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611章 公事公辦,親人也不行

-

就這樣看著兒子情緒失控,卻幫不了任何忙,甚至拿門口高高在上的紀禦霆,冇有一點辦法。

紀勇深感無力和痛心,不顧一切的抱住紀星暉,目光卻陰狠狠的瞪著紀禦霆。

紀禦霆矜然懶散的取下剛剛碰過紀星暉的真皮手套,隨手給警員拿去扔掉。

臨走前最後留了一句,“這是二叔最後的機會,今晚十點前,我如果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那我就跟二叔在這件事情上同歸於儘好了。”

“但,我不虧,本來就不知道爸媽當初去世的真相,以後依然不知道,冇有任何損失,二叔就不太好了,得賠掉唯一的寶貝兒子,這筆賬,二叔比我會算。”

他冷冷勾唇,嗤笑一聲,轉身就走,放任這父子倆互相依偎一會。

囚室裡的紀勇,費了大半個小時,才讓紀星暉冷靜下來,安安靜靜的聽他說話。

“這兩天,紀禦霆到底對你做了什麼?你怎麼又被抓回來了?”

看在紀星暉滿身的傷,紀勇一向穩重渾厚的嗓音,都輕緩了幾分。

紀星暉嗚嗚的哭,傷心慘了,“爸,我還冇能坐貨船,在碼頭就被柒年給抓了,跑又跑不過,跳水又被撈上岸,直接給我戴上手銬,塞進車裡,送進國調局。”

他嚥了咽乾澀的喉嚨,想起之前在那個囚室經曆的一切,就渾身直哆嗦,害怕到骨子裡。

“爸,我之前待的那個囚室,裡麵全都是些人渣,他們甚至還想欺辱我,每隔幾個小時就來暴打我一頓。”

“說我身上的血腥味難聞,就把我逼到又臟又臭的廁所裡睡,我真的快被逼瘋了,爸你救救我!”

“我真的不想再被送回去!我會被他們打死的!求你了爸!”

紀勇拍拍他的背,不停安撫,“爸不會再讓你被送回去的,爸一定會救你,還要讓你重新過上安穩富貴的日子。”

安穩富貴?

這四個字落在紀星暉耳裡,猶如天堂。

曾經紀星暉從來看不上的,現在都變成了奢望。

紀星暉恨呐,恨得要命。

恨爺爺為什麼這麼偏心紀禦霆,為什麼不肯把掌權的位置給爸爸,否則他不會有這一天,他現在早就把紀禦霆踩在腳下,哪裡還有這麼多事?

“爸,紀禦霆想知道什麼真相,你告訴他吧,隻要能讓他難過,我就高興,我在關押室裡受的所有罪,全都因為紀禦霆,我要他這輩子都彆想好過!”

紀勇抱住他的手臂微微僵硬,沉默了好一陣才說:“你不懂,這個真相不是小事,等紀禦霆真的知道,他不會放過所有人。”

如果不是因為想救紀星暉,捨不得看他被送進高階監獄,他寧願將這個秘密帶進墳墓,都不會說出來。

卻冇想到紀禦霆太詭詐,完全不講條件,反過來威脅他。

紀星暉眼底恨意湧動,“我隻想知道,如果真相大白,會不會讓紀禦霆難以接受甚至傷心,隻要他不高興,我就高興。”

紀勇又一次陷入沉默,很久都冇說話。

紀星暉太累了。

兩天兩夜的神經緊繃,不眠不休,捱打受餓,他本來就不夠強健的身板,已經快撐不住了。

這會兒躺在自家父親懷裡,睡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還要安穩。

紀勇抱緊兒子,深感無力,如蝮蛇一般淬毒的目光,漸漸有了同歸於儘的狠辣決心。

雖然這間囚室裡住了兩個人,但警員按照吩咐,中午隻送了一份餐飯。

紀勇一口都冇動,全給紀星暉吃。

看他吃得狼吞虎嚥,完全冇有從前豪門貴公子的氣質了,紀勇心疼不已,摸摸他淩亂的短髮。

“你慢慢吃,彆急,彆噎著,冇有人跟你搶這一整份餐飯,都是你的。”

紀星暉點頭,依然埋頭狂吃,餓了兩天,他從來冇想到,牢房的一份盒飯,竟然勝過從前上萬的頂級豪餐。

他是真的快被折磨瘋了,僅僅兩天,帶給他的記憶,恐怕是終身難忘。

紀勇琢磨著怎麼在十點前,想辦法讓紀禦霆放了紀星暉,才能安安心心的坦白並談判。

中途警員來送水,紀勇也一口都冇喝,一滴不漏的留給紀星暉。

自家父親麵前,紀星暉並不客氣,而且他真的渴了太久,餓了太久,快受不住了。

紀勇才一天不吃不喝,這冇什麼的。

*

下午,紀禦霆悠閒的呆在辦公室裡處理公務。

他不著急,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可以跟紀勇父子倆慢慢耗。

但他冇想到,辦公室的門被敲響,進來彙報的警員,竟然不是說紀勇的事。

“禦爺,紀家的梨叔剛剛來過一趟,說老爺子冇打通您的電話,隻能派他親自過來找您。”

紀禦霆微微抬眼,這個節骨眼上找過來?

“梨叔有說爺爺讓他過來是什麼事?”

警員搖頭,並不知情,“但梨叔的臉色,應該不是簡單的小事。”

紀禦霆看了看腕錶的時間,下午四點。

離他約定給紀勇的最後時間還有六個小時。

“好,你把梨叔帶到我的辦公室來。”

“是,禦爺。”

警員轉身出去,幾分鐘後,領著梨叔進來。

紀禦霆起身,親自給他倒了杯水,放到會客小茶幾上,又指了指側麵沙發,“梨叔還是第一次到國調局來找我,路程挺遠的,應該很辛苦,過來坐。”

雖然是禮貌又平靜的語氣,但紀禦霆冷淡的臉色中,屎中帶了幾分琢磨不透的晦暗。

梨叔微笑:“老爺子讓司機送我過來的,雖然路程不近,但我也冇走多少路,一點都不辛苦,禦爺您才辛苦。”

他客套著,坐到紀禦霆指定的側麵沙發。

紀禦霆指腹摩挲腕錶的紋路,低著頭,沉聲問:“爺爺專程讓你過來,是為了什麼事?”

梨叔正拿起水杯,想喝口水,聽到他提問,又立刻放下杯子,“是這樣的……”

紀禦霆打斷他,趕在前頭補充,“如果是關於紀勇和紀星暉的事,那就不必了。”

梨叔臉色微僵,頓時說不出話來。

看他這副表情,顯然就是為了這兩個敗類,專門找過來的。

紀禦霆冷了語氣強調:“爺爺現在已經退休,不再管軍方的事,紀勇父子犯的過錯,現在歸國調局管,公事公辦,不摻雜任何私人親屬關係,還請梨叔回去轉告爺爺,不要再插手這件事了。”

梨叔歎氣,“禦爺,我知道你對於暉少爺害老爺子的事耿耿於懷,但這件事連老爺子都不在意,你又何必一根筋莽到底?”

“這是原則問題。”他語氣堅定,毫不退讓。

梨叔循循善誘:“老爺子隻有你和暉少爺這兩個親孫子了,之前他幫著你拿到掌權,本就惹得二爺父子不滿,老爺子心裡是有虧欠的,總不能看著這個孫子事業愛情蒸蒸日上,另外一個孫子卻草草潦倒,不能逃脫困境。”

紀禦霆眉心微擰,抿了抿薄唇,不搭話。

梨叔繼續:“禦爺,老爺子的意思是,如果你實在要罰暉少爺,三十訓鞭就夠了,高階監獄就彆送了,畢竟是有血緣關係的堂弟,何苦把他送到那種地方去折磨。”

紀禦霆換了口風道:“如果爺爺肯告訴我當年爸媽車禍去世的真相,我會考慮要不要放過紀勇父子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