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10章 曾經的無能無力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10章 曾經的無能無力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天降橫禍,事發突然。

吳大用心中驚駭欲絕,腦中一片空白,隻剩下恐懼。轉眼之間,被幾個鐵甲侍衛抓著四肢頭髮,拉進禦舟的船艙,砰地一下重重扔在地上。

隨後,一雙繡著金色龍紋的靴子,出現在他的眼簾之中。

心中的驚駭還有皇權的威,瞬間讓吳大用魁梧微胖的身軀,不可抑製的顫抖起來。白色的中衣,馬上被冷汗濕透。

他不敢抬頭,不敢動,趴在地上五體投地的匍匐姿勢,衝著那雙繡著龍紋的靴子,顫聲道,“臣,杭州錦衣衛千戶吳大用,參見皇太孫殿下,殿下千歲千歲”

“跪好,抬頭!”朱允熥冰冷的聲音,打斷了吳大用。

後者緩緩的抬頭,額上的冷汗不住的落在甲板上,隻是微微看了一眼朱允熥那張年輕的,陰沉的臉。然後又立刻低下眼簾,不敢再看。

朱允熥也看清了吳大用的臉,這人有些微胖,看著不像是錦衣衛的武官,倒像是富家員外。而且,他整個人都是慌的,眼神裡完全冇有靜氣。

這樣的人,不適合在地方作為朝廷的耳目。準確的說,這樣的人根本不適合在錦衣衛這樣的軍事組織之中存在。

“孤有事問你!”朱允熥是船艙裡唯一坐著的人,刑部侍郎秦睦,大理寺左少卿,禦史大夫高巍,督察院左僉都禦史夏長文,都垂手肅立一邊。

“臣,恭聽殿下訓斥”吳大用說話的時候,牙齒都在打顫。

“今年中秋之時,杭州出了件大案,你知不知道?”朱允熥坐著,擺弄著手裡的扳指,麵無表情的問道。

吳大用心裡咯噔一下,冷汗再盛幾分,開口說道,“殿下說的,可是書院的姦殺案?”

朱允熥眼簾輕抬,冷笑道,“你知道?既然知道,為何不上報?”

人在極度恐慌的時候,有兩種表現,要麼是大腦是死的,要麼就是靈光一現。

吳大用現在屬於後者,他急忙開口道,“殿下,杭州是錦衣衛內衛,臣負責監察地方,地方的刑事案,自有地方處置。再轉交刑部,送陛下禦覽!”

“嗯!”朱允熥不動聲色的微微撇嘴,“你還挺有理!”說著,啪地一下,手重重的拍在椅子的扶手上,怒道,“那孤問你,這件案子可有蹊蹺!”

突然而至的威勢,幾乎讓吳大用當場魂飛魄散。

“臣臣”

“你結結巴巴的,就是心裡有鬼!想必,你也是知道的!”朱允熥再次冷笑,“那你知不知,被冤屈的趙家人,進京叩闕告了禦狀!”

“呃!”吳大用雙眼一翻,身子一挺,居然直接嚇昏了過去。

頓時,朱允熥的臉上滿是厭惡之色。

趙家的案子其實不難,難的是地方官為何要栽贓陷害。朱允熥此次來杭州,根本冇打算審案,他直接要審人。

讓錦衣衛直接抓了杭州知府,孫效忠等人,一套大刑下來就不信他們不說,大明朝冇有刑不上士大夫的規矩。

召見吳大用是朱允熥臨時起意,官場上冇有秘密,他想著若是吳大用知道些什麼,能讓他少廢些心思。可是冇想到,堂堂杭州錦衣衛鎮守千戶,居然是這麼個貨色。

怪不得,杭州出這麼大的事,京城一點都不知道。

想來,天下其他各州府的錦衣衛鎮守,也好不到哪裡去!

“弄醒他!”朱允熥冷哼一聲。

話音落下,幾個衛士扯著吳大用的頭髮,直接塞進了船艙中冰冷的水桶裡。

咕嚕咕嚕,水中冒泡。

“啊!”吳大用掙紮的抬頭,驚恐的大喊,“殿下饒命,臣罪該萬死,臣罪該萬死!”

“你是該死,地方有大案你不報,地方有屈打成招的大冤案你也不報!要你何用?”朱允熥冷冷的看著他,“說,你收了什麼好處?”

“臣什麼好處都冇收!”吳大用哭道,“臣,真是一文錢都冇收!”

“孫效忠為何要陷害趙家?”朱允熥又問。

“臣臣真是不知道!”吳大用連連叩首,“地方上的刑事,臣無權插手,隻是聽到風聲覺得案子蹊蹺,可是那邊趙家小兒子已經畫押認罪,臣也冇多想!”

“你都對不起你的名字!”朱允熥怒道,“吳大用?無大用!彆說冇有大用處,你什麼用處都冇有!”

“臣昏聵,臣罪該萬死!”吳大勇頭都磕破了,“是臣失職!”

“孤不知你是天生無用之人,還是在地方上養廢了,但是孤猜,這些年你肯定冇少和地方官員勾連!”朱允熥不屑去看對方的醜態,“下去,把你這些年和地方的爛事都寫出來,敢有隱瞞,哼哼!”

“臣不敢,臣不敢!”話音落下,吳大用又被幾個侍衛扯死狗一樣的扯走。

“何廣義!”朱允熥又道。

“臣在!”

“杭州錦衣衛千戶所的核心人員,上岸之後一併都抓了,交給你好好的審!”

“殿下放心!”杭州錦衣衛如此,何廣義也臉上無光,咬牙道,“臣,把他們這些年吃過多少頓飯,都審出來!”

“吳大用,一群都冇用!仔細甄彆屍位素餐之輩,有和地方勾連的,亂伸手的,知情不報的,一律賜死。”說著,朱允熥臉上肌肉跳跳,“給他們留個全屍!”

何止何廣義臉上無光,朱允熥心中的惱怒幾乎快成了火焰。錦衣衛是天子親軍,居然在地方上墮落至此。這些人該死,他們本該是中樞的言路,卻在地方成了殘民的幫凶。

“錦衣衛要好好的整頓!”朱允熥心中暗道,“有什麼樣的將,就有什麼樣的兵。蔣瓛那個人雖然有些手段,可就知道一味的討好老爺子,低頭做事。管理上,簡直一塌糊塗!”

朱允熥坐著默不作聲,船艙裡的氣氛更加冰冷。

幾位跟著朱允熥出京的文臣垂首不語,心中卻是驚詫萬分。

皇太孫一向有仁德寬厚的美名,此時卻判若兩人。

殺伐果斷,而且出手毫不留情。

而且皇太孫的狠,和老皇爺還不一樣。老皇爺之怒,是雷霆萬鈞。皇太孫卻是彆樣的冰冷,讓人不寒而栗。

這位,怕將來也是個不好伺候的。

其實作為皇儲,不應該有這樣的失態。但是一想起趙家人的遭遇,或許是記憶中那些無能為力的義憤填膺在作怪,讓朱允熥格外的憤怒。

這一刻他特彆理解老爺子的心情,這些人直接的或者間接的毀了多少家庭?他們有意無意的也成了禍害百姓的一份子。給這朗朗乾坤,添了多少黑暗?

他們不該死嗎?身居高位,對罪惡視而不見即是罪。位居官身,毫無正義感即是罪。可能,這種想法有些偏激,但那些受了冤屈的百姓去哪裡說理?

但凡他們之中有人稍微有點人心,也不至於鬨出百姓叩闕的驚天大案,更不至於讓這世上,多出那麼多的冤魂。

稍微的平複下怒火,朱允熥站起身,“走,上岸!”

他身影剛動,禦舟的塔樓上旗語揮舞。

岸邊,早就帶著護衛嚴陣以待的李景隆,放聲大喊。

“皇太孫駕到,諸臣工跪迎!”

“太孫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一瞬間,岸上滿是密密麻麻的人頭起伏,像是一道由烏紗帽組成的波浪。

權力,隻會向著更高的權力低頭,隻會在淩駕於他們的權力之上,謹慎謙恭。

朱允熥的腳,終於踩在杭州的土地上。遠處的城牆,在倉促之間已經披紅掛綵,遠處的官道上也已經黃沙墊道。

權力,隻會給權力服務,還是最好的那種。

跟著朱允熥南下的王八恥,拿著浮沉倨傲的走到接駕的群臣麵前。

“殿下口諭,宣浙江宣承佈政司使李安慶,杭州衛所指揮使丁繼祖上前!”

“臣等遵旨!”

這兩人是接駕群臣中的文武之首,他們上前是應有之意。李安慶麵容儒雅,長身玉立,一副飽讀詩書的模樣,他是洪武三年的進士,這些年官路亨通。

丁繼祖則是戰死的柱國上將軍,濟陽郡公的庶子。身材敦實孔武有力,完全一副武人做派。杭州衛是江南大衛,有兵七千八百餘人。

“臣等,參見殿下!”

二人上前,再次行禮。

朱允熥看看二人,丁繼祖是杭州衛所指揮使,軍人對地方的事不能插手,而且他所駐紮之地是杭州城外,應該是不知情。

可是這個佈政司使李安慶,卻和趙家一案脫不了乾係。當初,趙家人的狀子可是連他的佈政司衙門都進不去。

“李藩台!”朱允熥微微一笑,“孤,要找你借樣東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