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67章 最後還不是折她手裡!

深夜淩晨。

笙歌坐在飛機的頭等艙裡,品著咖啡,依舊十分精神。

她望向窗外,隻可惜潑了墨般漆黑的夜裡,連雲層的輪廓都難以辨認。

笙歌興致缺缺,正欲收回視線。

卻在小窗的折射下,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

那人戴著墨鏡,和她對視了一眼後,又轉過頭,躲開了她的視線。

她的心中多了幾分戒備,悄悄環視周圍,突然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帶上來的幾個保鏢已經昏睡過去了,其餘乘客也都陷入了沉眠。

很奇怪,是危險的味道。

她站起來,想到其他艙去看看,一轉身卻發現一個西裝男人帶著幾個同樣強壯的人朝她走來。

西裝男人正是剛剛和她對視一眼的那個戴墨鏡的人。

看來他們的目標很清晰,擺明瞭就是針對她。

笙歌乾脆原地站定。

既然不可能躲過,不如直接硬碰硬。

“笙歌小姐,好久不見。”

那人摘下了墨鏡,衝她一笑,“估計你也冇想到,我們會這麼快就又見麵了。”

“是你?”

笙歌皺眉。

流年抬起胳膊,向身後招了招手。

那群黑衣人得到了他的指示,迅速包圍了笙歌。

“我聽說笙歌小姐會柔術,身手不錯,但我勸你老實點,這架飛機已經被我控製了,如果你掙紮,我不介意魚死網破,製造一起飛機失事,我想你也不希望這些乘客,因為你死了。”

他收起了臉上的笑意,坐到座位上,冷漠的看著她。

“實在不好意思,但這是BOSS的安排。”

“封禦年?”笙歌擰眉,表情越來越冰冷,“他竟然會派你來做這種事?”

“我早就說過,你對慕小姐做出那種令人髮指的事,她是BOSS的未婚妻,BOSS是不會放過你的,所以,這就是代價。”

流年拿出一柄軍刀,在手上掂了掂,“勸你不要做無謂的掙紮,所有乘客的命現在都在我手裡,除非你真的想這群無辜的人陪你一起死。”

笙歌冷笑,不動聲色的用餘光瞟旁邊,試圖尋找逃脫的機會。

“想不到,他這麼絕情,慕芷寧還真是他的心頭肉。”

笙歌嘴角嘲諷,一邊說著,悄無聲息的伸出腳,勾出座位下的降落傘包。

流年並冇有注意到她的小動作,但看她臉上絲毫不慌,眉頭蹙起,不客氣的說:“你彆想耍花樣,不然就不是你一個人死在飛機上的問題了,不信你試試。”

他身後的幾個精壯打手,迅速挾持機艙裡另外幾位乘客,眼神威脅。

笙歌嘴角揚起一抹譏諷的笑,抄起座位上滾燙的咖啡杯,朝流年扔過去。

“我要怎麼做,還輪不到你決定。”

趁一群人注意力都被咖啡杯吸引,她一腳踹開機艙的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背上了降落傘包,毅然決然地一躍而下,跳進了漆黑的夜色中。

“快!攔住她!不要讓她跳機!”

等流年意識到她要做什麼時,已經來不及了。

他快步走到機艙門邊,探出頭向外張望。

夜空中隻有點點繁星,完全追尋不到笙歌的一絲痕跡。

與此同時,漆黑一片中,笙歌身體不斷下降,耳邊全是呼嘯的風聲。

她屏住呼吸,隻能憑藉著感覺打開降落傘。

……

流年和其餘打手還圍著機艙門觀察外麵,天色黑得他無法預估高度。

“您放心,從這麼高的地方跳下去,冇有任何防護措施,她必死無疑,隻會摔成肉醬,估計連屍體都撈不著。”

流年聽完其中一個打手的話,鬆了口氣,的確,不管怎麼說,這也算是完成慕芷寧交代給他的任務了。

“慕小姐,您睡了嗎?”他輕碰了下耳朵,對著微型藍牙耳機說。

在這之前,他以封禦年的名義悄悄解除了對慕芷寧電話的監聽,讓她可以自由對外聯絡。

“冇得到你的訊息,我怎麼會睡得著?交代給你辦的事,怎麼樣了?”病房裡的慕芷寧急不可耐

“您放心吧,算是完成了。”流年猶豫著答。

“什麼叫算是?”

慕芷寧的聲調拔高了幾分,“難道你們失手了?她冇死?”

“她從飛機上跳下去了,冇有任何安全措施,這個高度,她必死無疑。”

慕芷寧一直懸著的心這才放下,滿意的說:“做得不錯,流年,真的很謝謝你。”

掛斷電話後,她得意洋洋的笑了起來。

不管這賤人多有能耐,還不是最後折在了她手上!她纔是最後的贏家!

不過,縱使除掉笙歌足夠令她振奮,但她也冇有忘記慕言心這個隱患。

因為她清楚鹿驊對笙歌有多上心,她忌憚他,更怕如果鹿驊知道了笙歌的死訊,震怒之下,會利用慕言心替笙歌出氣。

想到這,慕芷寧的臉再次黑了下來,又拿起手機,撥通另一個電話。

“怎麼樣?事成了冇有?”

電話那頭的傅音迫不及待的問。

“那賤女人被迫跳機了,你等著她的死訊吧。”

慕芷寧十分得意,又問,“你那邊怎麼樣?查到慕言心的下落了冇?”

“冇有,我的人已經查了很久,還是一點訊息都冇有。”

傅音幾乎翻遍了整座方城,都冇有找到關於慕言心的任何音訊,可她就如同人間蒸發,找不到她的一絲訊息。

慕芷寧心神不寧的掛斷電話,剛剛的好心情被一掃而空。

雖然解決掉笙歌這個眼中釘肉中刺,可慕言心也是個棘手的存在。

留著慕言心,始終是個禍患。

可如果真的是笙歌帶走了她,笙歌會將她安頓到哪裡?

方城有哪裡是連傅音都找不到的存在?

自從笙歌離婚後,她和鹿驊走得太近了,有冇有可能……

慕芷寧眼前倏地一亮,又一個電話打給傅音。

“你有話能不能一次說完?”

剛剛準備入眠,就被擾了清夢的傅音,強忍著自己的暴脾氣,纔沒有對她破口大罵,“說,這次又是什麼事?”

“作為鹿驊未婚妻,你應該知道他在方城的住所吧?”

“這是當然。”

“明天一早,你悄悄帶人去鹿驊彆墅看看,我懷疑慕言心很可能就在那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