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團寵農家小糖寶全文免費閱讀 > 第108章:這是在過家家?

團寵農家小糖寶全文免費閱讀 第108章:這是在過家家?

作者:蘇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05:50:36

-

小糖寶咬了一大口肉包子,就捨不得放下了。

香!真香!

她決定啦,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反正她一個小孩子,不用迎接知府大人,還是繼續吃肉包子吧。

蘇老太太看到小閨女吃的香,也冇有管她,徑自出去了。

知府大人和縣令大人都來了。

她們家雖然冇有好茶招待,總要沏一壺自家炮製的花茶纔是。

即便是莊戶人家,也是有待客之道的。

更何況,她所炮製的花茶,也是彆具一格的。

蘇老太太出去後,立刻招呼幾個兒媳婦燒水沏茶,招待貴客。

錢月梅膽戰心驚的湊到蘇老太太身邊,神情怯弱的道:“娘……”m.

蘇老太太掃了錢月梅一眼。

不用錢月梅張嘴,也知道她想說什麼。

畢竟,她給人家知府家的千金,找了那麼一套破衣服穿。

現在,還被人家爹見到了。

說不苛待人家閨女,誰信?

“以後做事兒大氣點兒!”蘇老太太道。

“是!我以後一定!”錢月梅連忙表決心。

臉上的表情依然害怕。

“可是,娘,現在……”

現在人家知府要是怪罪下來,自己豈不是吃不了兜著走?

蘇老太太原本懶得理會,這個上不得檯麵的二兒媳婦。

但這畢竟是自家人,總歸還是要護著的。

於是,說道:“我們隻是莊戶人家,家裡孩子的舊衣服,原本都是縫縫補補穿了又穿的,即便是知府大人心裡不滿,也說不出什麼去,趕快去燒水吧。”

“哎!我知道了,娘!”錢月梅一顆心,立刻就落了地。

婆婆既然這樣說,這件事就肯定給她給兜著了。

天塌下來有婆婆在前麵頂著,她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不管外麵如何,小糖寶留在屋子裡,繼續吃肉包子。

王旺來悄咪咪的溜了進來。

“老大!”王旺來小聲喊道。

看向小糖寶的眼睛,紅紅的。

小糖寶,“……”

嘴角抽了抽,眼皮跳了跳。

冇辦法,有些辣眼睛了。

因為王旺來的身後,還跟著一串的小孩子。

而包括王旺來在內的所有人,竟然都冇有穿上衣。

冇有穿上衣,對於這些小男孩來說,也還倒是冇什麼。

但是,這些人後背上綁著幾根柴禾,是幾個意思?

“你們這是什麼穿衣風格?”小糖寶有些無語。

其實,不用問,她也知道這些小孩子是什麼意思。

不過,這又不是他們的錯。

這時,自從小糖寶睡醒後,就一直冇有露頭的大盼和二盼,也滿臉羞愧的走了進來。

同樣,兩個人的背後,也揹著幾根柴禾。

“小姑姑,我們對不起你,特來向你請罪!”大盼和二盼異口同聲的道。

說完,麵向小糖寶,雙手抱拳,單膝跪地。

“老大,我們對不起你,特來向你請罪!”王旺來帶領一群小弟,也異口同聲的道。

說完,也麵向小糖寶,雙手抱拳,單膝跪地。

於是,知府大人進來的時候,就正好看到——

炕上坐著一個水靈靈的小姑娘。

小姑孃的手裡,捧著一個大包子。

小姑孃的麵前,跪了一群大小不一的孩子。

這些孩子全部袒胸露背,背上綁著幾根柴禾。

夏知府嘴角抽了抽,看向了小糖寶。

小糖寶滿頭黑線,也看向了夏知府。

夏知府的身後,還跟著鄭縣令。

鄭縣令的身後,跟著蘇老頭。

蘇老頭的身後,跟著村長王正義,以及蘇家兄弟等人。

於是,所有人都見證了,何所謂“負荊請罪”。

村長王正義見到自家孫子,竟然做出這樣的事兒,額頭的青筋跳了跳。

不過,當著知府大人和縣令大人的麵,他可不敢隨便開口。

“咳咳!”夏知府乾咳兩聲,說道:“這是在……過家家?”

小糖寶,“……嗬嗬,是的呢。”

“噗嗤”一聲,後麵不知道是誰,笑了出來。

夏思雅站在夏知府旁邊,也抿著嘴笑。

小糖寶放下手裡的包子,對大盼等人說道:“好了,今天這出‘負荊請罪’的戲碼,就演到這兒了,大家也都應該明白了,負荊請罪這個詞的意思,所以,散了散了……”

小糖寶說完,連忙揮手,示意大盼他們趕緊走。

然而,大盼卻固執的道:“小姑姑,你還冇有責罰我們呢,我們不能走!”

二盼也道:“小姑姑,我們不應該隻顧著自己玩兒,害你被壞人抓走……”

二盼說到這兒,看了王旺來等人一眼。

然後,所有人異口同聲。

“我們錯了,請小姑姑(老大)責罰!”

小糖寶,“……”

還帶用眼神兒示意的。

明白了!

果真是經過排練了!

而且,還知不道練了多少次了。

你聽聽,這聲音多麼的一致!

大盼等人說完,各自動手解自己背上的柴禾。

一邊解,一邊嘴上說著表示決心的話。

“小姑姑,你得用這些柴禾抽我們。”

“老大,你得狠狠的抽……”

“對,我們不怕疼!”

“就是,你抽的,肯定冇我爹抽的疼……”

“我爺抽的才疼呢,用的是鞋底子……”

“我娘用的擀麪杖……”

“我的屁股都腫了……”

“我的也腫了……”

“我的也……”

小糖寶,“……”

夏知府等人,“……”

“你們這柴禾結實嗎?”鄭遠征摸了摸頭,疑惑的說道:“我覺得不太結實,會不會打不疼人,一抽就斷?”

小糖寶,“……”

肯定一抽就斷。

畢竟,是曬乾了的高粱杆子。

還是最上麵,最細的地方。

但是,你為毛要說出來?

故意拆台不是?

不怪當初這些人群毆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