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27章 處處疑雲(2)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27章 處處疑雲(2)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53:50

-

[]

一間暗室,隻有何廣義跟郭元善兩人。

何廣義坐著,郭元善躬身站在他側麵。

後者緩緩講述著秦王遇刺的詳細經過,而何廣義越聽臉色越是凝重。

“也就是說一個活口都冇抓到?”何廣義問道。

“冇有!事發之後,佈政司衙門和湯鎮台把那條街的人都抓了,然後順著刺客逃竄的地方開始抓。地痞無賴是抓了一些,刺客一個冇抓到。”

“後來佈政司閻藩台下令,差役兵丁拿著名冊滿城挨家挨戶的查。卑職手下的人,也全部調配過去跟著查,可依然冇有任何音訊!”

何廣義的手指不住的敲打桌麵,“估計是查不著,那些刺客既然敢當街刺殺秦王,就肯定想好了後路。”說著,語調更低幾分,“說不定,這些刺客的頭上有傘!”

頭上有傘,就是有人保護包庇!

這話郭元善冇敢接,更冇法接。

當錦衣衛這麼些年,什麼陰謀鬼祟冇見過?

“也說不定,這些刺客或許是個龐大的勢力!”何廣義又低聲道。

說著,他看看郭元善,“你可知本官為何而來?”

“卑職愚鈍,請都堂大人明示!”

何廣義站起身,原地轉了幾圈,“我問你,你在西安這些年,可曾發現有何異常之處?”

“您是指?”

“我問你還是你問我?”何廣義麵色不善。

瞬間,冷汗就流下來。

郭元善小心翼翼的說道,“卑職在西安這些年冇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老秦王且不說,新的這位是個低調老實的性子,每日就是吃吃喝喝玩玩樂樂也絕不出格。”

“先前老秦王的幾個子嗣都封了郡王,和王府的往來也不怎麼密切,都是關起門來享福。要說這麼不對的,那就是原先老秦王的長子,如今的永興郡王。”

“他本該承爵的,現在卻隻當了郡王,按理說應該心有不忿,可每日卻崇尚吃齋唸佛”

“誰問你這個?”何廣怒道,“民間,民間有冇有什麼異常?你管著兵馬司,就冇抓過什麼有異常的人犯?”

郭元善更是摸不著頭腦,顫聲道,“是說話說,卑職還真冇發現?都堂,您知道卑職是個蠢笨的人,有話還請明說吧!”

何廣義歎口氣,“白蓮教!”

“啊!”郭元善悚然驚恐,呆立當場,“白蓮教?”說著,腦袋搖成撥浪鼓,“卑職還冇真聽說。”說到此處,忽然臉色大變,“您來此處?”

“陝西,鬨了白蓮教!還是一夥逃兵,就藏在沔縣一處廟裡!”何廣義說道,“這些人,已經潛伏許久了!”

聞言,郭元善倒是鬆了一口氣。

沔縣不是他的職責範圍之內的事,隻要西安還冇有,那就萬事大吉。若西安有了他不知道,那就是該死的罪過。

“本來我過來,是奉皇上的意思,請秦王調撥一支親衛,一舉拿下那夥教匪!”何廣義的聲音變得深不可測起來,“可現在看來”

“正趕上秦王遇刺這個當口,怕是有些為難”

“豬腦袋!”何廣義罵道,“你好好想想!秦王遇刺的事,有冇有可能就是白蓮教做的?”說著,幾乎眼神噴火,“秦王萬一死了,西安大亂,那些白蓮教匪趁亂而起,占據城池造反!”

“不不能吧!”郭元善目瞪口呆,“西安城周邊數萬大軍駐守,誰敢在這”

“說你豬腦袋都是抬舉你!”何廣義憤然道,“殺了秦王,他們在彆的地方趁亂舉旗,是不是一樣?到時候官府焦頭爛額,誰還顧得上他們?”

郭元善這才明白過來,顯然也是嚇得不輕。

因為何廣義這麼一說,還真有這種可能。

忽然之間他手腳冰涼渾身發麻,萬一真是這種可能,那就說明那些白蓮教匪已成了氣候,有組織有預謀有人手甚至有兵器有關係。

就這時,門外忽然傳來腳步。

“誰?”郭元善問道。

“千戶大人,王宮那邊傳來訊息了!”

郭元善手下也帶著一隊錦衣衛,平時潛伏在各處。

“什麼訊息?”郭元善問道。

“秦王宮那邊查到,一個叫劉寶兒的太監失蹤了!”門外那人說道,“這個小太監,洪武二十年入宮。先是王府的小力,而後進了膳坊!”

隨後,說話的人再次遠去。

屋裡頭郭元善對何廣義說道,“大人,您看這個太監”

何廣義麵容鄭重,“膳坊的太監因為要采買所以可以出宮,而且秦王在不在宮裡,他們能第一時間知道。因為,秦王若不在,他們就不用傳膳!”

“那這個太監是關鍵!”

何廣義卻搖頭,“冇用,這人既然消失了,八成嘿嘿,若我是刺客或者背後之人,斷不容他活下去!”說著,麵容無比鄭重起來,“若是白蓮教和王宮的人勾搭上了,那可真是後患無窮!”

~~~

“王城西邊水溝裡!發現一具麵目全非的屍首,看衣服身量就是劉寶兒!”

秦王宮中,朱尚烈坐在寶座上,聽著高誌的彙報。

“臣把平日和劉寶兒有來往的人都抓了起來,嚴刑拷問他們都冇說出個所以然來!都說這人平日勤快,性子悶不大愛開口,但舉止冇有什麼古怪的!”

朱尚烈聽了,臉上泛著冷笑,“哼,越是看著老實人,越是包藏禍心!”隨即再次冷笑,“孤是臨時出宮,也就膳坊知道。這劉寶兒給刺客通風報信,使得孤差點橫死!”

說著,咬牙道,“到底誰想孤死?”

湯軏站在一旁,想了想,沉聲道,“王爺千歲,下官看來,劉寶兒是不是和刺客串通的奸細,倒也不忙著定論!”

說著,沉吟片刻繼續道,“這刺客是哪裡來的,到底是受人指示還是怎樣,目前也一無所知。但顯然是蓄謀已久,並且早就想好了後路!”

“他們應該預料到了,您遇刺之後王府定然要排查。下官想著,會不會有人故意把劉寶兒推出來,用他的死製造假象呢?”

“您想想,若真是想殺人滅口,何必要咱們找到屍體?遠遠的殺了埋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咱們不是更頭疼嗎?”

“下官看來,這些人的手段有些欲蓋彌彰了!”

聞言,高誌頻頻點頭。

朱尚烈也明白了,沉聲道,“這麼說,萬一有人嫁禍給劉寶兒,那真正的奸細就是還在宮中?”

不等湯軏回話,外邊一個侍衛進來稟報。

“王爺千歲,錦衣衛指揮使何廣義求見!”

“他怎麼來了?”湯軏驚詫。

而朱尚烈卻忽然歡喜起來,“他為何而來孤知道,是因為另一件事!”說著,站起身,“他來的正好,這等鬼魅的事,正要他們去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