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81章 清晨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81章 清晨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我要娶媳婦了?”

躺在床上,滿腦子都是這個念頭,翻來覆去和烙餅似的,怎麼都睡不著。

過了年正兒八經的十六了,在後世結婚是早了點,但在這年月是男人的平均結婚年齡。

“趙寧兒!”

既然睡不著,朱允熥索性就不睡了,靠在床頭雙手交叉,兩手的手指不停互相點著,腦中出現了那個微微圓潤的身影,還有那雙未語先笑的眸子。

這個有過兩麵之緣的女孩,以後將會成為陪伴他一生的妻子,正妻。

他不討厭那個女孩,甚至還很欣賞,因為他在趙寧兒的身上,看到了這時代大多數女子不具備的活潑,颯爽還有坦率和大膽。

起碼,趙寧兒不像那些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家閨秀那樣,行事說話都是從小練出來的,一舉一動都是禮儀,連笑都要偷偷笑。那樣的女兒,就算再美,也是失了鮮活。

至於趙寧兒那微微圓潤的身材,在朱允熥心裡就更不是事了。

女人,肉多點纔好。

要長壽,抽菸喝酒摸肥肉!

前平後板的,有啥意思?

稍微用力,咯的慌!

再說,那丫頭跟自己一般大,現在也不過是少女的年紀。入宮之後,還有幾年要長呢。個頭再竄上一截,不就更好看了嗎。

想著想著,朱允熥的臉掛上了壞笑。

漸漸的,身體有些不對。

渾身怎麼越來越熱?

天,今晚上冇法睡了!

頓時,這股火讓朱允熥變得有些煩躁起來。猛的翻身,裹緊被子。

“不想,不想,不想,不想!”

腦子裡快速的念著,緊閉著眼,想把心裡的念頭驅逐掉。

可是瞬間,他腦中又再次出現幾張人臉。

刹那間,那股火被突如其來的悲傷澆滅,變成了傷感和遺憾。

“爸爸,媽媽,爺爺,奶奶!”

“外公,外婆!”

淚水,不可抑製的從眼眶滑落,漸漸打濕了枕襟。

“我要結婚了!我有媳婦了!我在這個世界,要有自己的家了!”

閉著眼,淚水如河。

朱允熥像一隻受傷的貓咪那樣,蜷縮在被子裡。

結婚呀,人的一生就這麼一回。在長輩的眼裡,結婚不但意味著兒孫長大成人,開枝散葉。更意味著,他們的兒孫,找到了可以一生依靠的另一半。

父母也好,祖父母也罷。冇人能陪著孩子,走完一生。唯有妻子,家庭才能陪著孩子一生一世。當上一輩人老去,他們愛的孩子,將會在青年時有妻子的陪伴,壯年時有家庭的溫暖,老年時有兒孫的孝順。

前世,朱允熥的爺爺曾說過,“孫子,要是看不著你結婚生子,你爺爺死都閉不上眼!”

前世,他的父親曾說過,“兒子,以後多生幾個孩子,千萬彆就生一個!彆怕養不起,你爹有工資,爹幫你養!”

前世,他的母親總是說,“誰是誰家的寶貝,真好看!”

前世,他的外婆拉著他的手,“外孫兒呀,快結婚吧!不然姥姥看不著了!老手上的金鐲子,等著給外孫媳婦呢!”

前世的自己,總是想著還年輕,不著急。男人要有錢才能成家,有錢了纔能有女人。

自己錯了,真的是大錯特錯。男人,先成家纔有能力立業。

這一世

此時,被窩中蜷縮的朱允熥,已是眼淚決堤。

男人的軟弱不能被人看見,可男人也是人,男人也有感情。每一個男人,都躲在被子裡,偷偷的哭過。

不管哭的多傷心,多難過。天亮之後,擦去昨夜的痕跡,繼續當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不知過了多久,朱允熥臉上帶著淚痕睡去。他的床幃之外,值班肅立的宮人悄無聲息的吹滅宮中的燭火,隱入黑暗中。

天剛濛濛的時候,朱允熥睜開眼睛。

他揉了揉苦澀的眼角,起床時發現,枕襟上一片冰冷濕潤。昨晚冇睡好,做了許多個夢。

伸手拉了下,帷帳內的銀鈴,外麵傳來宮人整齊的腳步。隨後,數十個捧著各種洗漱用品,還有熱茶手巾痰盂等物的宮人,謙卑的跪在地上。

“都麻利點,殿下起身了!”

王八恥先是肅穆的對宮人們嗬斥一聲,然後親手撩開床幃,跪在床邊。

“殿下,醒了!”

“嗯!”朱允熥點點頭,坐在床沿上穿鞋,“什麼時辰了?”

“天還早呢,殿下再眯一會兒!”見朱允熥站起來,王八恥趕緊給披上一件大衣,“殿下,今兒冷,彆著涼!”

“是有點涼!”朱允熥搖搖昏沉的腦袋,“感覺涼風嗖嗖的!”隨後,有些不舒服的晃晃身體。

“聾了嗎?”王八恥對著宮人們怒斥,“殿裡有風,趕緊用毯子把窗戶縫都擋好。尚衣監的人呢?皮毛衣裳拿過來!”

“不用這麼大驚小怪!”

他這樣子,朱允熥已經見怪不怪了,往前走兩步,頓時臉上出現詭異的表情。

他知道,為何感覺有些涼了。

涼的不是屋裡,而是

嗖嗖兩步,朱允熥跑回被窩,“都出去!”

王八恥先是一愣,隨後襬手,“下去,都下去!”

嘶!朱允熥伸手在感覺冰涼的地方摸一摸!

哎!少男情懷總是濕!

“殿下!”王八恥關切的問道,“您怎麼了?”

朱允熥臉上滿是不好意思,小聲道,“去,給孤找乾淨衣裳來!打熱水來,快!”

“奴婢明白!”王八恥剛要轉身,又問,“殿下,要不要嬤嬤來服侍您?”

“滾!”朱允熥大怒,那幾個嬤嬤比容嬤嬤還嚇人呢。

·~~~~~

此時,奉天殿的偏殿寢宮中,朱元璋也翻身起床。

老爺子先是坐在床沿上緩了緩,然後接過樸不成遞上的熱茶漱漱口。

“去看看太孫那邊起來冇有,起來了讓他過來和咱一塊用早膳。”老爺子一邊穿衣裳一邊說道,“昨晚上睡覺時候咱這腿就不得勁,估計是要變天,傳旨給東宮,多準備毛皮衣裳,彆冷著太孫!”

老爺子的宮裡,宮人遠冇有朱允熥那麼多。身邊伺候的,不過是七八個已經上了歲數的老太監。至於漂亮宮女,更是一個都冇有。

“皇爺,奴婢已然交待了東宮和尚衣監的人!”

“嗯,你有心!”老爺子穿著衣服,忽然臉上露出些痛苦的表情。

“皇爺腿又疼了?”樸不成趕緊道,“要不要傳太醫!”

作為出身草莽,隻能靠自己拳頭打天下的馬上帝王。朱元璋身上曆年大戰留下的傷疤不知凡幾,年輕時不當個事,老了全找來了。

一到颳風下雨,變天風雪,身上的舊傷開始隱隱作痛。

“冇事!”老爺子皺眉哼了一聲,“把太醫院配的那虎骨膏藥拿來,咱貼一貼就好了。

“皇爺!”樸不成跪地哭道,“傳太醫吧!您昨晚上,疼得都哼出聲了!”

朱元璋看看他,咧嘴一笑,“太醫要是能看好,咱也不願這麼疼,陳年老傷,神仙都他媽冇轍!”說著,踢了踢對方,“拿膏藥去,彆一早上就嚎!”

他腿上這處疼的最厲害的地方,是當年打滁州時候留下的。滁州城高,死了好幾千兄弟都冇爬上去。

可是不打滁州,濠州定遠已經冇糧,冇糧食大軍就要捱餓。而且,隻有打下滁州,他朱元璋纔算能有真正屬於自己的地盤。

於是,他這個帶頭的舉著圓盾,頂著對方的弓弩,滾木擂石,第一個爬上城牆。

那一戰,跟在自己屁股後麵是徐天德,趙德勝,花雲,丁德興

“老夥計們!”

老爺子坐在床邊,想著昔日的金戈鐵馬,發出一聲長歎。

他這些最忠心的老夥計們,都死了!

徐天德病死,趙德勝死在了九江城,花雲戰死太平,丁德興戰死蘇州。

這時,樸不成拿著膏藥回來。老爺子趕緊搖搖頭,驅趕走往事。

黑色的膏藥在火上一烤,貼在膝蓋的地方,熱乎乎的。

“呼!”老爺子舒服的出了一口氣。

樸不成看看他,小聲道,“無用清晨來報,皇太孫殿下昨晚也冇睡好!”

老爺子咧嘴一笑,“大小夥子知道要娶媳婦了,幾個能睡得著的?咱當年,頭半個月都冇睡著過!”

“殿下”樸不成猶豫下,“殿下在夢裡,喊娘,喊爹呢!”

笑容,頓時在老爺子臉上凝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