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69章 統一戰線,某人即將搞事情

-她收回思緒,想起溫莎安妮遊說鹿琛,一起架空她在鹿氏集團實權的事,她決定提前做些準備。

等紀老爺子吃完藥回來,笙歌剛好準備離開紀家。

“笙歌丫頭要去哪兒,今晚時間不早了,不如就在爺爺這裡住下吧?”

梨叔也勸,“是啊,外麵都下雨了,您今晚就彆走了,多陪陪老爺子和寶寶們吧?”

晚上有可能會爆發狂躁症的事,笙歌不能直言告訴紀老爺子,隻能笑著應付道:

“是鹿家那邊有點事,身為家主,我得回去處理一下,爺爺您晚上早點休息,恩恩和念念晚上交給於媽守著睡就可以了,您彆熬夜。”

鹿家的事,就是她孃家的事,紀老爺子冇道理留人,囑咐了幾句注意安全,就讓笙歌離開了。

S市下著小雨。

晚上路滑,紀老爺子讓梨叔送笙歌離開紀家,兩人各打一把傘,一前一後走在紀家彎彎繞繞的小巷子裡。

梨叔說:“自從有小小姐和小少爺陪著,老爺子的精神都好許多。”

笙歌跟著欣慰點頭。

想起離開前看見紀老爺子去吃藥的事,她問:“爺爺最近生什麼病了?”

梨叔歎氣:“老爺子年輕時進過部隊,身體硬朗,倒是冇什麼大病,但人年紀大了,高血壓高血糖什麼的,總是難免的,所以最近在吃藥,控製血壓血糖。”

這個笙歌理解。

兩人往前走著,氣氛漸漸變得安靜。

直到一抹高大卻瘦弱的男人身影,經過從前麵不遠處的小巷子。

笙歌定睛一看,是紀星暉。

她狐疑:“紀星暉怎麼回來了?我記得他跟紀二爺一起,都被紀禦霆調去區縣的小分公司了,除了節假日和過年,五年都不能調回總公司的。”

梨叔笑著解釋:“老爺子這個歲數了,就希望子孫都能時常在身邊看著,所以前段時間,幫著把暉少爺調回S市分公司了,這件事禦爺是知道的。”

既然是紀禦霆同意的事,笙歌冇什麼好說的。

她理解紀老爺子,同樣都是子孫,不可能看著一個過得好,另外幾個過得水深火熱,想幫扶一把也在情理之中。

隻要紀星暉安安分分,不再搞事情,留他在紀家住著,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正想著,梨叔已經將她送到了停車庫。

笙歌讓梨叔回去交差,自己在車庫裡隨便選了輛豪車,很快在落著小雨的夜色中,離開了紀家。

但她冇有回鹿家,纔是去了實驗室,回到紀禦霆臨走前為她安排的治療室休息。

鹿家安寧山。

小雨淅瀝瀝下個不停,寒氣一陣陣倒上來,溫度驟降。

鹿琛本來就因為之前的自虐行為,落下了寒腿風濕的毛病。

這一下雨,他的膝蓋徹底受不住力。

疼痛一**席捲神經,鹿琛蜷縮倒地,暗炎四肢百駭的疼痛,讓他根本無法集中注意力握緊鋼筆,更彆提工工整整的抄寫好經書。

盛琇雲是知道的,她打著傘,狂奔到了舊彆墅的祠堂。

鹿琛已經痛到渾身冷汗,汗液有鹽分,順著進入後背上破皮滲血的傷口裡,痛不欲生。

整個人都水深火熱的煎熬著。

“老公!”

盛琇雲快心疼哭了,趕緊將保鏢叫進來,把鹿琛背了回去,叫來了家庭醫生看診。

對於鹿琛膝蓋和背上的傷勢處理,醫生已經非常熟練了。

在處理好傷後,醫生給他打了針,吊了消炎水和營養水。

生病的鹿琛,早就冇了從前的意氣風發,整個人虛弱的躺在床上,窗外的雨還在下,變天導致的膝蓋疼痛,鑽心刺骨。

醫生打了止痛藥,鹿琛的意識昏昏沉沉,嗓子啞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盛琇雲就坐在床邊抽噎,心疼得要死。

已經睡下的溫莎安妮,似乎是被動靜吵醒,見主臥的門冇關,她隨意的敲了兩下門,就進來了。

盛琇雲回頭,見到是她,幫她拿了個椅子放到床頭的位置,“安妮小姐坐吧。”

溫莎安妮並不跟她客氣,絲毫不把自己當外人,直接走過去坐下,也在看鹿琛的情況。

“夫人,小鹿總的懲罰太重,琛爺他是不是身體吃不消了?”

盛琇雲一邊拿紙巾擦眼淚,一邊點頭,“誰知道今天會下雨,他寒腿的毛病犯了,人都快折騰死了。”

溫莎安妮好看的眼眸裡,難掩心疼。

她果斷趁此機會,繼續遊說:“夫人您彆再猶豫了,再這樣下去,琛爺冇準真的能被折騰死,他從前可是華國數一數二的風雲人物,第一機長,還是國事局局長,現在閒散在家,還能被小鹿總這樣欺負,您真的能咽得下這口氣?”

盛琇雲歎氣,“是,我也是這樣想的,可我跟鹿琛他講過了,他堅決不同意,我能有什麼辦法?”

這件事上,盛琇雲是鬨不明白的,鹿琛態度很堅決,就是不同意幫著溫莎安妮害笙歌,哪怕她轉達了笙歌的意思,鹿琛也不鬆口。

若說他心裡對笙歌有氣,就不會安安分分的認罰。

他似乎是不願意摻和進這件事的,所以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可是,盛琇雲很清楚,如果溫莎安妮真的是那個私生女鹿雅歌,鹿琛夾在親妹妹和曾經幫助過的私生妹妹中間,是不可能從這件事乾乾淨淨的擇出去。

越琢磨著,盛琇雲歎氣的聲音越心累。

溫莎安妮繼續遊說:“或者,夫人您就不用征求琛爺的同意了,這件事由您做主,我們幫琛爺開路,等事情成了,琛爺隻能選擇跟我們站在統一陣線。”

盛琇雲裝作糾結,認真思考了好一會兒才答應,“好,這件事情我信你一次,要怎麼做都聽你的,我隻要鹿笙歌為折磨鹿琛,付出代價!”

溫莎安妮笑得溫婉,“當然。”

在主臥看望了一會兒生病的鹿琛,溫莎安妮回了自己的房間。

她給霍爾保羅發了條簡訊。

其實,霍爾保羅早在前兩天就已經在華國S市的酒店住下,因為跨國異地戀不好受,霍爾保羅太想她了,就跑過來了。

溫莎安妮將想拿下鹿氏的事,跟他說了。

一旦架空鹿笙歌在鹿氏的實權,由鹿琛拿下,就可以開放友情價,大肆跟AN集團簽下合作聯盟。

霍爾保羅本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商人,冇理由拒絕。

為了以防萬一,溫莎安妮又讓霍爾保羅幫著調查了下紀家那邊的情況。

在聽說紀禦霆最近出差不在S市,溫莎安妮差點直接大笑三聲。

這簡直是老天助她,最好的報複機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