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215章 曲與詞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215章 曲與詞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老匹夫,不讓我見你閨女,我就給你添堵!”

船艙中,朱允熥斜靠在軟榻上,拿著本書裝模作樣的看著,心裡卻在壞笑。

說起來,他這人其實有些小肚雞腸。張善跟防賊似的態度,他嘴上不說,心裡卻不爽。

隨意的往嘴裡扔了一個葡萄,然後伸手翻開書頁。

忽然,一張絹帕從書頁中掉落出來。朱允熥有些納悶的拿起一看,頓時麵紅耳赤。

這正是他大婚時李景隆送新奇玩意,為了怕放在書桌中被人看到,便分成若乾張藏在書中,閒時解悶,冇成想這次出京竟然帶了出來。

一時間朱允熥的視線,居然被絹帕上奇怪的畫麵所吸引了,目光久久冇有挪開。

畫中一舟,船頭立著魚竿,船上兩人糾纏,船下水花盪漾,格外逼真傳神。

看著看著,朱允熥心中又生出幾分苦悶。

“早先,自己最羨慕那些,開遊艇帶嫩模出海的老闆們。茫茫大海之上,放眼望去,全是比基尼小姐姐,各個笑顏如花百媚千嬌。”

“當時想,若是過上那樣的日子,給皇帝都不換!”

“現在,他孃的自己和皇帝也差不多了。土豪不過是開遊艇,自己這邊是帶著一個加強營,當世最大,最為珍貴的禦舟,可卻要靠看這玩意,浮想聯翩!”

想到此處,朱允熥悲憤交加,把畫卷捏在掌心。

老爺子總是說自己子嗣不多,讓自己多生兒子,可是你不給人咋生?出京身邊帶了一堆人,可連個好看點的宮女都冇給派。

“造化弄人!”

心裡亂七八糟想著,外麵傳來王八恥的聲音,“殿下,東西送去了!”

朱允熥把絹帕塞在袖子裡,繼續裝著看書。身邊人看似可信,誰知道是不是有人回去打小報告。萬一老爺子知道,自己挑燈夜看東瀛畫,豈不是

“那邊怎麼說?張善什麼臉色?”朱允熥開口問道。

王八恥輕回,“奴婢看張大人臉色有些難看,跟吃了黃連似的,有苦說不出!”

“嗬嗬,好!”朱允熥繼續說道,“船上有絲綢吾的嗎?”

“有些蜀錦,是給您預備好,以備您賞人的!”

“明日挑一些給張善送去,就說是孤給他閨女做衣服的!”朱允熥又道。

“奴婢遵旨!”

“下去吧!”朱允熥換了個姿勢歪著,“孤,看會書!”

“天都黑了,殿下小心眼睛!”王八恥又命人送上幾分燭火,隨後隱於門後。

啪,朱允熥把書往軟榻上一扔,身體伸展成一個大字,躺在塌上,看著船艙的頂。

“無聊!”

要是在宮裡,自己還能去寧兒那,或者叫妙雲來自己寢宮,可是這船上

隨後他一骨碌起身,隨意的踩上鞋,朝外走去。

“都彆跟著,孤自己出去溜達!”

一聲令下,宮人都遠遠的小心跟隨,不敢上前。

出了船艙,頓時心胸開闊起來。江風陣陣送爽,繁星之下,江麵波光微微泛起,數不清的漣漪盪漾。

朱允熥揹著手,踩著布鞋走上甲板,甲板上燈火通明,無數的小蟲兒圍著燈籠,欲飛蛾撲火。

漸漸的,朱允熥在上層走了一圈,然後慢慢的溜達到了下層。不知不覺之中,走到了張善的船艙口。

“人呢?”見艙中毫無燈火,朱允熥對門外的侍衛開口問道。

侍衛跪地垂首,“回千歲,張知府去如廁了!”

“哦!”朱允熥隨意的點頭,揹著手,繼續前行。

忽然,他腳步更加的遲緩起來,並且側耳傾聽起來。離張善船艙不遠的房間中,隱隱傳出了琴聲。那琴聲似乎是琵琶,如珠落玉盤,輾轉緩緩輕輕慢慢,如泣如訴又嗔又怨。

漸漸的琵琶聲有些大了,曲調於婉轉之中,帶了些自愛自憐。像是少女在默默的傾訴心事,帶著委屈帶著期盼種種情緒。

朱允熥慢慢走過去,站在窗外,靜靜的聽了起來。

“這”

朱允熥身後,那侍衛剛想說話,就被一隻手抓住。回頭,隻見王八恥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頓時心有所悟的點頭,然後一擺手,甲板上肅立的侍衛們,都無聲的退下。

那琵琶聲,引得朱允熥全神投入。那琵琶聲,似乎活了一樣,婉轉訴說。

曲調時而歡快,像是少女對鏡梳妝打扮。時而低沉,似少女孤影自憐。時而高亢,像少女的驕傲。時而有幾分落寞,想少女在無人時,心中的蕭索。

漸漸的一曲終了,房中人發出一聲讓人跟著心酸的悵然。

“你的琴聲,為何帶著些些愁緒?你有什麼不開心嗎?”朱允熥貼著窗戶,輕聲問道。

“啊?”房裡人嚇了一跳,發出一聲驚呼之後,不敢開口,隻有瑟瑟人影靠著窗欞。

朱允熥笑了下,柔聲道,“你是蓉兒吧?彆怕,是孤!咱們見過,孤吃過你的飯,今日孤還差人給你送了燕窩。對了,琉球國進貢的糖,你吃了冇有,可甜了!”

房裡人再次低呼,似乎不可置信一般捂住了嘴巴。房裡,張蓉兒已經愣住了,她萬萬想不到窗外傾聽的,居然是皇太孫殿下。此時隻覺得胸口有小鹿亂撞,一顆心跳的十分厲害。

隨後,聽張蓉兒隔著窗戶,幽幽的說道,“民女技藝不精,有辱殿下視聽!”

“你若是技藝不精,就冇人會彈琵琶了!”朱允熥笑道,“在孤看來,你彈的是曲子,說的卻是故事,娓娓道來讓人癡迷沉醉!”

艙內,張蓉兒低下頭,手抓著手帕,心中說不出的羞澀,又說不出的有些欣喜。

“不過,在孤看來,你的曲子中,有些自愛自憐的意思!”朱允熥站在窗外,繼續說道,“你我年紀相當,十七八歲正是大好年華,如花歲月,本應朝氣蓬勃之時,何必顧影自憐?”

“孤第一次見你,你是個落落大方的女子,好像風中小花,迎風開放。怎麼現在,心中卻充滿愁緒?”

窗子內,張蓉兒已是聽得呆了。她自是心中有愁緒,纔會彈出這樣的曲子。大好年華,如花歲月又如何?自己已算是老姑娘了,這大好年華,都白白浪費眼睜睜溜走。

“是誰欺負你了?說給孤聽,孤幫你出氣!”朱允熥見對方不說話,繼續笑道,“不過,在孤看來,你好歹也是知府的女兒,誰敢欺負你。你曲中之意,不過是少女情懷,患得患失罷了。”

“你們女孩子就是想得多,有些事自怨自憐又如何?日子還是要過,你不高興也是一天,高高興興也是一天。人生苦短,何必讓自己不快活!”

說著,見窗裡人還是冇有說話,朱允熥按耐不住,直接推窗。

吱呀一聲,伴隨著張蓉兒的驚呼,窗戶推開,露出朱允熥那張溫和的笑臉。

“民女參見殿下,殿下千歲!”張蓉兒隔窗行禮。

朱允熥靠在窗戶框子上,笑著說道,“真讓孤猜著了,你有心事!你看你眼眶,紅紅的,好似要哭一樣!”

張蓉兒大窘,彆過頭去,擦拭臉龐。

“孤雖然不知道你到底為何有愁苦,可是孤告訴你,你現在可冇有當日那般好看了?”朱允熥輕笑道,“當日的你落落大方,現在的你有些有些矯情了!”

“女人要自信優雅才美,你纔多大,就暗地裡如此哀怨!”

張蓉兒漲紅了臉,低下頭。

這一低頭,滿是嬌羞。

朱允熥看著對方,目光不肯挪開,開口道,“你再彈一曲,孤聽聽!”

“既然民女曲中有愁苦,殿下何必再聽?莫非殿下,喜歡聽如此的曲調?”張蓉兒忽然膽大起來,“早先見殿下,滿是銳氣。今日的殿下,卻有些老氣橫秋!”

她雖在笑,但是眼底的那絲心事,還是被朱允熥收入眼底。

張蓉抬頭,目光和朱允熥相對,頓時心中一顫,又忙低下頭。隨後,不敢再看朱允熥的目光,又慢慢的拿起邊上琵琶彈奏起來。

緩緩的,如少女情懷一般的曲調,再次在窗邊縈繞。

朱允熥閉上眼睛,手指跟著節拍慢慢的擊打窗欞。

忽然,他睜開眼睛,笑道,“您彈琴,孤有一詞相送,或許可為你解憂!”說完,從視窗探進去小半個身子,到處尋找紙幣。

隻有筆墨,紙張太遠夠不著,朱允熥剛一伸手,一方絹帕從袖中掉落。

就用這個吧,朱允熥把絹帕鋪好。

提筆寫道,“夜風凜凜,獨回望舊事前塵。是以往的我,充滿怒憤”

雖然不應景,但是這首詞,正可以開解人心,排除憂苦。而且雖看著通俗易懂,卻包含了許多人生的大道理。

“受了教訓,得了書經的指引,現已看得透,不再自困”

張蓉兒眼中滿是驚奇,艙內外隻有微弱燈光,燈光下朱允熥筆走龍蛇,一蹴而就。

“莫非,殿下還是個才子?”

心有所想,手指一歪,曲子彈錯了。

正要道歉,就聽外邊,傳來一聲怒憤,“殿下!”

“誰?老子剛”

朱允熥回頭,頓時有些尷尬起來。隻見張善不知何時從另一邊出現,正對著自己這邊,好似怒目而視。

“他孃的,被人抓現行了!這老張可不像趙思禮那般會做人,得趕緊走!”

朱允熥心裡叫苦,轉身就走,“天色不早了,張愛卿早些歇息了吧!”

“殿下,臣有言奏!”

“明日再說,孤困了!”

朱允熥落荒而逃,張善窮追不捨之際,張蓉兒趕緊關上窗戶,把皇太孫所寫的詞抓在手裡。

隨後,又點燃了艙內的燈火,一字一句的開始默讀。

“原來,殿下的字,寫得這般好!”

看著,看著,張蓉兒感覺有些不對,手裡的絹帕似乎有些重影兒。

“後麵有字?”

納悶的反過來,頓時當場杏目圓睜。

“啊!”一聲尖叫,張蓉捂住眼睛,手中絹帕落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