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73章 計計連環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73章 計計連環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朱允熥從鎮撫司返回紫禁城,徑直回了東宮。

不久之後,國子監祭酒,督察院都禦史淩漢奉詔覲見。

嚴格來說,這人並算不得朱允熥東宮一係的官員,淩漢甚至不屬於朝中任何派係。他剛正不阿,眼裡不揉沙子,敢於直諫。當初胡惟庸掌權時,淩漢就直接頂撞,吾為大明之臣,非丞相之人!

朱允熥見他,是因為淩漢,是詹徽的死對頭。幾年前老爺子下旨讓詹徽接任吏部尚書的時候,淩漢就直言不諱,詹徽是小人,非忠臣!

淩漢已到了致仕的年齡,一度在督察院和詹徽打得不可開交。他為人方正冇什麼朋友,自然不占上風,屢屢被詹徽壓製。

老爺子憐他的耿直,也笑他的剛硬,便對他說可以回鄉頤養天年。但是淩漢不但不請辭,反而對皇爺說,臣要在朝中看著詹徽等小人。

“臣,淩漢,參見皇太孫殿下!”

殿中,頭髮花白的淩漢,恭敬的叩首。

“老大人!”朱允熥快步走下禦階,親手扶起,“不是朝堂之上,不用如此大禮!”隨即,對王八恥道,“你怎麼做事的?淩愛卿這等老臣來了,居然也不知道搬個座位來??”

“奴婢該死!”王八恥一天不知道死多少次,反正他自己是不在乎的,到一邊搬了一個凳子過來。

“淩大人,殿下賜座!”王八恥低聲笑道。

若是旁人,定會說聲公公辛苦。可誰知淩漢卻怒目相向,鬚髮皆張。

“儲君與大臣議事,爾等閹人為何在側?”淩漢怒道,“陛下頒佈之皇明祖訓,凡君與大臣言事,閹人退後十步之外!”

“你老不死的!”

王八恥差點冇氣死,可是不敢說話,隻能低頭默默退開。

淩漢這做派,讓朱允熥也有些吃驚,還真是方正之人。怪不得這些年,他做所的都是言官,老爺子欣賞的,就是他這怪脾氣吧。

“淩愛卿坐!”朱允熥笑道。

“老臣,謝殿下!”淩漢拱手,然後厭惡的皺眉,用袖子擦擦王八恥搬來的凳子,方纔坐下。

“老東西!”王八恥恨的牙根癢癢,可又無可奈何。彆看他伺候了殿下十幾年,可真論起來,他隻是奴婢,那些大臣是國士。對於這些大臣,惹不起惹不起!

“傳你來,是有個事!”朱允熥緩緩開口。

“殿下吩咐便是!”淩漢又站起來。

“孤聽說,你和詹徽不和?”朱允熥笑道。

“那廝,小人行徑,隻知溜鬚拍馬,一點讀書人的風骨都冇有!”淩漢開口道,“若如此也就罷了,其人善於弄權,善於借勢。身為吏部尚書,不能為國舉才,為督察院左都禦史,又不能直言上奏,私心大於官身!”

“明日朝會,你參他一本,如何?”朱允熥直接開口。

見淩漢有些詫異,朱允熥開口說道,“這是孤的意思,吏部尚書,督察院禦史何等重要,不能容此心性不正之人擔當。去年杭州蘇州的案子,那些爛到根子裡的地方官,都和他有脫不開的乾係選材失當,就是過失。”

“臣明白!”淩漢開口道,“臣,這就回去準備奏摺,參他一本!”說到此處,淩漢滿臉正氣,眼放精光。

“寫的有份量一些,回頭吏部尚書的位置空出來”

“臣,彈劾詹徽,無關私情乃是國事為重!吏部尚書一職,臣不敢奢望!”淩漢正色道,“而且殿下以官職許諾,有失人君的身份!”說完,站起身叩首,“臣告退!”

“嗬,這老頭,固執得可愛!”朱允熥被搶白一陣,不但不生氣,反而笑了起來。

等淩漢走後,王八恥再次上前,“殿下,曹國公已經到了!”

“傳!”朱允熥喝口茶說道,隨即看到了那個凳子,“搬下去!”

“是!”那張凳子,又被搬了下去。

稍候片刻,曹國公李景隆大步進來。

“臣,參見皇太孫殿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平身吧!”朱允熥坐在寶座上,看看李景隆,“什麼時候從淮西回來的?”

上次,老爺子讓朱允熥回鳳陽中都祭祖,李景隆帶三千殿前軍護衛。

“殿下策馬回京當日,臣亦快馬趕回!”李景隆偷看下朱允熥臉色,小心道,“前幾日聽說殿下身體有恙,臣心急如焚”

“好啦!”朱允熥開口打斷,這李景隆無論你問他什麼,他都能扯到拍馬屁上。

“叫你來有個事!”

“臣,就是給殿下辦事的!”李景隆回道。

“好人呀!就是他媽的,冇有才乾!”

朱允熥心裡歎息一聲,嘴上道,“明日朝會,你彈劾一個人?”

李景隆毫不遲疑,“誰?”

“詹徽!”朱允熥道,“等都禦史淩漢彈劾之後,你再參他。”

提起詹徽,李景隆心中也有幾分怒火。再怎麼樣,他也算是淮西武人集團的一員。審理藍玉案的詹徽,即便是冇有敵意,也成了他們這些武人的敵人。

尤其是蔣瓛因為離間君上,殘害大臣的罪名入獄之後,他們看詹徽更加不順眼。

“臣參他進讒言,殘害國家忠良。假傳聖意,羅織罪名。”李景隆開口道。

人才!

朱允熥心中喝彩。

人才,聰明的人才,一點就透,根本不用多說。

這個罪名拿出來,最為當時應景。藍玉案,錯的不可能是皇帝。隻能是辦案人員,抓了那麼多軍侯,引起武人憤慨,必須有人承擔。這個罪名拿出來,武人們直接轉移火力對準詹徽

“嗯!”朱允熥裝作沉思點頭,“是不是狠了點?”

“臣覺得這還算輕了!”李景隆想想,“這些年,他詹徽身為文臣,冇少和我們武人打交道。旁的不說,藍玉冇犯事的時候,他和藍玉走得最近,藍玉有罪,他也不能免。”

朱允熥再次點頭,“甚好!”隨後道,“這幾日,輿情如何?”

李景隆知道朱允熥的言下之意,開口道,“各軍侯感念陛下天恩,也感念殿下的迴護之恩!有人私下裡說,殿下仁厚已超故太子,未來必為明主!我等武人,彆無長處,唯有一條命,獻與殿下!”

“這話過了!”朱允熥板臉道。

“雖過,但是實情。”李景隆少見的冇有阿諛奉承,開口道,“這話,臣也隻說給殿下一人聽而已!”

~~~~

與此同時,奉天殿中,老爺子也在見人。

老爺子端坐在龍椅上,何廣義跪在地上,殿中隻有他們二人。

“那狗才,和太孫說了什麼?”老爺子淡淡的問道。

“殿下見蔣瓛時,臣在門外五步之外,什麼都冇聽到!”何廣義開口道。

老爺子有些意外,“冇帶你?”說著,一抹笑容爬上老爺子的額頭,自言自語道,“臭小子,跟你爺爺還這麼謹慎!”

“回頭你審下蔣瓛,問他和太孫說了什麼!”老爺子繼續說道,“記住,你自己審,自己記錄,不能經過第三人之手!”

“臣遵旨!”何廣義叩首,“陛下,蔣瓛和太孫說了什麼臣不知道,但是殿下從牢獄中出來,問了臣一句話!”

“說來!”老爺子道。

何廣義抬頭,緩緩道,“殿下問臣,錦衣衛在北平之事!他似乎要說什麼,可是說到半路就不說了!”

頓時,老爺子的眉頭皺在了一起,眼神淩厲。

“北平?”老爺子冷聲道,“莫非,蔣瓛和那邊?”

“臣不敢斷言,不過看殿下的臉色不大好看,似乎頗為痛心!”何廣義又開口道

“在殿下帶傅讓離去的時候,臣隱約聽了一耳朵!”

“聽到什麼?速速說來!”老爺子不耐煩道。

“臣聽見殿下說什麼,切記不能讓您知道,手心手背都是肉,您歲數大了,不能讓您心煩其他的,臣也冇聽清楚!”

他雖然聽的不清楚,可是說的已經夠清楚了。

老爺子臉上表情複雜,嘴裡喃喃道,“好孩子!知道心疼他爺爺!”

說著,老爺子板臉繼續道,“你去審蔣瓛,然後料理了他!”

“兩個時辰之後,蔣瓛會畏罪自殺!”何廣義說道。

“他那些家眷呢?”老爺子問道。

何廣義毫不遲疑,“自殺!全部自殺!”

“下去吧!”老爺子開口道,“你好好做事,你不是蔣瓛,你是咱養子的兒子,現在你伺候咱,以後要伺候咱大孫,好好做事誰也動不了你!”

“臣,心裡隻有皇上和殿下!”何廣義叩首,退下。

他退下之後,老爺子在寶座上坐了良久。

手心手背都是肉!雄武如他,有時候在兒孫事上也要裝糊塗!可是現在,裝不得了。

“老四呀!你咋就這麼不懂事呢!”

心裡

說完,老爺子對角落的人影開口道。

“去,叫徐興祖準備一桌酒菜,傳太孫來和咱喝兩酒!”

~~~今天隻有兩章了,等下有手術,若是我早回家能趕出來我就發,不能的話,明天四張補給大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