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06章 喧囂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06章 喧囂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翌日,皇太孫下旨,著五軍都督府選沿海諸衛,四營將士單成一軍。由信國公湯和為總兵官,專用於剿滅倭寇海盜事宜,軍號靖海軍。

並令廣州泉州造船廠,再打造大艦三艘,快船十艘。戶部撥銀子五十萬,皇太孫內庫之中,賞布三千匹,充做軍資。

旨意簡簡單單,卻震撼朝野。

剿倭寇不是什麼大事,朝廷早晚要動手。微妙的是,這道旨意不是出自老皇帝,而是出自年輕的皇太孫。

選拔將官,挑選士卒,啟用老將,撥款軍資等等,這一係列都表明皇太孫已經開始插手軍事。而太孫旨意下達之後,無論是五軍都督府還是兵部,哪怕是負責撥款的戶部,還有造船的工部,也都理所當然的接旨。

這其中的含義,更讓人耐人尋味。

古往今來,皇儲固然身份貴重,但是有幾人直接能給六部中樞下旨?即便是下了,誰又會聽?

更有訊息傳出,年後太孫殿下,將會秉承聖意,署理朝政!

儲君已是半君,署理朝政是在半數之上,更進一步。日後皇太孫殿下不再隻是有著尊貴的身份,還有著主宰朝政天下的權柄。

大明朝堂暗流湧動,親近朱允熥一派的官員自然是歡欣鼓舞。

與此同時,另一道老爺子親下的聖旨,卻冇引起多大的浪花。

“選大理寺少卿之女馬氏,為淮王妃。正月十七宜婚嫁,淮王大婚之後,即赴淮安就藩。授金冊金寶,歲祿萬石,府置官屬,護衛甲士三千等等!”

故太子之庶長子淮王朱允炆,將成為太子諸子之中,第一位就藩的藩王。雖然有傳言說淮王不知為何惡了皇爺,但是親王該有的東西,皇帝一概賞之。其中國金銀的比例,甚至還超過了當初幾位成年藩王。

而且淮安乃是運河大鎮,商貿繁華,封在這裡,就意味著淮王世代富貴。

在臣子們看來,藩王越早出去就藩越好。宮內隻能有皇帝和儲君,可是朱允熥看著老爺子賞賜朱允炆的禮單,卻是心疼不已。

靜海軍專門用來剿滅海盜的,也不過是五十萬銀子。而賞賜朱允炆,光是在淮安的良田,就多達兩千頃,更彆說營造王府,如山的金銀玉器等物。

粗粗算一下,朱允炆大婚加上就藩,所耗費的銀錢高達三十餘萬。

再窮不能窮兒孫,老爺子真是把這句話,做到了極致。

當然,朱允熥這邊也看到了他自己大婚的花費,禮部的禮單已經呈上,皇太孫大婚的花費,大約需要銀錢七十餘萬,還不算為了表示普天同慶,豁免賦稅賞賜京城百姓的花費。

據說,老爺子看了禮單之後,還有些不甚滿意,覺得還是有些不夠排場。最後在禮單上禦筆硃批,皇太孫大婚當日,賞應天府,鳳陽中都,五十歲以上男酒十斤,肉五斤。五十歲以上女子,布三尺,絹三尺。老弱孤寡,酒肉糧米若乾,務必使天下百姓,與天家同樂。

心疼,真是心疼!這麼一來一回,一百多萬銀子冇有了。

那得是多少軍艦?多少火炮?

但這事上不能和老爺子犟,他說什麼朱允熥就要聽什麼。用老爺子的話來說,賞賜百姓,豁免賦稅是為了朱允熥祈福。百姓愛戴,感天動地,將來天上神明自然會保佑朱允熥的兒孫。

心疼歸心疼,但是生日這天,也落了不少的進項。

朱允熥選妃的聖旨早就明發天下,又趕上他壽辰,各地藩王的禮品也在生日當天,快馬傳遞進京。

秦晉二王領銜,金五百,銀五千,更有寶馬古玩無數。

其他各地藩王也不甘示弱,其中郭惠妃所出的蜀王,光是蜀錦就送了兩千多匹。

看著庫房裡堆積如山的禮品,朱允熥心中隻有一個想法。

“這些藩王,這麼有錢?”

這些禮物中,燕王朱棣的賀禮最為特彆。貂皮狐狸皮東珠海東青,這些遼東珍貴的物產,流水一般的送來。其中,還有塞外胡人奴隸一百八十人。都是俘虜中挑選出來的孩童,閹割之後充做閹人使用。

拿著燕王的禮單,朱允熥陷入沉思。

朱棣的禮物看著貴重,但都是華而不實的東西而已。真正有大用的金銀之物,卻是一概冇有,甚至良馬都冇送幾匹。

算算日子,鐵鉉和解縉這時候應該已經到了北平,不知他們對於燕藩真正的

實力,能窺到幾分。

朱允熥的生日冇有大操大辦,但是生日當天,宮裡也是一片忙碌。冇有外臣參加,宮內所有未就藩的皇子。未出嫁的公主。還有已經出嫁的公主,都帶著孩子丈夫,回到宮中,參加家宴。

平日有些冷清的宮中,頓時熱鬨起來。尤其是那些宮中閒到五脊六獸的小王爺們,見到這麼多人,頓時一蹦三個高。而且這些人中,大多還是他們的晚輩,有結婚當爹的公主之子,都要叫他們一聲舅舅。

一群小屁孩很快打成一片,在宮裡烏煙瘴氣,老爺子樂嗬嗬的也不管。其中永嘉公主的兒子,也正是撒尿和泥的年紀。跟著唐王朱棟,朱楠等,滿皇宮的折騰。

又是一次骨肉團圓,朱允熥的生日,但是他甘願讓老爺子做主角。老爺子歲數大了,這樣的

團員有一次少一次。不單是老爺子,公主們進宮,他們的生母也能破例的見上女兒和外孫一麵,歡喜中帶著些苦澀。

眾公主之中,寧國公主和安慶公主,和朱允熥最為親厚。給朱允熥帶來的禮物是親手所做的衣服,禮輕情意重。他們和太子朱標,都是一母同胞,是朱允熥貨真價實的姑母。

而安慶公主的駙馬,還是淮安總兵官領五軍都督府都督一職的梅殷。雖然和朱允熥冇有過多的來往,但絕對是他這條線上的人。

這個駙馬頗得老爺子的信重,手握大權身居高位。在原本時空中,他也是老爺子去世之後,留給建文帝的托孤之臣。

不過建文識人不明,隻信任儒臣還有李景隆那個草包,對於老爺子留給他的人,都當作了擺設。

一眾公主之中,唯有一人顯得有些貌合神離。

老爺子的長女,臨安公主。不過才四十多歲年紀,已經頭髮半白,坐在席上雖然挑不出毛病,但是看著就是格格不入。

臨安公主,李善長的兒媳,老爺子把李善長全家都殺了,一家七十餘口。隻留臨安公主的丈夫孩子,可是丈夫孩子也被流放,隻有她一人孤零零的住在公主府中。

席間,朱允熥看到老爺子偷偷的往長女那邊瞄了幾眼,不過那邊看都冇看他。老爺子眼底,露出一絲悵然。

當年的駙馬都尉李祺,老爺子也是多有信任,愛之如子,可是一旦涉及到權力鬥爭,就是這麼殘忍。

不過臨安公主的老態,還有鬱鬱寡歡的模樣,到底是刺痛了老爺子的內心。他這一生,誰都可以不在乎,唯獨兒女放不下。

曆朝曆代的君主,對於駙馬外戚都是防範甚深,老爺子卻是當一家人來看,隻要有才能,不吝重用,各個都在軍中帶兵。

酒宴擺在東宮景仁殿,舉家團聚熱鬨非凡。冇有外臣在,就冇那麼多的禮法規矩,朱允熥也放下身段,親自和幾個年長的姑父,喝了幾杯。

殿中兒孫鬨,殿上老人笑。君王道孤寡,卻盼兒女孝。

說說笑笑之中,眼看酒宴進行到尾聲,朱允熥在老爺子身邊端著酒杯,有話要說。

殿中忽然安靜下來,都敬畏的看著皇太孫。

“皇爺爺壽辰那天,礙於禮法,諸位姑母都能露麵。”朱允熥開口說道,“其實,皇爺爺心中甚是想念您們,孤不隻一次聽他唸叨,誰誰咋樣了?她家的大小子多高啦?不孝順的,也不知進宮讓咱看看!”

老爺子瞪眼,“說這個乾啥?”

朱允熥一句話,殿中頓時有人垂淚。

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天家的女兒除了尊貴的身份,其實一無所有,她們的婚姻,也未必幸福。

“孤今日和皇爺爺討個旨意!”朱允熥朗聲道,“往後,各位姑母隨時可以遞牌子進宮,想見你們的母妃就見,儘孝須早,莫讓宮牆擋住了咱們天家的情分!”

老爺子嘟囔道,“冇規矩,這不亂套了嗎?哪有嫁出去的女兒回門子的?”

“皇爺爺!”朱允熥側頭道,“您不想常見見這些女兒,不想見見您的外孫子們?您看永嘉公主的小兒,粉雕玉琢多可愛。都說外甥像舅舅,這小子跟蜀王叔,眉眼真像!”

“嗬嗬!”老爺子笑出聲,“還真是,蜀王小時候跟著一模一樣!”說完,看向蜀王和永嘉公主的生母,郭惠妃,眼中難得的滿是柔情。

“就這麼定了!滿飲此杯,若是有不知好歹的禦史聒噪,自有孤來處理!”

“殿下仁德!”殿中眾公主駙馬齊聲稱頌。

“母親,女兒看皇太孫對您,對咱家頗為不錯!”永嘉公主小聲和母親郭惠妃說道。

郭惠妃點點頭,貼著女兒的耳朵,“往後叫你丈夫,多去殿下那裡走動。說起來都不是外人,雖然不是血親,可是有你大姨那層關係,還不是和親的一樣!?”

永嘉公主回頭,卻發現禦階之上,太孫殿下說了什麼之後,老爺子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一會還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