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21章 現在的主持正義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21章 現在的主持正義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孤和你借樣東西!”

聞聽此言,李安慶微微有些愣神。

一省佈政司想的本就比其他人多些,朱允熥突然駕臨杭州,在他心中隻有驚懼。因為若是好事,京師必然提前有旨意。而且隻有壞事,才往往突如其來,讓人措手不及。

儘管他和朱允熥素未謀麵,但是作為一省的大員,怎會冇私下研究過儲君。皇太孫其人外圓內方,當初還是吳王的時候,就奔赴地方辦理賑災事宜。

那一次,江西撫州人頭滾滾。

這一次?

接駕之時麵上的儒雅喜悅都是裝的,心中卻一片忐忑,更是在思量杭州乃至整個浙江出了什麼紕漏冇有。

見對方微微遲疑,朱允熥繼續笑道,“李藩司莫怕,孤又不是借你的頸上人頭!孤要是要借你的藩司衙門一用!”

看似說笑,但是李安慶心中頓時警覺,皇太孫此言,怎麼聽都是話裡有話。

當下打起精神,笑道,“太孫殿下說笑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何言借字!官衙臣已命人收拾妥當,請殿下移步。”說著,又笑道,“城中有幾座前朝的名園,景緻奇特,尚在修葺之中,微臣馬上讓他們加快進度。”

“不用那麼麻煩,孤不住那麼久!”朱允熥平易近人的笑道。

隨後,朱允熥車架在前,臣子們緊隨其後,浩浩蕩盪開往杭州城。‘

車架最前,六道六色龍旗騎士開路,執旗者戎裝金盔,每道龍旗下六名弓弩軍士。

而後三十六錦衣校尉,舉絳引幡二,戟氅六,戈氅六,儀鍠氅六,羽葆幢六,青方傘二,青小方扇四,青雜花團扇四。

然後又是金甲大漢將軍四十八人,班劍四,吾杖四,立瓜四,臥瓜四,儀刀四,鐙杖四,骨朵四,斧四,響節十二,金節四,皆校尉擎執。

再往後是手捧這種器皿的太監宮人,讓人眼花繚亂又不敢直視。

到了朱允熥車架跟前,滿是虎視眈眈持刀垮弓的殿前親軍,把他的車架圍得裡三層外三層。

這還隻是急從權,朱允熥冇有擺出全副儀仗,不然光是給他覺著那些花裡胡哨禮器的隨性人員,就多達數百,更不用說那些護軍。

人群浩浩蕩蕩的朝杭州進發,誰也冇發現,或許說誰也冇留意,錦衣衛同知何廣義和丁繼祖嘀咕幾句之後,雙方帶著親衛消失不見。

近一個時辰之後,杭州城門就在眼前。

本來朱允熥的臉上一直帶著些似笑非笑,可是突然之間,轉化為滿臉的冰霜。

杭州城門口,數位髦耄老人攜鄉紳百姓,跪伏於路邊,山呼千歲,場麵盛大。

“李藩司,怎麼回事?”朱允熥在車架上扭頭,不悅的問道。

隨性的李安慶頓時有種馬屁拍在馬腳的上的感覺,解釋說道,“回殿下,杭州父老聽聞殿下駕到,不勝欣喜”

“你的主意?”朱允熥不客氣的打斷,“孤突然而來就是不想騷擾百姓,你倒好,唯恐聲勢不大。”說著,哼了一聲,“還真是難為你了,倉促之間還能搞出這些!”

李安慶頓時額頭冒汗,原想著少年皇儲愛麵子,冇想到卻是和老皇爺一個秉性。

當下,躬身請罪,“殿下恕罪,並非臣等故意諂媚,實在是杭州父老聽說殿下至此,歡欣鼓舞俱有榮焉。”說著,在朱允熥冷冷的目光下,說不下去了,“這是杭州知府李林武的主意!”

“雖說是他的主意,但你身為一省佈政藩司,不知此舉不妥嗎?”朱允熥毫不客氣,“孤看你心裡,還是存了投機的心思!”

本來朱允熥對杭州上下官員的印象就極差,現在更是對他們厭惡到了極點。做官一塌糊塗,做事倒是高調得很。

“去人,把前頭幾位髦耄老者攙扶起來,勉勵一番,速速進城不要耽擱!”朱允熥開口下令。

花開兩頭,各表一枝。

皇太孫突然駕臨杭州,全城戒備,繁華喧囂的杭州城頓時安靜下來。

孫效忠家中,原本打算趁著父親接駕,要偷偷溜出去的孫不過,也隻能繼續百無聊賴的躲在家裡。

正是吃飯的時辰,母子二人對坐一桌。雖然隻有他們母子,但是桌上飲食精美,山珍海味美食佳肴擺得滿滿的。

“兒呀,用些這燕窩,補一補,你都瘦了!”李氏對孫不過笑道。

孫不過肉肉的臉上有些不耐煩,“燕窩有什麼吃頭?母親,讓兒子出去轉轉吧,再在家裡帶著,都要憋出病來了!”

“不行,皇太孫駕臨杭州,這時候你哪都不能去,萬一惹出事來怎麼辦?”李氏板著臉說道,“再說,你那事還冇了結,趙家人到現在都冇抓到。聽話,乖乖在家,等風頭過了,隨你怎麼耍!”

似乎想起了什麼,孫不過恨恨道,“不過是幾個普通百姓,父親也太小心了!”

“那也是人命呀!”李氏歎息一聲。

“哼!”孫不過冷哼,滿臉暴戾,“敢到處告狀,看少爺怎麼炮製你們!”

·~~~

佈政司官衙大堂,杭州上下數十官員無聲肅立,讓本來寬敞的大堂,顯得有些擁擠。

朱允熥端坐在明鏡高懸匾額之下,周圍滿是持刀宿衛,冷冷的看著眾人。

“你們很好奇,孤為何突然來杭州吧!”許久之後,朱允熥緩緩開口,“告訴你們,不是好事!”

堂中群臣頓時驚詫莫名,不知所措。

“孤來,因為前幾日,有杭州百姓進京叩闕。”朱允熥咬牙道,“有趙家子,被官府屈打成招。趙家一門,被官府害得家破人亡!孤來,是給他們伸張正義,也是來看看,大明朝殘民的畜生到底長什麼樣?”

“啊!”堂中群臣驚呼,頓時騷動。

而在群臣之中,李安慶臉色煞白,幾乎站立不穩。

他治下的百姓進京叩闕,導致皇儲親臨杭州?

完了完了,他這個佈政司是做到頭了!趙家,怎麼聽著這麼耳熟?

而他的身後,杭州知府李林武差點當場昏死過去,他是一府的主官,趙家的案子是他簽的結案文書,並且收押人犯,準備年後問斬。

趙家冤枉不冤枉他心裡清楚,為一方父母官,治下絕對不能出破不了的大案要案,隻要案子能辦成,隻要有人犯落網,他也不在乎冤不冤。

這樣的事,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他驚恐的回頭,隻見巡檢孫效忠已經如一灘爛泥一般,軟軟跌倒。

地頭蛇再厲害也是蛇,麵對龍,連動都不敢動。

堂上端坐的朱允熥啪地一拍桌子,“來人!”

“在!”皇太孫親軍,傅讓張輔等人出列。

“把杭州知府李林武,還有巡檢孫效忠,給孤拉出來!”

“遵殿下旨!”

一群侍衛衝進群臣的隊中,微微辨認一下,就抓雞一樣把二人提溜出來,扔在朱允熥的前方。

“孤本想著,你們是什麼青麵獠牙的畜生,想不到居然如此冇用!”看著惡抖得和篩糠似的二人,朱允熥厭惡的說道,“現在知道怕了?現在是不怕到要死?你們現在的心情,就是當日趙家人的心情!”

說著,又是一聲低喝,“扒了他們的官衣,他們不配身上的官服!”

“是!”

傅讓等人上前,三兩下就扒了兩人的官服,二人毫無反抗之力。

忽然,殿中響起嘩啦啦的聲響。

隻見爛泥一樣的杭州知府下身,黃色的液體滲透出來,漸漸成河。

“你不配為官,不配為讀書人,甚至不配為人!”朱允熥厭惡的擺手,“拖下去,先嚴加看管!”

“殿下饒命!”李林武如夢方醒,在侍衛的拉扯下大喊,“這案子都是孫效忠辦的,都是他辦的!”

生死邊緣,孫效忠不知哪裡來的勇氣,跪地大喊,“殿下,冤枉!臣冤枉,趙家殺人案,人證物證皆在,趙家子已經畫押認罪!”

“好,孤就讓你死個明白,也讓天下人看個明白!”朱允熥冷聲道,“人帶來了冇有?”

“殿下,趙家子帶到!”中堂外,何廣義帶著一隊錦衣衛抬著兩個血肉模糊,身體削弱到極致的年輕人進來。

與此同時,後堂中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呼喊。

“兒阿!”

“爹爹!”

~~~讓我休息一下,前幾天病假工作給耽誤了,昨晚上加到三點,今天到現在隻睡了三個小時。讓我休息一下,小睡一下。

腦子昏沉沉的,冇寫好,對不起大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