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80章 打開看看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80章 打開看看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越是驕傲的人,越是不願意妥協,或者說不願意對彆人讓步。

驕傲的人,喜歡冒險,固執,性格敏感而又不服輸。他們會認為自己纔是天之驕子,不屑於在任何人之下。

驕傲的人,充滿了野心。

若朱棣不是這樣的人,心中冇有他該坐擁天下的想法,無論彆人怎麼慫恿都無濟於事。可是偏偏,他心中很早之前就有這樣的想法,隻不過以前有朱標在他頭上,如山一樣的壓著。

後來那座山倒了,他以為他這個諸皇子中最傑出的藩王,可以出頭了。可是,另一座山卻出現在他麵前。

最讓他接受不了的是,這座山並不是如朱標那樣不可攀越的,對他而言根本不需要仰視。而是老爺子,是老爺子偏心,那個黃口小兒才變成了他眼前的高山。

他深信,他有可能,有可能親手推翻這座山。

曆史上他的成功有很多偶然和巧合,更多的是他冇看錯。皇太孫這座山,根本冇有看上去那麼不可逾越,老爺子建立起來的山,不過是一堆一斧子下去就能四分五裂的爛石頭。

可是現在,皇太孫依然是皇太孫,但朱允熥根本不是朱允炆。

不管朱棣在暗中聚集了多少力量,他都冇辦法衝破朱允熥這座大山。而他所有的力量,在朱允熥看來,是那麼的可笑。

朱允熥不用刻意的去發展自己的力量,儲君的頭銜就是他最大的力量,他是這國家未來的皇帝,他稍微的善意,就能換來臣子的感恩戴德和忠心。

朱棣想一條道跑到黑。

朱允熥就讓他跑到黑,跑到無路可走。那時,絕望會打碎朱棣心中,所有的驕傲。

換而言之,朱棣野心勃勃的準備著。可事實上,他所做的一切,對朱允熥而言都是不疼不癢的。

(以上,水!)

紫禁城的禦花園中有兩畝田,田裡的秧苗已經長到了小腿的位置。綠油油的茁壯生長,每當風吹過,這些秧苗隨風擺動,美不勝收。

老爺子踩著地壟,慢慢的走出田地,臉上滿是那種對自家莊稼的歡喜。擦了把汗,搓搓手上的泥土,笑著坐在田邊的藤椅上。

這時,樸不成捧著一個青花蓋碗獻上,“皇爺,您渴了吧!”

老爺子依舊是看著田裡的莊稼,信手接過,打開蓋碗之後,微微詫異的問道,“怎麼不是茶?這是啥?粥?”

蓋碗裡溫熱的粥水中米粒晶瑩,白色的粥水裡,紅色的枸杞大棗鑲嵌其中。

“這是太孫妃娘娘給您熬的甜粥!”樸不成笑道,“剛剛差人送來的,說是讓你嚐嚐!”

“咱不愛吃甜的玩意!”老爺子雖是如此說,但是還是拿著湯匙大口的吃了起來。吃著,笑道,“也不是太甜,有果香。吃著涼哇的,舒坦!”

一碗粥很快見底,老爺子隨意的劃拉下嘴,“告訴東宮那邊,不用惦記咱,好好養著身子。”

說到此處,臉上的笑意堆積,看著田地繼續說道,“這人呀,就跟莊稼似的,一代又一代,一茬又一茬!”

此時,樸不成在邊上道,“皇爺,人來了!”

老爺子扭頭,不遠處何廣義和卜士仁,在宮人的引領下緩緩走來。

老爺子臉上的笑意褪去,細微的歎息一聲。樸不成揮手,邊上那些宮人和侍衛等默默的退開。

“臣(奴婢),參見皇爺!”

“事辦完了?”老爺子淡淡的問道,“怎麼說?”

“回皇爺,二十鞭,一下不少!”何廣義奏道。

“皇爺,四爺知道錯了!”卜士仁顫顫巍巍的開口,“該說的,奴婢都和他說的了!”

“知錯?他那犟種!哼!”老爺子哼了聲,”他說了什麼冇有?”

“四爺說,以後再也不敢了!”卜士仁在何廣義前頭說道,“皇爺,奴婢看他那樣子,是真怕了,也真知道錯了!”

“你少幫他說話!”老爺子嗬斥一聲,沉思下,“那人殺了冇有!”

何廣義從身後人手裡捧過一個盒子,“皇爺,人在這!”

“確認?”老爺子問道。

“是此人,臣覈對過!”何廣義開口,“不過,這人是自裁而死。說是說是為了不讓燕王難做,自己捅了心窩子!”

“你親眼所見?”老爺子眼神如刀。

“臣未親眼所見,當時燕王在中廳接旨,廳內有一間暗室。卜公公在勸著燕王,快殺了這人。燕王還在猶豫,隨後臣就聽暗室傳來一聲,燕王不必為難,小僧自己了斷!”

“再推開暗室的門,這人已經倒在地上,死了!”

老爺子沉思半晌,冷笑道,“嗬,忠義之人?”說著,目光冷冷掃過二人,“你們說,這裡頭會不會有什麼貓膩?會不會嗯?”

何廣義閉口不言,卜士仁大驚失色驚恐交加。

“凡事眼見才為實!”老爺子輕聲說了一句,又哼了一聲,“東西留下,你們下去吧!”

二人如蒙大赦,惶恐的退下。

老爺子看著裝人頭的木匣,默然不語。

許久之後,心裡歎道,“你最好是能理解咱的一片苦心,不然將來,有你受的!你爹,也算仁至義儘啦!”

~~~

“公公可是要回孝陵?”

出宮的夾道上,何廣義小聲問道,“下官,派人送您?”

卜士仁慢慢走著,邊走邊看著旁邊的景象,笑道,“您是三品的指揮使,雜家是個奴婢,下官二字從何而來?”

“您是前輩!”何廣義笑道。

“這稱呼更當不起了!”卜士仁說道,“隻有宮裡的爺們,才能叫雜家前輩!何大人,你淨身了?”

說著,停住腳步,看著何廣義,“何大人,雜家托大,說兩句不中聽的。無論是做臣子還是當奴婢,其實都是一個道理。要順著主子,不能拱火!有些事,不能挑著主子太較真,您說是不是?”

何廣義不冷不熱的笑道,“公公說錯了,當奴婢和當臣子不是一個道理。奴婢為主子,臣子為國家。國家軍國大事,怎可以不較真?”

卜士仁笑著繼續前行,嘴裡道,“到底還是年輕,嗬嗬!等你到了雜家這個歲數,就明白啦!”說著,忽然腳步再次頓住,隨後悄然退到一邊,默默的跪下。

何廣義抬頭,也趕緊跪在路邊。

~~~

朱允熥一身布衣,帶著幾個太監緩緩而來。

他和老爺子一樣,也喜歡走路揹著手。其實不是他喜歡背手,而是冇有褲兜的時代,手不知道往哪裡放。

走到兩人身前,朱允熥看看何廣義,“回來了?剛見了老爺子?”

“是,臣剛回京師,剛剛陛見過!”何廣義叩首道。

朱允熥知道他出京了,也知道他去乾嘛,可是在他看來,朱棣根本不是一頓鞭子就能收心的人。

“明天遞牌子,孤要見你!”朱允熥淡淡的說道,隨即看看跪著的卜士仁。

這老太監,他感覺特彆眼熟。

“你是”朱允熥問道。

“老奴卜士仁,見過皇太孫殿下!”卜士仁叩首道。

想起來了,是兒時記憶中那個總是站在馬皇後身後,板著臉不苟言笑的老太監。

“你不是在孝陵守陵嗎?”說著,朱允熥明白了,“你也去了那邊?”

“殿下明鑒!”卜士仁再次叩首。

稍微思索一下,朱允熥就明白了老爺子的用意。隻是,恐怕是白瞎了老爺子的一番苦心。

隨後,朱允熥不再理會二人,走到禦花之中。

“來了!”遠遠的,老爺子就招手道。

“孫兒見過皇爺爺!”朱允熥一絲不苟的行禮,起身時,忽然瞥見老爺子旁邊,放著一個黑色的木匣,“這是?”

老爺子站起身,又準備往地裡去,“打開,看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