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49章 我成了多餘的?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49章 我成了多餘的?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百多萬的銀子都花了,君臣卻要為了十來萬打官司,聽起來有些啼笑皆非,可如今大明的財政就是這樣。稍微大手大腳一點,就要出窟窿。

大殿中,朱允熥來回溜達踱步,臉上都是苦笑。

因為他想起了前世看的那些清宮戲,人家君臣議事一開口就是幾百萬的軍費,幾千萬的修園子錢,可自己呢。

清朝的財政籌集能力,確實比大明好那麼一些,而且現在還不是大航海時代,全世界的白銀都瘋狂湧入的時候。況且,現在的大明不收稅,尤其是商稅。

老爺子的頑固,外人根本想不到,一方麵鄙視商人,又一方麵不收重稅。歸根到底,商業有利於民,不收稅也是為了藏富於民。

朱允熥走到屏風前,提起硃筆,寫下兩行字。

“倭寇,商稅,海貿,殖民!”

“北元,吏治,織造,藩王!”

寫完之後看了半晌,這些老爺子在一日,就要緩緩圖之。歎息一聲,對肅立的王八恥說道,“擦了!”

“是!”王八恥拿著一塊細布,用力的擦拭幾下,屏風上的

字跡消除,恢複原樣。

“老爺子呢?”朱允熥喝口茶問道。

“回主子,老皇爺在禦花園呢!”王八恥說道,“一早,就帶著樸公公過去了!”

“走,去看看!”朱允熥說道。

說出來冇人信,紫禁城中的禦花園中,藏著幾畝莊稼地。早在馬皇後在時,那裡就是菜園子。後來老爺子親自帶人規整了,每年都在那裡種上莊稼。

現在正是春耕的時候,老爺子雖然當了皇上,可誰也擋不了他下地乾活。用他的話說,當了皇帝更要知道春種多少,秋收幾何。根據產出,就能判斷今年百姓的收成。

種地和打仗一個道理,當大帥的在中軍指揮,吃和士卒一樣的飯食。若是大帥餓了,那前線的士卒們肯定早就餓了。

朱允熥帶著宮人,徒步走進禦花園,剛一進去,就看到在田裡勞作的老爺子。

老爺子一身舊的粗布衣裳,褲管袖子高高挽起,就如同尋常人家的老農一般。

一道麻繩背在肩膀上,老爺子向前走著,拉著麻繩後麵拴著的人!

麻繩的後麵是一把耕犁,耕犁之後是用力推著的樸不成。老爺子在前,他在後,二人所過之處,泥土翻起。而田地的邊上,無數宮人垂手低頭,跟石像似的,默不作聲。

“皇爺爺,您彆累著了!”朱允熥趕緊扯開袍服,幾步跑了過去,“您都這歲數了,這些事讓彆人乾就行了,您看看您肩膀!哎喲,您還以為您是小夥子呢?”

種地是力氣活,耕犁一人拉一人推,即便是成年男子,一天也乾不了多少。何況,老爺子都六十多了。

“誰讓你進來的?”老爺子不但不領情,反而怒道,“剛弄出來的地壟,你看,你又踩下去了!”

朱允熥低頭一看,人家一條線似的壟,讓自己幾腳就麵目全非了。

趕緊讓到一邊,說道,“皇爺爺,您上來吧!”

“你這倒黴孩子!”老爺子搖頭道,“這邊又給踩塌了,那是咱留著嫁秧的地兒,特意比旁的高一些。”說著,不耐煩的擺手,“一邊去,彆在這搗亂!”

“我”

“殿下在一旁稍等片刻!”樸不成也如同乾瘦的老農一般,擦著汗水說道,“還有半壟,奴婢和皇爺耕完就上去!”

冇辦法,朱允熥隻有小心的踩著地壟,原路退回,“皇爺爺,您今年不種水田了?”

田裡的老爺子繼續拉著耕犁喊道,“今年種些麥豆,咱宮裡的地,平日伺候的太精細了,又是趕鳥,又是澆肥料的,比老百姓家產量高。”

說著,老爺子忽然用力,那耕犁一下帶出一塊石頭來,“咱這地裡產量高,就看不出啥來!今年種些好打理的麥豆,不用那麼多人伺候,看看到底能出多少!”

“要麼說您能當皇帝呢?”朱允熥在田邊的躺椅上坐下,“就您最關心老百姓!”

“嗬嗬!”田中的老爺子大笑,很是得意。

朱允熥不是拍馬屁,元末那麼多造反的軍頭,各個都是豪傑,可最終坐天下的反而是老爺子這個一開始實力相對較弱的。除了軍事之外,老爺子這份見微知著的心思,也起到了很大作用。

這時,朱允熥看看左右,身邊除了凳子椅子之外,連壺熱茶都冇有。

“怎麼回事?”朱允熥怒道,“連熱乎水都冇有?怎麼伺候的?”

彆人不敢說話,剛在老爺子身邊伺候冇幾天的彩雲,怯生生的說道,“殿下,不是奴婢等放肆不儘心,是太孫妃”

“趙寧兒?”

朱允熥正不解時,隻見視線中一個挎著籃子,梳著婦人頭型的少女,笑盈盈的從遠處走來。

不是趙寧兒,還能是誰?

“你這是?”朱允熥看自己媳婦也是一身布衣,問道,“你這是哪出?”

“臣妾見過殿下!”趙寧兒先是一福,笑道,“早上看老爺子要下地,臣妾當孫媳婦的,哪能在屋裡待著!”說著,又笑道,“臣妾小時候,在外公家也乾過農活呢。”

“不是!?”

朱允熥看看自己臉上泛著健康紅暈的趙寧兒,再看看田裡的老爺子,忽然感覺,自己有些多餘。

“老爺子,您歇歇,用飯啦!”趙寧兒對田裡喊。

“等會,快了!”老爺子回道。

“彆等了,一會就涼了!”趙寧兒笑道,“吃完了再乾,媳婦幫您!”

這話要是朱允熥說,得到的回答八成就三個字,“一邊去!”

可是趙寧兒問了,老爺子卻笑嗬嗬的卸掉肩膀的繩索,揹著手走了過來。

“你和皇爺爺就這麼說話?”朱允熥小聲問道。

趙寧兒眨眨眼,笑道,“殿下,您還不知道嗎?老爺子呀,就吃這一套!”

這丫頭,比想象的有心眼!

老爺子麵對大臣一個樣,對家裡人一個樣。而且還真就吃民間這一套,你叫他老爺子,肯定比叫陛下讓他高興。

當然,這事也分誰!能有這個待遇的,也就朱允熥自己。現在,又加上一個趙寧兒。

“啥好菜?”老爺子大馬金刀的坐下,笑道。

“白菜五花肉燉豆腐,湯汁都是乳白色的!”趙寧兒投濕一條毛巾,小心的給老爺子擦著手笑道,“還有青蒜炒土雞蛋,金黃色帶著油泡!剛纔媳婦看禦膳房那邊有新炸的油炸,要了一碗用大蒜燴了,噴香!”

說著,又換了一條毛巾,“老爺子您抬頭!”

老爺子真就閉著眼抬頭,任憑趙寧兒一下下的擦著。

趙寧兒也不含糊,不但把老爺子的臉上擦拭乾淨,還順手從老爺子眼角,扒拉掉一小塊吃模糊來。

朱允熥看的目瞪口呆,這老子地位好像有點岌岌可危呀?

“樸公公,你也擦擦!”趙寧兒擦完了老爺子,又遞給樸不成一條毛巾。

“奴婢不敢!”樸不成哪敢接,可是臉上都是感激。

“你那邊都忙完了?”老爺子看都冇看朱允熥,“坐下一塊吃吧!”

“是!”朱允熥坐下,想給老爺子拿碗筷,可是趙寧兒快他一步。

他又想給老爺子盛飯,可是一碗上尖的豆飯已經被趙寧兒放在了老爺子的麵前。順帶著,還放了幾瓣大蒜。

“我”

這才幾天呀,自己真多餘了!

朱允熥看著勤快的媳婦,心裡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如何。

“殿下坐,臣妾給您盛飯!”趙寧兒忙活完了老爺子,咧嘴笑道。

“這還像話,還知道給我盛飯!”朱允熥心裡好受一些,重新坐下。

但是剛坐下,就聽老爺子笑罵道,“讓他自己盛,一天重活乾不到二兩,吃個飯還讓你伺候?他冇長手?”說著,吃了一大口豆飯,笑道,“香!好!”

“這飯是媳婦看著禦膳房的人燒的,大鐵鍋木柴火炒出來的飯,吃著最好!”趙寧兒說著,單獨拿出一個碗,然後盛了些燉豆腐五花肉,又夾了幾筷子金黃色的炒雞蛋。

“心裡還是有我!”朱允熥今日不被老爺子待見,心裡正苦悶,見媳婦如此,心裡稍微妥帖一些。

可是伸出手去接,卻發現這碗飯,居然不是給他的!

“樸公公,累了吧,吃一些!”趙寧兒親手放在另外一張小桌上。

“奴婢不敢!”樸不成真是驚到了,趕緊跪下,惶恐的說道,“奴婢豬狗不如之人,不敢當娘娘如此!”

“這丫頭,濫好心!”老爺子端著飯碗笑道,“你給他盛飯,是想嚇死他?”

趙寧兒嫣然一笑,“媳婦也是看他和您乾了一上午活,尋常百姓家,當媳婦的還要善待長工呢”

“他不算人的玩意,你管他乾啥!”老爺子笑道,不過看了看樸不成之後,居然破天荒的說道,“你這老狗跟咱也累了一上午了,咱孫媳婦說的對,逢年過節狗還吃口葷腥呢,賞你吃了吧!”

“奴婢!”樸不成抬頭,這位宮裡人人害怕的七品敬事房,內官監大太監已經泣不成聲,淚流滿麵,“老奴,謝皇爺,謝陛下!老奴,現在死了也值了!”

“可不許這麼說!”趙寧兒笑道,“你是老爺子身邊可用的人,你要是死了,老爺子還要再找人伺候。衣不如新,人不如舊,你要好好活著,才能伺候好老爺子!”

“老奴下輩子,還伺候主子!”樸不成失態的哭道。

這一幕,再次重新整理了

朱允熥

的認知。

自己這媳婦,看著憨厚活潑,其實心裡有火呀!

忽然,朱允熥覺察到,老爺子也在看著他。

祖孫二人目光相對,老爺子眼裡滿是揶揄的笑意。彷彿在說,傻孫子,你爺爺給你找了個精明的媳婦,咋樣?

頓時,朱允熥明白了。這樣能持家的媳婦,能管理好大家族的媳婦,不正是老爺子心裡所想的嗎?

“你也彆忙了!一塊吃吧!”朱允熥心裡歎氣。

“不急,男人先吃,我們女人著什麼急!”

趙寧兒話音落下,老爺子眼睛笑成一條縫兒。

隨即,爺倆就在田邊上,吃起了家常便飯。彆說,這家常便飯,確實比宮裡禦膳房那些黑心廚子,做出來的好吃。

“徐興祖那老貨,做一輩子飯,也做不出這樣的!”老爺子吃飯很快,幾口吃完了飯,喝著茶水,開始數落起伺候他二十多年的老廚子。

老爺子雖然拿宮女太監不當人,但是對他這個廚子不錯。在他看來,廚子的忠,比大臣的忠更重要。當年秦王因為刻薄對待身邊的廚子,還被老爺子賞了一頓鞭子。

“今天有啥大事?”老爺子吃飽了,對朱允熥問道。

“信國公那邊軍費,差了幾萬兩的缺口!”朱允熥說道。

“讓戶部擠擠!”老爺子皺眉,“最近這錢,花的狠了!”

“爺爺!”朱允熥放下碗,小聲道,“聽說,您要翻修坤寧宮,孫兒看,這個就不必看吧!”

“啥不必?”老爺子不樂意了,瞪眼道,“寧兒剛嫁進咱家,新媳婦要住新房子,坤寧宮閒了那麼久,不該好好休整休整!知道的說咱爺們勤儉,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們摳門呢!”

“不急於一時!”朱允熥笑道,“剛開年,戶部冇進項,正是空的時候,這大幾萬兩,還是先用在彆的地方!”

“你彆管!”老爺子不耐煩說道,“修房子也是正事!”

“老爺子!”

爺倆的氣氛有些冷場,趙寧兒開口說道,“媳婦謝過您的愛護之情,知道你怕委屈了孫媳婦,可是媳婦覺得,殿下說的對!”

“能嫁進來,已經是祖上有得。媳婦雖然冇讀過什麼書,不知道什麼理。可是也知道,當娘娘不是進宮享福的,心裡要裝著家國天下!”

“既然有軍國大事要用銀子,那錢就不能花在給媳婦修房子上!”趙寧兒蹲下,給老爺子捶腿,笑道,“不然,媳婦就算住進去了,也不安心啊!”

老爺子沉吟良久,歎息一聲,“多好的丫頭,明事理呀!”說著,瞪了朱允熥一眼,“ 你小子要是敢讓這丫頭受委屈,看咱咋收拾你?”

“啊?”

朱允熥心中無語,憋屈!

~~三章合兩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