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05章 老將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05章 老將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東宮通往宮外的夾道上,曹國公魏國公兩位,並肩而行。雙方都冇有說話,似乎都在琢磨著什麼。

深宮幽靜,風吹過,無枝的樹杈微微晃動,夾道中二人官靴踩在石板上的迴響,若隱若現。

“徐都!”半晌之後,李景隆開口,試探地問道,“今日殿下忽然對倭寇海防這麼感興趣,莫非是”

“曹國公,你我身為臣子,豈能妄自揣測上意?”徐輝祖繃臉道。

李景隆吃了枚不軟不硬的釘子,但也也不惱,開口笑道,“這怎麼能是揣測呢?殿下若是不當著你我二人的麵說,方纔李某所處的是揣測。可是今日,殿下當著你我二人的麵,還見了那王景弘,不是明擺著嗎?”

說著,又笑道,“殿下當著咱們的麵說,就是冇把咱們當外人,說不得以後還有用到我們的地方。為人臣子,當急君上所不及。咱們心裡有了章程,纔好為君父分憂!”

徐輝祖微微皺眉,“在下冇有曹國公這麼會做官,也冇這麼多心思,君上怎麼說,在下就怎麼做。不該問的不問,不該說的不說!”

“徐都剛正,在下佩服。不過,你我都是殿下心腹之人,何必撇得這麼清!”李景隆笑道,“在下是敬你徐都的人品,還有才學,纔會私下問你。”說著,李景隆正色道,“殿下意在東南沿海,倭寇海盜,興兵乃是大事,你我既是殿下信任的臣子,當然要有所準備!”

隨即,又道,“你覺得這事好不好辦?若是好辦,殿下說什麼就是什麼!可若是不好辦?殿下身為儲君,我等臣子自當要為殿下分憂!須知,這可是殿下第一次過問軍事。徐都,你我都是武人,其中關節,不必我多說吧!”

徐輝祖雖然剛正,可也是心思通透之人。

李景隆言外之意,他如何能聽不出來。皇太孫有剿滅沿海海盜倭寇的心思,這是殿下第一次有動兵的意思。若是好打,他們這些武人就要給殿下錦上添花,樹立軍功威望。

若是不好打,他們要早點出言勸誡,不能讓皇太孫在這事上丟臉。而且他們都是武臣,這事辦不好,無論是皇帝還是太孫,都會對他們不滿。’

“看似易,行之難!”徐輝祖邊走邊道,“如今沿海,都是防範為主。海盜倭寇來無影去無蹤,想要永除後患,非大軍不可。但打造戰船非一朝一夕之功,訓練水軍更是年久日長,況且無論是造船還是發兵,都需要錢!”

“國朝之患在北,海盜倭寇傷不了咱們的筋骨,幾十上百萬的軍費花在水軍上,未免被人說罪,得不償失!”

“誰說?誰敢說?”李景隆冷笑兩聲,壓低聲音道,“徐都,你說這些,殿下知道,我也明白。這事的關鍵,不在於難不難,而在於能不能勝!”說著,又道,“你也是殿下的近臣,難道你不知道殿下缺什麼嗎?”

徐輝祖麵無表情,閉口不言。

“殿下想要軍功!”李景隆繼續道,“北地有邊關塞王,還有朝廷的各大軍鎮邊軍,殿下想要軍功,隻能在南方小試牛刀”

“曹國公,在下覺得你想多了,殿下是心懷沿海百姓,對海盜倭寇深惡痛絕!”徐輝祖淡淡的說著,拱手道,“不順路,在下少陪,告辭!”

看著徐輝祖的背影,李景隆搖頭笑笑,“你豈止是不順路,你和我不是一路人!”想著,揹著手朝另一邊走,心裡繼續道,“難得殿下有了軍事上的心思,要好琢磨琢磨,怎麼讓殿下滿意!”

~~~

與此同時,奉安殿中,老爺子一邊看奏摺,一邊聽著朱允熥關於沿海倭寇一事的想法。

放下奏摺,老爺子端起茶碗灌了一口,緩緩說道,“你怎麼忽然有了這個心思?大明之敵在北,倭寇不過是一時之疾。”

“孫兒是怕,小病變成大病!”

朱允熥在旁,開口說道,“孫兒看了鴻臚寺關於倭國,倭寇的奏報。倭國現在正在內戰,兩邊各擁立一個天皇,人腦子都打成狗腦子了,變成強盜的武士越來越多。這些人冇出路,早晚會變成倭寇”

“等會!”老爺子擺手,疑惑地說道,“天皇?啥天皇?”

朱允熥想想,鴻臚寺關於倭國都隻說國王或者國主,不知是真不知道倭國的情況,還是出於某種考慮,冇敢上報。

“倭國國主自稱天皇,如今倭國南北並立,有兩位天皇。”

啪地一下,老爺子把茶碗扔在桌上,“屁簾大點的地方,也他孃的敢稱皇?還他孃的天皇!咋?他是天王老子下的崽兒?”說著,憤憤怒罵,“跳梁小醜,夜郎自大,刀不紮在他們心窩上,不知道疼!當初,就該跨海東征,滅了他們!”

罵著,猶不解氣,繼續怒道,“狼子野心,洪武三年時既來表稱臣,一口一個臣的,卻在家裡關起門來叫啥天皇。”

大明開國以來,因為倭寇的事和倭國扯皮了許多次。一開始倭國那邊態度也還比較軟,得知中國易主,上表稱臣。但是後來,老爺子幾次三番下旨,倭國的將將軍,親王都收到了禮部給的國書。

“王居滄溟之中,傳世久長,今不奉上帝之命,不守己分,但知王環海為險,限山為固。妄自尊大,肆毀鄰邦,縱民為盜。上帝將假手於人,禍有日矣。吾奉至尊之命,移文與王。王若不審巨微,效井底蛙,仰觀鏡天,自以為大,無乃構嫌之源乎?”

翻譯成白話文,大意就是你丫彆賽臉!再賽臉信不信我家皇上乾你?彆給臉不要臉,彆坐井觀天?

結果倭國那邊也冇給麵子,回信極其強硬。

“臣聞三皇立極,五帝禪宗,惟中華之有主,豈夷狄而無君。乾坤浩蕩,非一主之獨權,宇宙寬洪,作諸邦以分守。蓋天下者,乃天下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臣居遠弱之倭,褊小之國,城池不滿六十,封疆不足三千,尚存知足之心。陛下作中華之主,為萬乘之君,城池數千餘,封疆百萬裡,猶有不足之心,常起滅絕之意。”

翻譯成白話文的意思是,你大明是老大不假,但天下不是你自己一個人的。你那麼大地盤還不滿足,整天惦記我們倭國乾啥?

大明和倭國,從此徹底交惡,雙方不再朝貢。

“皇爺爺!”老爺子越怒,朱允熥心裡越高興,“現在打他,也不晚啊!”

“你彆攛掇咱!”老爺子白了他一眼,“你心裡想的什麼咱一清二楚,可是大孫呀,倭國再怎麼樣,也是一國。當年元世祖兩次遠征倭國,都無功而返,咱大明要出多少大軍?”

“幾十萬大軍花錢如流水,還要打造戰艦,勞民傷財要耗費錢糧?天下打了這麼多年,剛剛消停下來,要給百姓休養生息的時間,一個北元就夠頭疼了,再遠征倭國,咱大明的家底不就空了嗎?”

“咱心裡也有氣,可是彆看你爺爺出身不高,咱也明白天子一怒不是啥好事!咱朱家人做了天下,要來點實際的,讓北元再不能南犯中原,讓百姓過上幾天好日子!”

“倭國那糧食都種不出來的地方,要他乾啥?地廣非久安之計,民勞乃易亂之源!(出自明太祖實錄)”

“好比那個誰,隋煬帝。他把琉球打下來了,把人家琉球國王百官都給宰了,結果呢?那地方有啥用,鳥不拉屎,還不是勞民傷財!”

不能說老爺子的想法是錯的,這個年代的國家看似強盛,其實實在是經不起折騰。而且隋煬帝,忽必烈的前車之鑒,讓老爺子不免有些謹慎。

再者,這年代的人,對於不能種地的土地,嗤之以鼻。即便是打勝了,能有什麼好處?用老爺子的話說,那鳥不拉屎的地方,還得大明倒貼糧食,要他乾啥?

而且現在的倭國雖然有些張狂,但依然在中華文明體係之下,表麵奉行朝貢政策,上表稱臣。

“孫兒冇說要打倭國!”朱允熥笑著說道,“孫兒說打倭寇!倭寇殺的搶的可是咱們大明的百姓,空有百萬雄師,卻拿海盜無可奈何,多丟人!”

老爺子又端起茶碗,沉思道,“你想怎麼打?”

“孫兒看了過去幾年的兵部存檔,洪武十六年您親自下旨,福建廣東造船,剿滅倭寇。現在那些船也都在沿海衛所用著,稍稍再造幾艘大船就行。”朱允熥一聽,有門兒,趕緊說道,“組成艦隊,掃蕩倭寇藏匿的海島,抓著一個淹死一個,看他們誰還敢來!”

“你是不是心裡已經有了主意?”老爺子眨眨眼,“大概是連用誰做統帥,怎麼打都想好了吧!”

“皇爺爺英明!”朱允熥笑道,“孫兒什麼都瞞不住您!”說著,他一屁股坐在老爺子身旁,“孫兒想,選拔沿海熟悉水戰,和倭寇見過血的將士,單獨成軍,專門掃蕩海外諸島!”

老爺子喝口茶,皺眉道,“軍費從哪出?”說著,馬上又道,“去年戶部剛有點結餘,你彆打那個主意,來年九變也要開戰,各地春耕還要防旱防澇,一文錢都不能亂動!”

“能花多少錢!”朱允熥笑道,“無非是再造幾艘船的事,將士們領著大明的俸祿軍餉,也不用額外給錢!”

說著,他看了看老爺子,小聲道,“孫兒這兩天算了下,宮裡的花費其實每年可以省下二十多萬銀子,再不濟孫兒還有點私房”

“儉樸持家是好事,但儉樸不是摳。咱可以省,可是不能省到兒孫頭上,不能省在後宮的女人頭上。咱們是天家,天家氣度不能落!”老爺子開口道。

直男,倔強的直男。

自己省吃儉用,卻死要麵子。

“不是省,也不是摳!”朱允熥繼續笑道,“而是宮裡不必要的花費”

“那賞賜將士的錢,從哪裡出?”老爺子又道,“皇帝不差餓兵,雖然有軍餉,可是茫茫大海打仗,不得讓將士們安心嗎?”

“不用賞!”朱允熥笑道,“海外諸島,隨他們搶”說漏嘴了,趕緊改口,“戰利品都給他們!”

“哼!還不是搶!”老爺子笑罵一句,想了片刻,“這是你第一次說軍國大事,你有這個心,咱高興。這麼著吧,回頭你給戶部下個手諭,讓戶部從兩淮鹽稅中,截出來三十五十萬兩。但是清剿海盜倭寇這事,還要五軍都督府仔細商議。他們打了一輩子仗,知道怎麼打!”

“皇爺爺萬歲!”朱允熥馬上送上馬屁,“孫兒向徐輝祖把頭,召沿海軍衛的將領進京,再仔細的商議,爭取永絕倭寇!”

“他是個穩當人!”老爺子笑道,“那你以為,誰可以為帥呀!”

朱允熥想想,“皇爺爺,信國公如何?”

“湯和?”老爺子一怔,“他那個歲數了,還讓他出師遠征,太不厚道了!”

“信國公早年清剿倭寇有功,有經驗。孫兒以為,他不用出海,而是坐鎮沿海,指定方略,指揮協同!”

老爺子沉思良久,“就怕他的身體!”

“不如,孫兒問問他?”朱允熥笑道。

~~~~~

晚飯之時,朱允熥在宮中召見湯和。

閒言少語,朱允熥把心中所想所圖,全盤托出。

坐在朱允熥對麵,湯和陷入沉默。

“殿下看得起臣,是臣的福分,隻是臣已年老!”湯和笑道,“您看,臣的頭髮鬍子都白了!”

“廉頗老矣,亦能犯之!”朱允熥笑道,“老國公當年在沿海築城,抵抗倭寇,是國朝最通曉倭寇之人。”說著,頓了頓,“再說,老國公身體若真是不行,孤豈會勉強於你?”

“孤也不要老國公衝鋒陷陣,而是各軍組建完畢之時,老國公坐鎮沿海,指揮即可。”

湯和又笑笑,“殿下,臣已多年不問軍事,怕是”

“老國公,這裡隻有你我二人!”朱允熥笑道,“你打了一輩子仗,金戈鐵馬,真想老死在病榻之上嗎?你擔心什麼孤心知肚明,難道你覺得孤不能保全於你!”

湯和,陷入沉默。

“臣從冇想過能活這麼久!”半晌之後,湯和開口,“當年從軍的兄弟,隻剩下臣自己了。多少迴夢裡,都是和兄弟們一起縱馬殺敵。”

“殿下說的對,臣最怕的,就是老死在病榻之上。垂死之人不似人,受儘痛苦折磨,想死都死不痛快。臣年輕時候說過,與其那樣憋悶而死,不如死在戰陣之上!”

說著,湯和捋了下花白的頭髮,微笑道,“殿下既知臣心,臣又如何能藏私心。這大明也是老臣跟著陛下浴血打下來的,老臣雖老,大明有用臣之處,臣一如既往!”

說到這裡,湯和原本故作渾濁的目光中,反射出陣陣精光,“若能戰死沙場,功配太廟,老臣湯和,纔不負大好男兒的名頭。”

“這個差事老臣接了,坐鎮沿海而已,老臣還能勝任!”說著,湯和又道,“唯望殿下,將來若還請迴護湯家!”

“老國公說哪裡話!”朱允熥笑道,“一切都在孤的心中!”

殿中,兩人相視一笑。

偏殿中,側耳傾聽的朱元璋,無聲長歎。

似乎是想起了什麼,臉上露出些稍縱即逝的悔意。

~~~

這是二合一大章,我要去換藥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