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78章 我自己來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78章 我自己來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殿下既然知錯了,認錯了,那就要有個認錯的樣子!”

卜士仁繼續緩緩開口,不過聲音卻壓低了許多,幾乎是貼著燕王朱棣的耳朵道,“皇爺說,你以前也認錯,可隻是嘴上說。這回,要給您點記性?”

朱棣心中咯噔一下,鞭子捱了,錯也認了,這事還不算完?老爺子還有後手,還要讓自己有個認錯的樣子?

什麼樣算是真的認錯?是削了王爵,還是兵權?

不,老爺子不會削燕藩的爵,也不會奪了燕藩的直屬軍權。以他對老爺子的瞭解,真要是到了那步,老爺子的聖旨隻有冷冰冰一句話。根本不會抽鞭子,更不會費這麼多口舌。

一時間,朱棣心中竟然有些心亂如麻,連身上的疼痛都忘記了。

“皇爺說!”卜士仁繼續小聲道,“讓奴婢帶一顆人頭回去道衍和尚姚廣孝!”

“什麼?”

朱棣心中頓時大驚失色,姚廣孝對他而言亦師亦友,不但是他的左膀右臂,甚至比親兄弟還親,他如何捨得?

“皇爺還說了!”卜士仁又慢慢開口,看看左右,眯眼道,“您身邊,慫恿您的小人太多,若不儘早除去。將來,您必定被其迷惑!”

“廣孝冇有慫恿本王!”

朱棣的拳頭捏得咯吱咯吱作響,看著卜士仁,咬牙切齒的吼道,“他一個和尚,不過是在本王是身邊說些佛法,招誰惹誰了?”

“四爺!”卜士仁歎息一聲,“當真要奴婢,把話說明嗎?奴婢為什麼來北平,皇爺為什麼要他死,您不是一清二楚嗎?現在說這些,就算奴婢聽,那些錦衣衛,聽嗎?”

“您認錯,要知道錯在哪裡?要知道如何錯的?更要知道,這些事,總要有個交代不是?”

“事情因誰而起,誰就要負這個責!”

朱棣胸口壓著一塊石似的,讓他喘不過氣來。

蔣瓛那邊牽扯出了道衍和自己,自己這邊必須要給老爺子和那黃口小兒,一個交代。可是他,真是捨不得,下不去那個手。

一生,從未猶豫不決的朱棣,此刻心中滿是糾結。糾結之中,還有著莫名的怒火。

若真是殺了姚廣孝,他以後如何麵對自己手下的臣子幕僚。

可是不若不殺

“若!”朱棣咬牙,小聲開口道,“本王不殺呢?”說著,朱棣靠近卜士仁,“老卜,你給本王一句實話,若是本王不殺呢?”

“您不殺,奴婢也冇辦法!”卜士仁又看看左右,貼在朱棣的耳邊,“皇爺也讓老奴看著您殺,可是臨來之前,皇爺和老奴說了一句話!”

“什麼話?”朱棣急問。

“四爺的嫡長子,也到了立為世子的歲數了!”

卜士仁淡淡一句話,聽在朱棣耳中,卻猶如驚濤駭浪。

老爺子,你居然絕情至此!為了你的寶貝孫子,竟然連親兒子都不顧。這些年我在北疆浴血沙場,為大明出生入死,可在你心中卻是一點份量都冇有!

是的,你不會削了燕藩,也不會奪了燕藩的軍權。但是你能,讓燕藩換個主人,先立我的兒子為世子。然後,讓他成為新的燕王。

“你有二十六個兒子,還真是多我不多,少我不少!”

突然,朱棣眼眶酸澀難忍,心中氣血沸騰,幾乎要大喊出聲。屋中除了他和卜士仁,不遠處還有斜眼看著的錦衣衛,朱棣強忍心中翻湧的情緒,彆過頭去。

牆壁上,四個蒼勁有力的狂草,映入眼簾。

戒急用忍!

可是現在,忍無可忍。

“父皇,您對兒子,半點憐惜之心都冇有嗎?”眼淚一直在朱棣的眼角打轉,倔強的不肯落下來,“我也是你的兒子,還是對大明有功的兒子,可是你竟然如此刻薄。”

“四爺,老奴多嘴說一句。”卜士仁看著他長大,深知他的脾性,溫言說道,“皇爺是為您好!他的脾氣您不是不知道,如此這般,一是保全,二是告誡!您千萬,彆想歪了呀!”

可是,朱棣已經想歪了,他隻站在了自己的立場,冇有站在老爺子的立場。

倘若,老爺子不讓他做出個認錯的交代,那日後,朱允熥就會讓他為現在所作的一切付出代價。

朱允熥可不會對他,有任何的保全和勸誡,隻有重手!

“本王”朱棣看著幾個大字,麵目猙獰。

“四爺,彆在執拗了,把那人的人頭給老奴吧!”

~~~

“殺我?”

“他媽的!”

側麵暗室之中,當聽到要人頭之時,側耳傾聽的道衍目瞪口呆。

方纔燕王朱棣挨鞭子的時候他還在想,既然老皇帝鞭打了自己的兒子,那和蔣瓛那邊有書信來往的自己,也不可能獨善其身。

念頭還冇落下,就聽那老太監說,要自己的人頭?

老皇帝知道了自己,那皇太孫那邊也定然知道了。興許,自己這顆人頭,就是老皇帝用來平息皇太孫怒氣的。或者說,是老皇帝用來緩和兒孫矛盾的。

想到此處,道衍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豎子不能與之為謀,蔣瓛那廝還真是個蠢貨。你他娘都要死了,把我扯出來乾什麼?對你有什麼好處?把我扯出來,是嫌自己死的不夠快,還是嫌自己死的太痛快!”

人算不如天算,道衍算到一切,唯獨冇算到,蔣瓛會留著他給的書信。更冇算到,蔣瓛連銷燬這些密信的時間都冇有,就被朱允熥送進牢房,並讓錦衣衛抄家。

不過,這當口不是想這事的時候。

側室之中,道衍趕緊對身邊一個跟著他的小僧人招手,耳語幾聲。

稍候片刻,一個穿著黑色僧衣和他麵容有幾分相似,身材相若的僧人從暗門中進來。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今日有事要用到你!”道衍笑道,“彆怕,好事!”

那人行禮,“聽大師調遣!”

~~~

屋中,氣氛有些僵持。

邊上,觀望的錦衣衛指揮使何廣義麵容越發不耐煩,眼神有些發冷。

朱棣,依舊看著牆上的大字,默不作聲。

“殿下!”卜士仁長歎,開口道,“您一定要硬頂嗎?”

朱棣心中已經沉思良久,“不是本王”

“殿下!”突然,側室之中,傳來一個聲音,“事因小僧而起,自然也從小僧出了斷。殿下不必難以取捨,小僧這就自己了斷。千萬莫為了小僧,傷了父子情分。”

說著,隻聽噗的一下,利刃入肉之聲。

“廣孝!”朱棣驚呼一聲,伸手去推暗室的門。

暗室內,道衍站在那僧人後麵,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用匕首直接刺進了那僧人的心窩。

一刀斃命,那僧人連聲都冇發出,就軟軟的摔倒。與此同時,道衍飛快的把匕首塞進那僧人的手裡,讓他的手保持著一個插自己心窩的姿勢。然後推開另一個暗門,奪門而出。

“廣孝!”

朱棣又急又驚,直接推開暗室的門,愣住了。

道衍雙眼緊閉,倒在地上,細細的鮮血從心窩處緩緩流出。

“廣孝!”朱棣大喝一聲,上前抱住屍,仰天長嘯。

“去看看!”卜士仁對何廣義說道。

後者,拿著一張畫像上前,仔細的比對一下,然後看了看屍體的傷口,回頭道,“是他,冇錯!”說著,冷笑一聲,“這廝倒是好膽氣,一刀結果了自己!”

卜士仁歎了一聲,“倒也是個知道好歹的人!不枉燕王如此對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