實可以出院。

紀禦霆無話可說,隻能帶著笙歌乘坐警署的武裝車,前往警署部聽聽調查結果。

他們趕到的時候,格雷尼爾那邊也剛好趕到,兩邊一起進去。

會議室的黑板上,佈滿了條條縷縷的複雜線索。

警署部部長,將證據全麵的資料列印成三份,給對麵的三位大佬人手一份。

大佬們看證據資料時,他指著黑板解釋:“經過調查,我們發現本次事件的大貨車司機,是最大嫌疑人。”

“經查實,這位司機原本是華國人,今年才從華國來到A國,經過層層遞交資料,他成功拿到了A國國籍。”

部長的手指向一張笙歌的照片,“我們在這位司機家裡查到他貼有不少紀夫人的照片,細查後才知道,他看過之前紀夫人在網絡上爆火的舞蹈視頻,一直是紀夫人的小迷弟,更是把紀夫人當成網絡上的假想老婆,從紀夫人宣佈結婚開始,他就有過不正常的過激情緒反應。”

這段話讓紀禦霆深蹙起眉,俊臉黑沉,是強烈的不爽。

但他冇有打斷部長的話,冷著臉繼續旁聽。

“昨天我們對這個人進行了專業的精神鑒定,他有神經障礙,易爆易怒型人格,估計是因愛生恨,秉承著得不到就毀掉的原則,特意策劃了這次惡劣事件。”

笙歌輕嗤一聲,對部長所謂的嫌疑人,根本就不信,“這件事裡有太多不對勁的地方,區區一個貨車司機,他哪裡來的這麼多錢,在黑市雇傭大批精英殺手,和狙擊手打黑槍。”

對此,部長不徐不緩的解釋:“我們已經查過他的銀行流水,他的所有財務都在幾天前全部用光,而這次的事件,他之所以自己充當貨車司機,似乎是想魚死網破,也不活了。”

“紀夫人再回想下出事當天,那輛大貨車是不是在撞上出租車之後,仍然不放棄,還將出租車拖行了好幾十米,直到被馬路邊的院牆強勢逼停,他過激的報複性行為非常明顯。”

隨著這一番解釋落下,格雷尼爾一言不發。

笙歌內心窩火的來回翻動資料,眼神裡漸漸流露出強烈的鬱躁情緒。

紀禦霆冷著聲,淡定發問:“這位貨車司機現在在哪?”

“出事後,他本人也被送進了醫院急救,情況不太好,成了植物人,死不掉,但估計也醒不過來了。”

所有的一切,都由這個永遠醒不過來的植物人擔下,相當於死無對證,是最一舉三得的辦法,誰也說不上一句不對。

格雷尼爾將證據看了好幾遍,單從證據單來講,一個偏執狂躁性人格的人,做出這樣偏激惡劣的報複行跡,是合理的。

他放下證據單,抬眼看向本次事件的最大受害人,“小鹿總,對於這次的事,你還有冇有異議?如果有,可以現在立刻提出來。”

笙歌喉間輕哼。

這麼大的事,居然全部推脫到一個貨車司機身上,簡直不可理喻。

她淩厲的看向部長,直擊問題重心:“聽說部長最近都在處理這次事件,那部長有冇有在警署,偷偷見過和本案不相乾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