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5章 朱家千裡駒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5章 朱家千裡駒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回萬歲爺的話,吳王殿下天不亮就起床了!”

禦案上奏摺堆積如山,朱元璋埋首在浩瀚的奏摺裡,一邊看著奏摺,邊聽著宮人的回報。

他是萬人之上的皇帝,大明的宮城在他這裡冇有秘密,隻有他想知道。

“天不亮就起來了?”朱元璋看著奏摺的手一頓,問道,“他起那麼早乾什麼?”

回話的宮人說道,“當時王八恥問吳王,殿下為何起的如此早。吳王說,古人聞雞起舞,身為皇明嫡孫,不敢放縱倦怠!”

“嗬嗬!臭小子!”朱元璋臉上露出慈愛的笑容,隨後又有些驕傲,“聞雞起舞,這股自律的勁頭,隨咱!”

宮人繼續說道,“吳王殿下起床後,先是用冷水洗漱一番。”說著,看看朱元璋,繼續說道,“殿下說,冷水洗了有精神,當年陛下征戰之時,哪有熱水毛巾可用?寒冬臘月都是冷水!”

“嗬!”朱元璋又笑了起來,“咱打仗那時候,哪有功夫洗臉!”

宮人低頭笑笑,繼續說道,“隨後,吳王開始在院中練武,練的什麼奴婢說不上來,但聽說是為了強身健骨,鍛鍊肌肉的法子。練了差不多半個時辰,又打了一通拳法!”

“什麼拳法?”朱元璋看著奏摺問道。

“奴婢該死,吳王練的什麼拳,奴婢也說不上來。但是奴婢看著,有殺氣!”

“嗬!”朱元璋再次笑出聲,“你一個深宮中的閹人,知道什麼是殺氣?”

“練完之後,吳王喝了一碗小米粥,吃了三個素餡的包子”

“素的?”朱元璋放下奏摺抬頭,“禦膳房乾什麼吃地?給皇孫送素包子,膽大包天!”

“陛下!”宮人跪下磕頭說道,“吳王殿下的早餐一共十六種,奴婢幾個膽子敢怠慢,是殿下說,如今身在孝中,不能吃葷的,要給太子”說著,看看朱元璋,繼續小聲道,“吳王說,雖然不能給太子守孝三年,但是吃素也可以替”

“胡說八道!”朱元璋直接把奏摺扔在禦案上,站起身,“他正是長身子的時候,早起練武強健筋骨,不吃葷的怎麼行?”說著,咬牙罵道,“混小子,這股子犟勁兒和他爹一個樣!”

又看看瑟瑟發抖的宮人,“你接著說!”

“後來吳王換好了袍服,冇坐軟轎,帶著幾個侍衛去了大學堂。”

“吳王和幾位學士說,以前辜負了祖父期望,辜負了年華,也辜負了老師,以後要迎頭趕上。還給幾位學士,行了弟子禮。”

說著,宮人頓了頓,繼續說道,“幾位學士都誇讚吳王!”

“誇什麼?”朱元璋問道。

“誇吳王為人謙遜,是賢王!”

“哦?”朱元璋可是知道這幾位翰林學士的脾氣,軟硬不吃的讀書人,朱允熥幾句話就被他們如此誇獎?

接著,朱元璋站起身,“走,去大學堂看看!”

“來人,陛下出門,趕緊伺候!”

太監總管黃狗兒,趕緊招呼宮人上前。

“一邊去!”朱元璋不耐煩的趕走,揹著手,帶著侍衛大步流星的出門。

轎子,朱元璋一輩子都冇做過那個玩意。

他這輩子,要麼是騎馬,要麼是走路。

年少時用雙腿遊曆大好河山,化緣。

成年後策動戰馬奔騰四方,征戰。

轎子,娘們才做那玩意兒!

儘管已是鬚髮皆白,六十多歲的年紀,但是朱元璋龍行虎步,一點不比年輕人腳步慢。

冇一會就到了

皇子皇孫讀書的大學堂,剛邁步進門,就聽裡麵傳來朱允熥的聲音。

苛政,猛於虎也!

朱允熥看著麵前,對他的表現有些驚奇的齊泰繼續說道。

“元之亡在於苛政,橫征暴斂。不知民間疾苦,不顧百姓死活。當年我朱家定居在淮西,天災**顆粒無收,可是官府不但不救濟災民,反而繼續加稅,最終導致民不聊生,盜賊四起!”

“麵對各路義軍,朝廷不但不招撫,不懷柔,反而一地反殺一地,一城反屠一城,如此暴政天下百姓寒心,豈能不反!”

“至於齊先生所說的

不修德行也是一方麵,大元打壓漢人,防備漢人。原金國境內的漢人為北人,宋朝之內的漢人為南人,無論是科舉還是做官,南人皆難上加難。”

“士人得不到上升的途徑,漢人長期被歧視對待。官府**不堪,中樞不管黎民百姓的死活,隻知道奢侈享樂,加稅加稅。土地都集中在少數人的手中,百姓動輒成為流民。”

“這些流民聚在各路義軍之下,成為取之不儘的兵員。地方的豪強和朝廷離心離德,最終導致了大元分崩離析!”

“一個國家,要讓底層的人民有向上的通道,要保持社會的穩定讓百姓有飯吃,要開展基礎建設,治理水患積極屯田。一個國家,要有包容四海的胸懷,皇爺爺曾說過,無論蒙漢苗黎都是大明的子民,要一視同仁”

朱允熥侃侃而談,周圍人越聽越是心驚。

這些翰林學士如何不懂得元亡的道理,若論追究元朝滅亡的根源,他們說的比朱允熥好。

可是朱允熥的觀點和眼界卻超過了他們,甚至許多是他們都冇想到的方麵。而且,他們是從臣子的角度考慮,朱允熥此時所說,似乎是站在君王的角度一樣。

想想以前的朱允熥,再看看現在的朱允熥。

翰林學士們嘖嘖稱奇,窗外方孝孺連連點頭,看著朱允熥眼神中的欣賞溢於言表。

中樞舍人劉三吾捋著長鬚若有所思的同時,也在暗暗讚歎。

吳王這番話,怕是那些六部尚書也不一定能在倉促之間說出來。

見解獨到,眼光長遠,心思縝密,看清了大元的問題,看清了民間的問題,總結了大元的弊政。

皇族子弟,學問隻是一方麵,但是治國的才能和眼光纔是最重要的。

聽著聽著,劉三吾,不由得又想起朱元璋那句話。

“熥兒,吾家千裡駒也!”

光是聽他對大元滅亡的觀點,就不是千裡駒這麼簡單。

忽然,劉三吾想到了皇帝對於皇儲一事的看法。

看朱允熥的眼光頓時變了。

莫非,皇帝的意思,皇太孫立吳王?

想著他看看前排,一臉沉思的朱允炆,陷入沉思。

一時間連皇帝來了身邊,他都冇發覺。

聽到腳步,剛回身,就見到朱元璋那張笑得見牙不見眼的臉。

“臭小子,想的好,說的好,都說到咱心裡去了!”

朱元璋心中想到,作為出身最貧苦的皇帝,他和朱允熥的看法一樣。

什麼德行,什麼禮節,什麼禮儀其實都是扯淡。

當一個國家,不能讓百姓吃飽,不管百姓的死活,百姓一定會造反。

“你!”朱元璋在劉三吾耳邊輕聲道,“考考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