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83章 頭鐵的衝鋒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83章 頭鐵的衝鋒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一說這個,殿中的文臣們,馬上來勁了。

吏部尚書淩漢充當其中,朗聲開口,“殿下,臣為吏部部堂,翻閱吏部文檔。國朝初年設立僧官,至洪武二十五年,僅浙江一地,八品僧官就有一百三十六人!”

“官職乃國家重器,尋常士子寒窗苦讀數十年而不可得,何故輕賦於僧人?此等僧官,本該是管理僧侶,約束僧人。可他們仗著官身,罔顧朝廷法度,眼中隻有廟,冇有國。”

“廣積廟產,大興土木,借佛法招攬信徒,囤積土地。所作所為,可有半點出家人的德行?”

“有無知百姓,借寺廟庇護,逃避徭役田稅,廟宇侵占良田,不交賦稅。長此以往,國朝必重蹈前唐覆轍。”

淩漢一說話,鬚髮皆張,唾沫星子橫飛。

他所說的,未免有誇大之嫌。他說的現象有,但是大明初年還不嚴重。不過文臣對於看不上的東西,一向的做法的就是,一說成十,十說成萬,危言聳聽。然後從根子上推翻,踩上一萬隻腳,永遠不能翻身。

可是他說的,正是朱允熥需要的。

“殿下可曾讀過唐史?”淩漢繼續大聲說道,“隋唐兩朝僧人大行其道,唐代更甚。從唐太宗開始,大量良田成為廟產,大量百姓成為逃戶。大唐至武宗時期,天下寺院大者五千,小者四萬。僧尼三十萬人,寺院有奴二十五萬人。”

“占據良田數千萬頃,天下有十分之財,而僧占七八。更有僧人占據朝堂為官,甚至官居司空。而後武宗滅佛,使得前唐自安史之亂後中興,對外可興兵吐蕃,對內壓製藩鎮”

(武宗很剛,柴榮也很剛!)

“其實,自宋以來,天下僧人已無免稅之說,南宋之時還要交稅銀於朝廷。前元之時,元廷待僧人寬容,纔有免稅一說。”

“我朝方興,陛下仁德,所以宴席前朝準其免稅,但此等僧人可曾念過陛下天恩?臣聽聞,各地每有災情,竟然有寺廟放印子錢,使得百姓賣兒賣女也無法償還!”

“殿下,事關國家名爵官位,事關天下土地民心,僧官一事,斷不可拖!”

淩漢大聲咆哮,眾文臣群情憤慨雙眼放光,垂足頓胸大有馬上衝出去,把天下僧人都給強行還俗的架勢。

其實,大明之所以有僧官,還是老爺子造成的弊端。當初為了拉攏江南各方勢力,才許下了這些好處。

而由於老爺子當初當過和尚,有些地方官員不明所以,對僧人過多的寬容放縱。種種情況纏在在一起,才造成了大明,現在有這麼一群可以免稅的階級。

老爺子認為,除了讀書人之外,凡是不種地的都是不務正業。

朱允熥心裡,凡是不交稅的,都是壞人。

“淩愛卿所言,孤深以為然!”

朱允熥手指輕輕敲打桌麵,點頭讚道,“孤讀史書,五代十國時期,僧人不但要交稅,還要參軍打仗,服勞役修築城池,運送軍需。亂世如此,怎麼一到了盛世,他們就抖起來了呢?”

“佛法,孤是讚同的,是敬畏的。可是僧人,宣揚佛法之人,現在居然也掉進錢眼裡了。年前,孤去了城外幾處古寺,寶刹莊嚴把紫禁城都比下去了。且不說他們手裡成千上萬的田畝,就算是年節時,百姓給的香火錢,都夠他們一年吃用了!”

“那些和尚,各個紅光滿麵,僧袍光鮮亮麗。若是有頭髮,倒像是富家翁一般!”

“你說他們要那麼多田地,那麼多錢,有什麼用呢?”

“若是收養孤寡,造福百姓也就罷了。但是放印子錢鑽不交稅的空子,囤積田地?”

“再說,如今我大明朝政清明,四海安樂,國力強盛,就算是國家有難,也用不著他們!”

“可是”說到此處,朱允熥話鋒一轉,故意麪露難色,“僧人,廟產等事古以有之。況且,曆朝曆代多有皇帝信奉佛教,名山大川淵源已久,貿然動之,恐怕”

“殿下!”

朱允熥話音未落,幾人盎然出列。

方孝孺,黃子澄等人神情激動,開口說道,“我等讀聖賢書,上為君王,下為百姓。殿下仁德之君,臣不忍殿下落罵名!”

“為難?臣等來乾!為大明,為天下除一陋習,臣所願也!”

看看,這就是頭鐵的好處。

頭鐵之人,看到牆就要撞。看到事,就要死磕。上麵一揮手,他們就上!

“諸學士!”朱允熥看似動容的說道,“大明肱骨也!”

現在讓你們這些頭鐵的,把天下僧人免稅的特權取消,做官的官職剝奪,清查他們的田產,覈定他們的人數。讓僧人的錢,變成國家的錢。

以後再用你們這些頭鐵的,死磕你們自己人,取消你們讀書人免稅的特權

一句肱骨,眾翰林學士昂首挺胸,大有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氣概。

“孤,也不是要全盤否定,特事特辦特人特管。僧官還是要有的,但不能那麼多,也不能是個主持就能當。”

“選幾個僧人中的得道高僧,為天下僧人表率,掛在禮部之下,管理天下僧人。”

“寺廟的廟產,也不能一併都收了,要留些給他們種,讓他們自給自足,有口飯吃。僧人的一概特權,全部取消。出家人嘛,佛說眾生平等,他們出家人總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臉。”

“僧人的數目,要嚴格控製。若有人要出家為僧,需要和官府購買度牒。”

說著,朱允熥站了起來,走到臣子們中間,繼續說道,“方纔傅愛卿說天下官學撥款一事,孤有個建議。”

眾臣麵上一緊,凝神傾聽。

“各地清查出來的寺廟田產,可以拿出一部分充作官產。每年的產出,專款專用,專門用於官學中學子和老師身上。每年僧人和朝廷買讀碟的錢,也劃在裡麵,用在官學上!”

“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如此以來各地官學有了一個長期的保障,國家再加大教育的扶持,天下的讀書人種子不就多起來了嗎?”

這時,朱允熥看看左右,笑道,“你們看,如何呀?”

“殿下!”

翰林學士中,白髮蒼蒼的大學士詹同,國子監祭酒胡季安等人,已是熱淚盈眶。

“殿下此舉,乃千古罕見之德政。勢必,銘記於史書,萬年傳唱!”幾個老學士,附身大禮。

殿中群臣,無不讚歎。

大明開國以來,重武輕文。國朝二十五年來,凡事都是武人優先,何嘗對天下讀書人,有過如此的優待!

劉三吾等大學士,看著朱允熥,眼光之中滿是欣慰和讚歎。

這是纔是他們希望的好皇帝,這正是他們希望的好君主!

“孤這也是借花獻佛!”朱允熥把幾個老臣扶起來,笑道,“你們,才真是為國辦事之人。”

說著,頓了頓又道,“不過,這事,不能大張旗鼓的辦!畢竟,天下僧人眾多。彼等僧人,免稅久矣,孤不想有什麼波折!”

“可借戶部清查司,用清查田畝之名!”戶部尚書傅友文說道。

“可命各地按察司,檢舉不法僧人事,臣等彈劾後,明發天下,以治之!”督察院禦史馮堅開口。

“也可讓地方官府上奏,有寺廟隱藏人口,對抗朝政!”方孝孺也冷臉道,“有了由頭,想怎麼查,就怎麼查!天下事不怕不知道,就怕不想查,看他們到底誰是乾淨的?”

“查了之後,想怎麼處置他們就怎麼處置,免稅?做官?哼!做夢去吧!”

說著,方孝孺古板的臉上,露出幾分狠辣,“說佛法,他們說了算。說國法,咱們說了算!”

頭鐵的人鐵起來,損著也是一個接一個。要麼說,得罪誰都彆得罪知識分子呢。

“如此甚好!”

朱允熥撫掌笑道,“方學士,委屈一番。你是翰林學士,加戶部侍郎銜,領黃子澄等人,辦理此事!”

“且慢!”邊上,淩漢朗聲道,“殿下,臣為吏部尚書,亦有管理之責。臣托大,臣主官,方學士為副若不能把那些賊禿僧人查的明明白白!”

說到此處,淩漢擼起袖子,滿眼凶光,“臣甘願,告老還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