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77章 牆倒眾人推的滋味

笙歌封禦年 第77章 牆倒眾人推的滋味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慕芷寧也毫不退讓,“幾日不見,笙歌你還是這麼囂張。凡事都要講證據,你既然想讓我被打臉,就拿出證據來!”

“我就是證據!”

柔弱纖細的聲音,突然從會場外響起,擲地有聲。

緊接著,一名保鏢推著輪椅走了進來。

那輪椅上的人臉色蒼白,疲倦的臉上是掩不住的大病初癒的憔悴。

笙歌適時的讓到一旁,好讓在場的所有人看清來人是誰。

“慕言心?!你不是死了嗎?怎麼會……這是怎麼回事?”

慕芷寧已經快要繃不住臉上表情了。

原本她因為這兩個心腹大患的離世高興得幾個晚上睡不著覺。

可現在,這倆賤人不僅冇死,還公然出現在會場打她的臉!

她簡直要被氣到當場吐血!

“言心!我的女兒!”

芸美不管不顧的跑到慕言心身邊,蹲在她身前,顫抖著伸出手,輕輕撫摸她的臉。

是會笑、會眨眼的女兒,鮮活的慕言心!

“我的寶貝……我就知道你福大命大,一定會平安,一定不會有事的……”

她緊緊摟住慕言心,把頭靠在她的肩上,泣不成聲。

緊跟在芸美身後的慕建德,也紅了眼眶,滿臉感動:“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乖女兒,你受苦了!”

站在台上的慕芷寧怔怔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和諧的家庭氣氛。

聽芸美的話,她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原來芸美早就知道慕言心冇死了?!

所以,昨天早上的一切都是她在演戲?!

就連傅音,也都在騙自己?!

她完全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憑什麼!憑什麼所有人都要向著笙歌這個賤人!

她恨紅了眼,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這重新團圓的一家三口吸引過去,她清了清嗓子,不輕不重的咳了一聲。

“即便是我姐姐安然無恙的回來,你仍舊不能擺脫你的罪責!”她看向笙歌的目光,犀利如炬。

笙歌就近拉開一張椅子,坐了下來,單手撐著下巴,饒有興致的問:“那你說說看,我有什麼罪?”

“你買通十個打手,把我騙到郊外的小黑屋裡,讓他們對我痛下毒手,害我受重傷住院,證據確鑿,這你怎麼解釋?!”

慕芷寧緊握的掌心裡滲出一層汗珠。

她在發言台的遮掩下,又用力把拳頭握得更緊。

“看來慕小姐顛倒黑白的本事越來越拿手了。”

一絲不屑和玩味從笙歌的臉上閃過,“你想要的交代和解釋,我現在就給你!”

話音一落,她抬手意識什麼。

還未等慕芷寧消化她的這些話,一群JC突然衝進了會場。

並將慕芷寧團團包圍。

“你們這是做什麼?!”

慕芷寧臉色一白,扶住發言台,穩住身形。

“慕芷寧女士,我們懷疑你涉嫌製造慕言心小姐車禍、綁架周小晴、買凶蓄意陷害,請你跟我們走一趟,配合調查。”

為首的一名JC出示了自己的JC證,帶人按住了她。

“不是這樣的!你們聽我解釋!你們不能抓我!”慕芷寧崩潰大喊。

JC把她的胳膊反剪到背後,利落的扣上手銬:“是不是你,去局裡走一趟就知道了。”

記者們早已被驚得合不攏嘴,拿在手上的相機變成了擺設。所有記者和圍觀群眾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反轉震驚了。

到底是誰在說謊,JC的話一目瞭然。

一堆閃光燈攝像機瞄準了慕芷寧臉上的狼狽,快門聲哢哢作響。

“就是她害言心!我就知道她從一回來就冇安好心!”芸美激動的控訴她,不忘給她踩上一腳。

慕建德也氣極了,拿起台上的話筒,擲地有聲的宣佈。

“我慕家出了這種敗類,讓大家看笑話了,我慕某人不會姑息這種家族敗類。我鄭重的向大眾宣佈,從今天起,取消慕芷寧慕氏繼承人的身份,並和她永久斷絕父女關係,她再也不是我慕家的人!”

連世上唯一血親的父親,都選擇拋棄她。

慕芷寧原本絕望哭喊的表情,漸漸轉為肆意的大笑。

笑聲聽起來有幾分滲人。

她在眾人的注目禮下,被硬拖上了警車。

……

慕家彆墅裡,流年緩緩睜開眼,眯著眼睛看了一會窗外射進來的陽光,好半天才費力坐起來。

他昨晚逃出來時就已經身受重傷,慕芷寧將他安頓在偏僻單獨的下人房後,他敵不過疲憊和睏意,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已經將近正午,慕家其他的傭人都在忙裡忙外,也冇有人注意這間廢棄許久的下人房裡還住著人。

流年雙手交叉,坐在沙發上沉思。

待在慕家並非長久之計,他必須儘快找到新的去處,最好是離開方城。

外麵發生的一切他並不知情,還傻傻的為自己會離開慕芷寧,而不捨。

他歎了口氣,又重新躺回床上,望著天花板出神。

門“吱呀”一聲被推開。

他抬起頭,朝門口張望,發現是穿著白大褂、帶著口罩的醫生走了進來。

昨晚好像是聽慕芷寧說過要幫他找醫生治療,他本來冇在意。

冇想到慕芷寧對他這麼上心。

他心裡非常感動,也就坐了起來,客氣的問:“是慕小姐找來的醫生吧?快請坐。”

“對,是我。”

那醫生打扮的男人推了推眼鏡,低著頭,看不清他的表情。

“辛苦你了。”流年卸下防備,客套的點了點頭。

“應該的,既然收了慕小姐的錢,我當然應該幫她辦到這些事。”

醫生為他做了個簡單的檢查後,拿出了一個針管注射器。

“這是注射的什麼藥?不需要再開些彆的藥嗎?”

流年微微皺眉,但還是把胳膊伸了出來。

“這是助康複的藥,先打上這一針,接下來該怎麼做,我會處理的。”醫生拿起鑷子夾起一塊棉花,沾了碘酒在注射處擦拭。

流年看著他並不熟練的動作,越發起來疑心。

他雖然傷得重,但身上都是皮外傷,做消毒止血處理,再開一些藥內服即可。

之前他做封禦年助理時,也幫受重傷的人處理過,根本不需要注射藥物再治療這麼繁雜。

就在注射器針頭即將紮進他皮膚的一瞬間。

他手腕一翻,反手握住了那醫生的手,一把將他推開,怒喝道:“你不是醫生!你是什麼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