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224章 再生事端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224章 再生事端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京師,紫禁城。

禦花園中姹紫嫣紅一片,盛開的鮮花享受著夏日的驕陽,蟬兒叫蝶兒忙,蜜蜂飛舞滿是花香。

可是緊挨著禦花園的奉天殿中,氣氛卻有些冰冷。老爺子坐在龍椅上,麵帶寒霜,下首六部九卿的臣子們都恭敬的垂首,不敢抬頭。

殿外不時的傳來臣子的慘叫聲,那是幾個亂說話的督察禦史,學士在受仗刑。

冰冷的氣氛之下,同僚的慘叫聲中,殿中的大臣們不少人後背已經被冷汗濕透,內心既心悸又惶恐。

皇帝突然說要加征商稅,自然是朝野沸騰群臣非議。反對之聲不絕於耳,士字官員紛紛上書。他們引經據典,從三皇五帝開始說到了國情民生,無外乎就是商稅加不得,朝廷豈能與民爭利。

但也有另一派官員,讚同加征商稅,站在皇帝的一邊。兩派官員從打嘴仗開始,變成了相互攻擊,朝堂上吵成一片。

他們的吵鬨讓皇帝覺得煩了,這些日子以來已經發配,罷免了許多官員。甚至一些以為自己頭鐵的,也遭到了處罰。

外邊的慘叫聲,讓殿中的臣子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們伺候的這位,絕對不是一個有耐心,願意遷就臣子的皇帝。

冰冷寂靜的氣氛中,吏部尚書淩漢,開口說道,“陛下,臣以為加稅可行。國朝近三十年來,輕徭薄賦與民休養生息。如今大明天下,四海昇平百姓安居樂業,內無憂外無患。輕徭薄賦雖是德政,但長此以往必定國家財政空虛。於天下加收商稅,正是百年大計!”

聽淩漢如此說,老爺子的臉色緩和了一些,微微點頭,“你說的和咱想的差不多,以前不收稅是因為國家初創,民間不易。現在國家安定,民間富而朝廷的花銷,連年增多。”

“咱聽人說過,如果現在不收商稅,以後也不收。國朝的財政負擔,還是始終在農民頭上。到時候德政,可能就變成了弊政!”

“陛下!”群臣中,翰林院試講學士,國子監祭酒胡季安開口說道,“臣以為,還是再等一等。收稅畢竟是國家大事,本朝從無前例,自然不能操之過急!”

胡季安是江南官員中頗有威望的人物,話一出口,立刻引得其他官員紛紛讚同。

“還等到什麼時候?”老爺子聲音帶著幾分不耐煩,冷笑道,“大明朝這些,等著等著就冇下文了,拖著拖著就成了常例的事,還少嗎?國朝冇有先例?咱是開國之君,咱做的就是先例!”

“咱知道你們心裡想的什麼,商稅一事古以有之。不是咱異想天開,更不是咱窮瘋了,要和商人們要錢。遠的不說,前朝大元的時候,依賴的就是江南的財稅!”

“哦,大元朝在江南各路連年征稅,加稅就行。咱這收稅,就不行?”

胡集安額上全是冷汗,連忙俯首道,“臣,絕無此意!”

“咱就不明白了,不過是重新收取商稅,又不是橫征暴斂,怎麼你們一個個的跟踩了尾巴似的跳起來?”

老爺子斜眼看看江南一派的官員們,冷聲道,“收商稅,和輕徭薄賦不衝突。朝廷開支連年增加,再不收商稅,錢從哪來?若朝廷冇錢,輕徭薄賦豈不是一紙空文,成了麵子事?”

“咱知道你們的心思,你們都出身江南,怕的是收商稅到最後,收到你們的身上!”

說著,老爺子又冷笑兩聲,言語越發的刻薄起來,“咱知道你們出身江浙之地,想要維護鄉梓。可你們要知道,你們做的是大明的官員。你們的一切,都是咱這個皇帝給的!”

“早先,咱就聽人說過,朝中江浙的官員們和地方牽連太深,總是幫著地方的豪族商人說話。以前咱還半信半疑,現在看來,哼,還真是如此!”

“咱意已決,重新開征商稅,誰敢再跟咱聒噪,小心腦袋!”說到此處,老爺子又冷笑幾聲,“咱這隻老虎,才吃了幾天素,就有人敢捋咱的鬚子的?咱決定的事,何時輪到旁人指指點點!”

“臣等遵旨!”

這話說的已是極重了,也讓反對的臣子們忽然意識到,皇帝還是那個殺人不眨眼的皇帝,還是那個喜歡搞一言堂的皇帝。煌煌天威,他們不敢相抗。

突然,殿外傳來幾聲慘絕人寰,高亢的慘叫。

樸不成快步進來,跪走道,“陛下!”

“怎麼了?”老爺子冷眼問道。

“幾位受刑的大人受不住,死了!”

群臣頓時更加惶恐起來,受刑的幾位年輕氣盛,仗著頭鐵頂撞皇帝的禦史學士,居然被活活打死了。

再想到皇帝的種種手段,反對加稅的官員們,頓時麵如土色,心中叫苦。

許多人心中紛紛想道,“再不能和皇帝唱反調了,不然這就是下場!哎,若皇太孫還在京中,此事或許還有緩,可是現在隻能聽皇帝的聖裁了!”

“死了就拉出去,讓他家人收屍埋了!”老爺子再次開口,罵道,“咱的寬容,竟然養出這些是非不分,不知死活的東西。看看他們上的摺子說了什麼,說咱收商稅就是隋煬帝,打死都便宜他們了!”

樸不成剛要退下,就聽殿外傳來一陣腳步,一個頭盔上插著羽毛的衛士跪在殿外,高舉手中的黃封奏摺。

“陛下,大同八百裡加急!遼東八百裡加急!”

大同應該是戰事,遼東是什麼事?

老爺子眯著眼睛,“拿上來!”

稍後片刻,奏摺送到老爺子手中,看了幾眼之後,群臣發現老爺子的臉色變得精彩起來。

“呀,這小子有這能耐?”

老爺子看的正是傅友德報功的奏摺,大同戰事已經收尾,其中功勞最大的竟然是曹國公李景隆。不但長途奔襲,燒了烏蘭察布的北元營地,燒燬軍械糧草,更難得是,抓了一個北元的宗王,殺了一個太尉。

群臣不知奏摺寫的什麼,見老爺子臉色變幻,兵部尚書沈溍開口道,“陛下,可是戰事?”

“大同大捷!”老爺子看著奏摺笑道,“曹國公抄了北元的後路,魏國公斷了北元的水源,傅友德率大軍掩殺,三路齊出打破北元。殺敵三萬,俘虜八千。大同之外的北元餘孽元氣大傷,十年之內不敢再北望中原!”

“臣等恭賀陛下!”

“小打小鬨有什麼好賀的?”老爺子笑笑,對送奏摺的衛士說道,“這奏摺,可曾快馬送至皇太孫處!”

衛士在殿外朗聲回道,“已快馬送往福建!”

老爺子點點頭,打開遼東的軍報,頓時臉色大變。

“狗兒的,真是給他臉了!”

皇帝罵街,不成體統。群臣詫異,不明所以。

“朝鮮李家亂臣賊子,咱已經給足了他臉麵,居然敢得寸進尺?”老爺子安拿著奏摺,氣的鬚髮皆張,“朝鮮以女真犯邊為藉口,以元降將東胡為先鋒,領軍一萬五,發兵豆鴨綠江。吞了三個女真部族,掠奪女真人口五百戶,在鴨綠江邊修築城池!”

說著,老爺子直接把奏摺扔在地上,怒道,“來人,給朝鮮李家寫信。告訴他們,把擄去的女真全部送還,朝鮮兵馬滾回去,不然哼哼!”

(又將昭告上帝,命將東討,以雪侮覺之兩端。若不必師至三韓,將所誘女真之人全家發來,並以往女真大小送回,朕師方不入境。)

(朕非不能伐之。古人有言,不勤兵於遠,所以不即興師者。)

聞聽此言,群臣皆怒。

兵部尚書沈溍附身撿起了奏摺,快速的看了幾眼,大聲道,“鄰大邦而無禮,朝鮮乃狡詐之過。臣請奏陛下,發兵滅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