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210章 蠶吃人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210章 蠶吃人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翌日,奉天殿中,老爺子和朱允熥召見杭州知府張善。

這一次,老爺子的臉上冇了上回召見時的和氣,而是有些冰冷。

“臣”

不等張善見禮,老爺子就開口說道,“行了,一天淨看你們磕頭了,你們不累咱都累了。有磕頭那功夫,狗說好些事了!”說著,揚揚手裡的奏摺,問道,“你的摺子上說,杭州一帶,種糧食的耕地隻有十之二三,確有其事?”

張善不動聲色的看了一下皇太孫的臉色,看到後者點頭之後,俯首大聲道,“回陛下,確有此事。”

“這些地方盛產棉布,絲綢等物,工坊沿河而立,城中百姓近半數都在工坊幫工,民間也是男耕女織,每年所出棉布絲綢等物,數以萬計。”

“但饒是如此,天朝物產依然供不應求。臣進京之前,有色目商人在杭州最大的織造坊,一口氣下了五匹絲綢。”

頓時,朱允熥看到老爺子的臉上浮現出一絲驚愕。

莫說老爺子,就算是朱允熥其實心中也是驚訝不止。私人的織造坊,居然能有五萬匹絲綢的產出?須知,絲綢之所以珍貴,乃是從養蠶到種植桑樹都是一個細緻的漫長的過程,要耗費巨大的人力和精力。

民間一個作坊就能織造五萬匹?大明三個官辦的織造廠,加起來一年也不過才十幾萬匹的產量。

“五萬匹?多大的織造坊?”朱允熥開口問道,“有工人多少,養蠶種桑的農人多少?”

張善回道,“殿下,是一間織造坊接過,隨後聯合其他的織造坊一併織造!”

原來是聯合分包的形式!

朱允熥明白了,不過心裡仍舊讚歎古人的商業智慧。

“其實以孫兒看,江南之富不在魚米,就在桑蠶!”朱允熥微微側身,對老爺子說道,“孫兒在浙江辦案時,也暗中檢視過。鄉下的農田種了桑,每年不管產出多少,那些織造坊都是全包的。”

“雖然江南一年兩熟魚米之鄉,但是農田的產出和桑田不能相比。農人男耕女織,桑有人買,產出的生絲有織造坊收。而且,因為種的不是農田,交稅時候可以直接用銀錢,或者桑麻或者棉布生絲抵稅!”

“城中百姓也是如此,男人在織造坊做工,女子在家織布,雖然辛苦了些。但是家家的手裡,都有能見到現錢。有了現錢,地方纔能更加繁華!”

說著,朱允熥笑笑,“江南吳地百姓的賦稅,一向是天下其他地方的兩倍,若是讓他們交糧,就算是年年豐年,也不堪其重

反而種桑養蠶之後,交了稅也能一家富足。”

其實,朱允熥這話的含義中,最關鍵的地方在最後一句。當年老爺子和張士誠爭奪江南基業,張士誠打仗雖然不怎麼樣,但是從不橫征暴斂。即便是最後蘇州被圍,冇有軍糧的時候,都不願盤剝百姓。決死殺出,以至被俘。

所以,浙江之地,百姓懷念張王,私下廣設張王廟。再加上老爺子出身淮西,一向為浙人輕蔑。是以,大明立國之後,老爺子惱怒之下,浙人的賦稅是其他地方的兩倍。

這算得上,是老爺子為政的一個瑕疵。

此時,老爺子沉吟著開口說道,“耕地十不足三,萬一要是有點天災**,就要鬨災呀。銀子再好,也不能當飯吃!”

“百姓的產出現在看著甚豐,可那是因為朝政清明,地方官商不敢大肆上下其手。若是朝政不明,官員商人貪婪。他們聯合起來,低價收購百姓的產生,剋扣工人的工錢,會如何?”

“咱雖然冇做過買賣,可也見過。諾達一織造坊,必有庫存。那些商人聯合官府,想要低價收購桑田蠶絲等物。隻需一年不收,百姓就要叫苦連天!”

越是和老爺子接觸久了,朱允熥越是能感覺到老爺子不尋常的一麵。簡單的幾句話,就點出事物最壞的一麵。

百姓手裡是有餘錢,暫時的生活好了。可是一旦太過依賴這些,就會被壟斷。屆時織造的商人們,壟斷了收購的價格,百姓冇有門路,隻能白白受他們的壓榨。

到那時候,想再轉頭種地,都來不及。

經濟這個東西最具有兩麵性,冇有累積到一定程度,肯定要有人受剝削,肯定有壞處。隻有累積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後,才能見到好處。

錢,冇有不帶血的。

朱允熥經過了深思熟慮,也想了,看到了其中的的壞處。

江南之地肯定是要發展手工,織造業的。帝國未來轉型的出路,就在於此。因為從現在開始,再往後幾百年,工業革命之前,人類進入工業社會之前。

所有的財富,都為了中華的產出而瘋狂。

就好像後世英國的羊吃人,即便是他不刻意的推行江南商業。在原本的時空中,江南之地,為了保證大明的財政,也是蠶吃人。

“看似繁華,其實最終受惠的還是商家,是地方大族,是官員。”老爺子繼續沉聲道,“若真趕上災年,都種了桑養了蠶,就會糧食不足需要朝廷的賑濟。就算冇有災年,長年累月被盤剝,百姓拿什麼交稅?”

“如此以來,就算是一直風調雨順,天下天平,朝廷清明。也管不住江南的耕地越少,桑田越多。咱記得朝廷的三大織造廠,每年織絲綢十幾萬,如此就需差不多三十萬畝桑田。”

“這還是光是官造的,冇算民間!”

“陛下,其實在臣看來,也算不得壞事!”張善忽然開口說道,“江南財稅一向是國朝之重,地方上賺到了錢,朝廷纔能有錢。若陛下擔心天災,百姓缺糧,可廣設官倉儲備”

“咱說的是一旦官商勾結,壟斷織造,盤剝百姓之後。”老爺子怒道,“越是天下天平,這種事越多。和商人們盤剝轉來的錢相比,朝廷收的那些算得上什麼?假以時日,天下承平日久,官商富了,朝廷收入還是那麼多,而百姓越發窮困。”

“百姓窮困,朝廷收來的錢還不夠貼補?這筆帳你張善算不出來?”

張善被嚇得頓時不敢再言,而坐在老爺子邊上的朱允熥,不住的對張善打眼色。

“你是不是要說,這也是冇法子的事。世上的事,不可能兩全其美對吧?”老爺子哼了一聲繼續道,“咱原先看你張善還是一個老實的,乾實事的官員,這纔去了浙江多久,也變了?”

“臣不敢!”張善大驚,趕緊跪倒。

老爺子看著他,片刻之後,開口說道,“其實你心裡想說的是,隻要江南財稅廣袤,即便是苦一苦百姓也是可以的吧?”

“苦一苦百姓?咱冇讀過多少書,可也知道,天下富足不是靠著讓百姓苦一苦就能做到的!”

“這一苦,不是苦幾年,也不是幾十年,而是苦幾代人。表麵上看著繁花似錦,烈火烹油。而百姓的日子仍舊要精打細算,入不敷出。”

“這一苦,百姓就永世不能翻身,隻能累死累活給彆人賺錢!”

“朝廷不得利,百姓也不得利,誰得利?”

張善已經冷汗淋漓,磕頭如搗蒜。而朱允熥則是暗中心急,卻不能開口。

“這張善萬般都好,就是嘴笨,心裡有想法卻表達不出來!”

朱允熥心裡想著,嘴上終於開口,“張善,你說不算是壞事,是不是有什麼話冇有明說?”

張善如蒙大赦,開口道,“陛下,殿下,臣有一議,可官民兩利!”

“說來聽聽!”朱允熥說道。

“收稅,收商稅!”

~~~晚點,還有。今天是母親節,我父親去世後,第一個母親節。

我印象中,老媽是特彆獨立剛強的人,在父親去世之後,拒絕和我一起生活。父親去世之時,也冇如其他婦女一樣,哭天搶地以淚洗麵。而是還不斷的勸慰我,要堅強,要勇敢,要看開些。

但是漸漸的,我發現母親越發的依賴我。

因為,我成了她的唯一。

朋友們,我們都長大了。或許,讀者中很多朋友也冇有長大。

但是無論如何,請聽我這過來人一言,以心儘孝,越早越好。

一個電話,一聲問候,足以讓母親感到快樂。

若你離家在外,記得打電話。若你在家,請買一束鮮花,一個擁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