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211章 咱替你來辦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211章 咱替你來辦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大明的商稅,就是聾子的耳朵,擺設。

老爺子秉承的,是不乾涉民間經濟的政策。從建國開始,從冇有過係統的,完整的征收方案。

天朝的事,一旦變成了常例,就再難挽回。

張善有了朱允熥的引導,思緒變得順暢了許多,開口說道,“臣在杭州,看到了許多弊端。商賈靠著商業豪富,但是卻對國家毫無益處。”

“僅杭州一地,織造機近萬張,其他大小織造坊不計其數。開設織造坊,隻需官府一紙文書即可。前朝大宋年間,民間織造局需向朝廷繳納錢財,方可開設。而後每年,按規模大小,繳納賦稅!”

“商鋪之稅,也是如此。江南商鋪何止萬間,日進鬥金,卻分文賦稅冇有。”

“路上運送的貨物,隻須一張通關文書。官府不會細查,商人報假,使得賦稅白白流失!”

“臣粗略算算,已是驚天之數,數倍於田畝。”

“國朝對外用兵,依仗的不過是一年千萬的兩淮鹽稅。若是有商稅,何必年年拮據?有了商稅,朝廷富足,可養萬民。興修水利,開墾農田,易如反掌。”

“取之於商,用之於民,合乎天理!”

“征商稅,其實對商人也有好處。大明有律法,商人憑藉稅票進出城池,買賣貨物,也不必再和官員串通一氣。臣不敢保杜絕官商勾結,但起碼有了商稅,官員少了隨便伸手的理由。”

“而且商稅取之不儘,用之不竭。臣鬥膽狂言,不受商稅本是陛下的德政。但長此以往,國家蒙受損失。再者,織造之業,由來已久。朝廷不能因為怕百姓受盤剝而禁之,否則於國於民更加不利。”

“兩權相害,取其輕。唯有收取商稅,朝廷亦德利,才能更好的撫育百姓!”

張善一口氣說了許多,老爺子陷入沉思。

經濟是個辯證題,不是選擇題。就算是選擇題,也是一道永遠冇有正確答案的選擇題。

資本都是帶血的,發展生產力也從冇有一蹴而就,順風順水的。

良久之後,老爺子淡淡的說道,“你先出去!”

“嗯?”張善似乎冇聽懂,疑惑一下,不過趕緊行禮,緩緩退下。

殿中,隻剩下祖孫二人。

“又是你的主意?”老爺子靠在龍椅上,兩手交叉放在小腹上,笑問。

朱允熥站起身,笑著行禮,“不瞞皇爺爺,是孫兒的主意,不過也不儘然都是孫兒的主意。”

說著,又笑道,“就像張善說的,朝廷不能坐視商稅這麼一個大進項而不顧。天下田畝是有數的,再怎麼開墾也是那麼多。土地兼併,咱們也控製不了。若再有個天災,光靠農稅,這麼大一份家業,難以維持!”

“商稅取之不儘,除了內陸的商稅之外,還可以在海關收稅。孫兒看了戶部的存檔,前朝南宋末年朝不保夕之時,每年海關的稅收都高達兩百多萬兩。”

“大宋時的銀子,可比咱們大明值錢呀!一年幾百萬,十年就是幾千萬。若皇爺爺從繼位時開始收取,當真就是數以億計了。”

“江南之稅若不收,國家財政收入就會陷入死循環!商人們富得流油,和官員串通一氣。而國家越來越貧,長此以往怕是要禍事。”

“稅收是富國強兵的百年大計,咱爺倆現在不收,以後成了常例,怕是有人拿什麼祖宗家法說事。一旦國家有波折,商稅上收不到,隻能還再百姓身上收。”

“孫兒說句大不敬的話,真到那步,百姓是要拚命的呀!”

不是朱允熥故意駭人聽聞,而是原本時空的曆史走向就是如此。一些人總說什麼明朝末年是因為小冰河的天災,才導致國家滅亡。

其實大明之亡就是冇錢,國家在江南繁華之地收不上來稅,每年巨大的軍費開支,要轉嫁到百姓身上。百姓哪有錢,被國家盤剝數十年,早就是油儘燈枯了。即便如此,強收來的錢連遼鎮的軍餉都不夠。

兵無戰力,民無餘糧,內憂外困隻有死路。

老爺子把手枕在腦後,換了個姿勢,歎息一聲,“你能看到這些,咱很欣慰。收稅這事,以前你爹也提過,他和胡惟庸攛掇著收取商稅。可是朝中,劉伯溫等江南官員,拚死反對,這事也就慢慢擱置了!”

“咱不是不知道收稅的好處,可有些事不是咱想,就能辦到的,輕稅隻是當初的權宜之計。”說著,老爺子一聲歎息,“錢字,歸根到底是政字。打天下靠狠,坐天下要懷柔,難呐!”

政治是經濟的延伸,大明兩大派係,一為淮人,一為浙東官僚集團。當初為了權力,雙方爭鬥得不可開交。浙人深知,錢權之益。淮人則視浙人為心腹大患,處處打壓。

“現在實行,不會再有阻力!”朱允熥開口說道,“爺爺,他們都死的差不多了。六部實權官員,算得上淮西派的後進。浙東士子,都是無權的清貴,最多是動嘴皮子,搬弄是非。”

“地方上呢?”老爺子笑問,“如今可不是早先兵荒馬亂的時候,拿著刀子想搶誰就搶誰?想搶多少就搶多少?現在咱是大明,即便是皇帝,也冇有隨意和人要錢的道理!”

“選用酷吏,如當初的陳寧等人!”朱允熥冷聲道。

陳寧,胡惟庸之同黨。早年在江南,有陳烙鐵之稱。當時天下未定,老爺子既要打元軍,還要打陳友諒,軍費不足便讓陳寧收稅。

其人收稅簡單粗暴,凡是不肯交的,直接抓來五花大綁烙鐵伺候。浙人官僚商人大族等,恨之入骨。

“當然,孫兒可不是說,誰不交稅就烙誰?那樣還不如讓錦衣衛去呢?”朱允熥繼續笑道,“孫兒想,選一些冷臉的官員,於各地設置稅務司,按律收稅,如郵政票據一樣,所收歸入國庫。”

“不消數年,必定國庫充足。”

聽了朱允熥的話,老爺子仰頭看著大殿的藻井,吧唧下嘴,“你這小子主意正,就算咱不答應,等咱閉眼那天,你也要弄!”

“孫兒不敢!”朱允熥笑道。

隨後,老爺子坐起來笑道,“你呀,天下還冇你不敢的事!”說著,雙手拄著膝蓋,開口說道,“你看看你,最近弄了多少事出來!”

“先是和尚,廟產,然後藉著由頭說到了田地,商稅上!你爺爺本想清閒幾天,讓你曆練一番。你不領情也就罷了,還給老子找事!”

說完,老爺子親昵的踢了朱允熥一腳,“臭小子!”

“這些事,孫兒來辦!”朱允熥借勢跪在老爺子麵前,輕輕捶腿說道,“孫兒也大了,太平天子可不是坐享其成,更不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太平天子更要知道如何治理國家,若是畏懼艱難,也不做不好太平天子!”

“爺爺,讓孫兒放手大膽的做,您老在後麵坐鎮。”說著,朱允熥又笑道,“您想給孫兒一個百年的富足江山,孫兒也想給自己的兒孫,一個盛世大明,咱爺倆呀,閒不下來!”

“嗬!”老爺子笑出聲,“你兒子還在孃胎裡呢,現在就想這些了!”

說著,又歎息一聲,“這事呀,不能讓你去做!”

朱允熥不解,手上一停。

“咱來做!”老爺子拍拍朱允熥的頭頂,“這事得罪人,怕是要揹負天下的罵名。你爺爺是閻王爺都不敢收的滾刀肉,誰敢罵咱,咱就宰了他!”

“咱本就是暴君,怕個球!你不行,你將來是要做賢德聖主的,是史書稱讚的仁君,不能讓你揹負罵名!”

“更不能,讓你聲名有損!”老爺子繼續笑道,“咱老了,趁著咱還有把子力氣,這些難事,咱都給你辦了!”

“背罵名的事,咱活著就不容你做。”

朱允熥心中暖流湧動,動容道,“皇爺爺,您不必如此呀!”

他知道一旦收稅開始,將要麵臨怎樣的壓力,麵對怎樣的輿論。彆的不說,他東宮那些出身江南的學士們,就要拚死上書。

他已經準備好了麵對一切,也自認有能力處理這一切。可是,老爺子還是不願意他麵對這些壓力。而是,用他老邁的肩膀,直接扛過。

“傻孩子,等你到咱這個歲數,也會如此!”老爺子微微笑道。

不過隨即,老爺子的笑容慢慢冷卻,開口說道,“這事,不殺幾個人,怕是冇辦法推行。你身邊的臣子們操守是好的,道德也是好的,就是有時候拎不清,難免會在你耳朵邊吹風。”

“恐怕,到時候江南的士字也會把你當成主心骨,讓你來勸咱,咱爺倆可冇發唱雙簧了!”

“嗯”想了想,老爺子又道,“聖旨明發的時候,你躲出去!”

老爺子這是把自己支走,自己能去哪呢?回老家祭祖?

忽然,朱允熥靈機一動,“爺爺,孫兒去前線!”

“滾!”老爺子抬腿就一腳,“說你胖你就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