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39章 論藩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39章 論藩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朝會散去,朱允熥在東宮中接見了從北平返回的,鐵鉉解縉。

“臣等參見殿下!”

“無需多禮!”朱允熥笑道,“來人,給他們賜座,上茶!”

這兩人的年都是回京師的路上過的,一路風霜勞頓,鐵鉉身強體壯更顯精神,而解縉則是有些似乎精神不濟。

坐下之後,朱允熥又開口道,“北地如何?”

解縉笑道,“冷!”

鐵鉉則是微微沉吟,“豪邁!”

朱允熥手指輕輕敲打桌麵,略微思索問道,“孤四叔如何?”

“臣觀燕王其人,有大才壯誌,治下有術,但又桀驁不馴。”解縉開口說道,“若殿下得之,自是安定北疆的良將。若殿下不可得,則恐有掣肘!”

朱允熥不置可否,轉頭問鐵鉉,“你看呢?”

鐵鉉看看周圍,“請殿下屏退左右!”

朱允熥一擺手,身邊伺候的宮人全部退下,殿中他隻有他們君臣三人。

“殿下未來可是要削藩?”鐵鉉正色問道。

朱允熥注視他良久,點頭道,“是!”說著,一笑,“你二人都是孤的心腹,孤的心思你們多少知道一些。將來,孤要削掉大明所有的藩王,軍權政權財權皆歸於中央!”

此言一出,解縉滿眼是光。

而鐵鉉則是微微沉吟,反問,“殿下,何不用之?”

“你也是博覽史書的讀書人,自古以來隻有桀驁不馴與中央為敵之藩王,可有一心為國的藩王?”朱允熥開口說道,“漢晉之禍,曆曆在目。再說我大明分封九邊,諸位藩王手下都是精兵悍將,隻知塞王而不知國家。而內王們,多驕奢淫逸,為當地之禍!而且,這些藩王又生藩王,現在皇族人數不多,國家還可以負擔。再過幾十年,朝廷拿什麼養活這些人?”

對於燕王朱棣,其實朱允熥心中是敬重多過防備,他何嘗不想收服這位四叔,為大明的利刃。可燕王是個驕傲的人,滿腔雄心壯誌,怎會甘居朱允熥之下。

再說,從國家層麵講,分封手握重兵的藩王本就是錯的。

老爺子的心是好的,想法是好的。他想的是打仗親兄弟,上陣父子兵。北方憂患之地,讓兒子們帶軍鎮守成為屏障,自己的嫡子為皇帝坐鎮中央,未來即便是天下有變,他朱家的江山依然是鐵打的一般。

就算兒子中有人不聽話,有彆的心思,一地的藩王根本不足以和整個大明抗衡。

但這種錯不是軍事上的錯,而是政治和財政上的錯。大明現在戶部的財政收入摺合白銀是每年三千多萬,除此之外還有專門讓老爺子分配的兩淮鹽稅,一千多萬。

這麼多錢不算少,卻隻能堪堪持平。除了每年開支浩大的軍費之外,還要養活地方的藩王。

朱允熥削藩,並不是因為軍事和皇權。而是為了,未來大明的財政。除了真金白銀,藩王還要在地方占據大量的土地,侵吞田地,隱藏人口,殘民之事常有發生。

有一說一,老爺子的兒子雖然大部分都不錯,但那隻是在老爺子麵前裝的而已,他們私底下在封地之中,可都貪婪得很。隻不過,老爺子對兒子們偏心,不願意去問。

一個藩王能生出一堆王爺來,這些人都要中央財政去養,怎麼養?

藩王就是大明這條巨龍身上的吸血蟲,一個個肥頭大耳而對國家冇有半益處。

朱允熥要把這些藩王手中的權力財富土地都收歸中央,還利於民。

他雖然要削藩,但也會分封。削藩的藩王們,隻要是有能力,可以帶著子孫還有囚徒罪人之類,為大明的先鋒,在大明羽翼之下擴張版圖。

他是封藩在外,而不在內!

這隻是第一步,削了藩王才能推行他心中謀劃已久的新政。重新普及天下人口,清查田畝,釋放勞動力,打壓無良的官紳。

這個時代,現階段大量自食其力,自給自足,捐糧納稅的自耕農纔是國家富強,穩定的最大依仗。

然後他可以設置關稅,商稅,開放海禁,促進商業,一手農一手商。

他要打造一個絕代無雙,強國強軍強民的大明,必須要行雷霆手段。拿藩王開刀的威懾力,遠大於空頭聖旨。

老爺子希望他做個賢君,希望他做一個聖德天子。但是他要的,不是一個太平天子,而是要做開創時代,引導這個古老國家乘風破浪的帝王。

這些事,一直以來都被他壓在心裡,隻能在無人的時候去想。

現在想起來,朱允熥的臉上,眼中,滿是豪情之光。

“燕藩兵強馬壯!”鐵鉉正色道,“殿下若削藩,燕王必反!”說著,鐵鉉一笑,“燕王其人,若是讓他做個富貴閒人,不如殺了他!”

“其實早在老爺子分封之日,這個隱患已經埋下了!”朱允熥微歎,說道,“人都有私心,誰願意交出手中的權柄呢?諸王之中,燕王軍功最重,為人最為敏感自尊。彆人或許隻是心裡暗罵,他絕對會付諸行動。他是寧可玉碎,不可瓦全之人。”

有種人,是天生命硬不肯彎腰之人。朱棣就是那種人,朱標在世他冇辦法,不得不低頭。但是老爺子和朱標都不在了,朱棣絕不會向任何人低頭。

朱棣是一種勇士,那種雖千萬人,他亦往矣的勇士!

“鼎石!”朱允熥開口對鐵鉉說道,“孤大婚之後,調你去地方如何?”

鐵鉉心中一動,“可是讓臣去北平?”

“嗬嗬,還不到去北平的時候!”朱允熥笑道,“信國公湯和已經奔赴福建沿海,組織靖海軍。派你去沿海軍中,提調軍務,如何?”

“臣,幸不辱命!”鐵鉉起身叩首道。

解縉一愣,“殿下,臣呢?”

“你也想外任?”朱允熥笑道。

“臣留在京中,在殿下身側!”解縉的頭搖成了撥浪鼓。

這就是解縉和鐵鉉的不同。後者務實,前者善言,善大言。

“殿下!”這時,王八恥在殿外說道,“樸公公傳皇爺旨意,要見您!”

朱允熥問道,“他說冇說什麼事?”

王八恥回道,“新任杭州知府張善在奉天殿陛見,皇爺說他算是您的舊臣,讓您也去見見!”

張善到了!

杭州那邊大殺過後要大治,張善是朱允熥親自在老爺子那歪嘴點的。浙江財源之地,朱允熥也要有自己的班底。

~~~

服了,徹底服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