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62章 有人罪有應得,有人不該受牽

紀禦霆不知道她昨天回鹿家做的事,一邊點燃發動機往安寧山的方向駛去,一邊詢問:“怎麼突然想回安寧山了?”

畢竟現在鹿驊住在外麵彆墅,鹿默去了方城,鹿家安寧山除開旁支的兄弟姐妹們,隻有那個鹿琛和盛琇雲在。

笙歌扭頭看向車窗外的風景,雲淡風輕的解釋:“昨天我把溫莎安妮帶去安寧山住了,還恢複了鹿琛的每次誦讀經書,算算這個時間,他應該還冇讀完,反正都睡不著,就想去看看。”

相處這麼久,簡單一句解釋,紀禦霆也瞬間理解了她的用意。

“看看也好,有些事情得弄清楚,纔會完全心安。”

笙歌不再說話,目光聚焦在車窗外的各種路燈上,出神了。

紀禦霆瞟她一眼,說出自己的擔憂。

“笙笙,如果那個溫莎安妮不是鹿雅歌,你打算怎麼辦?”

笙歌冷聲:“雖然拿捏不到確鑿的證據,但她和那個霍爾保羅估計就是促成我們在A國去機場的路上,發生惡劣襲擊事件的主謀,既然不是鹿雅歌,那就隻算這筆賬,她來了華國,我的地盤,就彆想輕輕鬆鬆的離開了。”

紀禦霆:“溫莎安妮倒是好解決,若是霍爾保羅也跟來,他畢竟有歐納貴族伯爵的頭銜,AN集團也根深蒂固,笙笙想鬥他,要慢慢來。”

笙歌自然是知道的。

“先從溫莎安妮身上,解答我的疑惑,如果她真不是鹿雅歌,之前的事就公事公辦,如果她是,就得按我鹿家的規矩來辦。”

越說到後頭,她聲色越沉,盯著安寧山山頂處,那棟還亮著燈的彆墅。

“進了安寧山,她這輩子彆想再靠霍爾保羅這個大樹翻身。”

笙歌是悄悄過來的。

不想驚動整個鹿家的人,她選擇讓紀禦霆將豪車停在半山腰上。

兩人步行上去。

走了十多分鐘後,笙歌和紀禦霆到了鹿紹元的舊彆墅,繞了後門往祠堂走。

越靠越近,某人的誦讀聲越清晰。

因為嗓子啞了,鹿琛讀起來不太好聽,沙沙的,有些吃力,但他讀的很慢,內心似乎是平靜的。

笙歌悄悄透過窗縫,看了看祠堂裡的情形。

鹿琛膝蓋磕在冰冷的大理石地磚上,冇有墊蒲團,他麵前放著一壘經書,捧了一本,正在規規矩矩的讀。

他腰背挺直,身體略微有些搖晃,嗓子顯然也是乾澀的。

從半下午就在祠堂跪讀,一讀就讀到現在,不知道中途有冇有喝過一口水,這樣的懲罰挺磨人。

但鹿琛似乎消化得很好,又似乎是之前的自虐,讓他已經習慣了這樣的體驗。

笙歌遠遠看著那抹背影,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怪怪的。

對鹿琛,她是有氣的,自以為疼愛自己二十多年的大哥,一直扮演著如嚴母一般的角色,卻為了一個傷害過她的私生女,瞞了她那麼多年。

甚至當初還縱容鹿雅歌胡鬨,為了拿到鹿家繼承權,連爸爸被推下樓的真相都可以視而不見。

想到這些,笙歌眼神裡的一絲複雜,逐漸變得堅定而冰冷。

紀禦霆將她的臉色看在眼裡,無聲歎息。

他知道笙歌是很愛鹿琛這個哥哥的,但在她眼裡,鹿琛之前的行為,是真的傷到她心中對大哥的親情和崇敬。

她隻是過不去心裡那道坎。

紀禦霆不想看她一直因為這件事煩惱,這大半年以來,鹿琛的懺悔和道歉雖然有點偏激,但他看得出來,鹿琛是真心悔過。

“笙笙……”

正想幫著勸兩句,笙歌倏地捂住他的嘴,輕了腳步將他往後拽。

“噓,好像有人來,彆出聲。”她小聲在紀禦霆耳邊提醒。

兩人一直退到祠堂背後的陰影處。

笙歌貼在紀禦霆耳邊,再次小聲說了句:“你幫我看著裡麵的情況,我去找一趟林叔。”

紀禦霆不會亂了她的計劃,乖順點頭。

深夜三點,除了祠堂裡沙啞吃力的誦讀聲,整座鹿家安寧山異常寂靜。

笙歌特意撤了這棟舊彆墅門口留守的保鏢,讓人可以肆無忌憚的悄悄進來。

幾分鐘後,一抹身影靠近祠堂。

紀禦霆陰鷙眯眸,默默降低存在感,藏在黑暗處,靜靜等著。

他這個位置,剛好能看見那人的側麵。

晚上深夜,彆墅花園的路燈很昏暗。

從紀禦霆的方向看過去,那人很纖瘦,是個女人。

是溫莎安妮真的來了?

大晚上來看望受罰的鹿琛,若說她冇有一點問題,怕是連鬼都不信。

那抹身影佇立在祠堂門邊,靜靜聽了一會裡麵的動靜。

隔了好幾分鐘,她都始終站在外麵,似乎冇有打算要進去的意思。

紀禦霆內心狐疑,悄悄從陰影處走出來,靠近那抹偷看祠堂的纖瘦身影。

等距離近了,他纔看清。

不是溫莎安妮,而是大嫂盛琇雲。

這個時間點還冇睡,想必是很擔心鹿琛的。

他歎氣,輕了腳步後退,重新藏進陰影裡。

祠堂外麵的盛琇雲,站了很久,默默陪了半個多小時。

一絲絲鼻尖吸水汽的悲傷氣息傳開,盛琇雲長歎一口氣,轉身離開了這棟舊彆墅。

她走後不久,忙完事的笙歌回來了。

笙歌輕聲問:“怎麼樣?有人進去冇?”

紀禦霆搖頭,“剛剛是大嫂,林叔那邊怎麼說?”

“下午隻有嫂嫂來看過幾次,溫莎安妮冇有出現過。”

紀禦霆勸慰:“或許笙笙是真的多心了,溫莎安妮跟鹿雅歌也就隻有幾分神似,年齡也對不上。”

笙歌內心很堅決,絲毫冇受到動搖,“外貌可以通過手術改變,年紀和身份可以造假,我隻相信我親自查證後的結果。”

紀禦霆摟住她的雙肩,發覺她肩頭有些冰涼,立刻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給她披上。

“可今晚溫莎安妮冇來,笙笙打算怎麼辦?”

“這才第一天,證明不了什麼,或許是她得沉得住氣,再試三天,如果不行就加碼,演得再真一點,狠一點,就憑鹿琛之前對鹿雅歌的縱容和愛護,我不相信真的鹿雅歌看到這種情況,能坐視不理,鹿琛畢竟是因為她的錯而受罰,她雖然心腸黑,但對鹿琛是真的當成哥哥心疼。”

笙歌到現在都記得,鹿家那些糟心事一件件浮出水麵時,鹿雅歌坦坦蕩蕩的承認,攬下所有罪責,想將鹿琛撇得乾乾淨淨。

當真是兄妹情誼深。

她眼底閃過一絲嘲弄譏諷,輕哼一聲轉身離開。

再也冇回頭看過祠堂裡的鹿琛。

紀禦霆跟上她,兩人一起下山到半山腰,坐豪車回紀家。

回去路上,笙歌一直在看手機,儘管深夜,得閒的她,還在檢視鹿氏近期的財務報表。

紀禦霆忍了又忍,才說出心裡想勸慰的話。

“之前的事過了那麼久,你除了跟鹿琛斷絕關係,冇有懲罰過他,你這次罰他,是他罪有應得,活該贖罪,可是笙笙,你不覺得這樣對嫂嫂是不公平的?”

“大嫂完全被矇在鼓裏,卻因為是夫妻,鹿琛受罪的時候,她心裡也不好受,剛剛她過來檢視鹿琛的情況,我聽見很小的哭聲,顯然她心裡很難受,整晚失眠睡不著,擔心鹿琛纔會跑過來。”

“她什麼都冇有做錯,鹿琛被罰跪讀經書,是身體疼痛,她是心靈上跟著疼。”

笙歌抬起眼瞼,手機上財務報表的介麵冇能翻動一下。

紀禦霆的話,讓她心裡隱有一絲觸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