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61章 訓臣(1)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61章 訓臣(1)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臣等,叩見太孫殿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朱允熥換好袍服之後,剛在在景仁宮寶座上做好,以中書舍人劉三吾,吏部尚書淩漢為首,大學士詹同,翰林侍講方孝孺,翰林學士黃子澄,齊泰。督察院禦史,詹事府學士等三十餘人,入殿叩拜。

大明中樞六部,文官集團的核心力量人物,都在此列。

文臣之中,朱允熥看到了站在翰林院學士側的解縉,後者不動聲色的對朱允熥使了個眼神。

朱允熥頓時會意,這些文臣們一早就來,可不隻是普通議政那麼簡單。

“平身吧!”朱允熥笑道,“給諸愛卿賜座!”

中書舍人劉三吾帶一眾翰林學士,肅然再拜道,“臣等,恭賀殿下,提王師掃不臣之國,滅番邦震大明聲威。千載已將,兵鋒未有如我大明之勝者!”

“當日殿下禦北征,臣等愚昧鼠目寸光,言兵戰凶危,高麗小邦桀驁難馴反覆無常。豈料殿下提百萬兵,橫掃千鈞,踏破番邦,為大明永絕北地邊患。”

“殿下赫赫武功,必名垂青史。大明聲威,萬世傳頌!”

瞧瞧,讀書人說的話,就是好聽。

“不用好聽的話,都往孤身上說!”朱允熥笑道,“一戰滅高麗北地大患,是皇爺爺運籌帷幄,前線將士奮勇廝殺之功。再者,我大明國力強盛,方能一鼓作氣,恢複漢時舊土!”

“殿下仁厚,臣等不及萬一。”眾臣再拜道。

客套話說了一堆,見這些人還不開口說實事,朱允熥開口道,“諸位一大早,巴巴的趕來,不是為了專門歌功頌德吧?”

文臣中,臣子們眼神碰撞之後,大學士詹同出列,緩緩開口,“殿下,臣有本奏!”

“說吧!”朱允熥端起茶碗,輕吹了一口說道。

“殿下北征之時,陛下令,大明征收商稅。臣等不是迂腐之人,更不是不通時務之人,商稅亦是國家財源,不可廢置。可大明開國不過三十年,天下各地百廢待興,輕賦稅本是與民休養生息,富民的德政。”

“江南百姓本就賦稅頗重,此時又再收商稅,豈不是前功儘棄?江南地方,許多州府民心生怨,士人官紳紛紛上書。朝廷施峻法,派去的稅官都是酷吏,弄得地方民不聊生,大族家破人亡”

朱允熥頓時感覺膩歪起來,這些文臣,在老爺子那碰了一頭包,還不死心。見自己回來了,馬上就跑這訴苦來了。

“昔日,文王問於呂望曰:“為天下若何?”

“對曰:王國富民,霸國富士;僅存之國,富大夫;亡道之國,富倉府;是謂上溢而下漏”

啪,朱允熥一拍禦案,怒斥道,“住嘴!”

詹同說所的,乃是周文王問薑子牙的典故。

天下該如何治理,薑子牙說,行王道的國家百姓富足,稱霸天下的國家有軍功的人富足,勉強存在的國家大夫富足,無道的國家國庫富足。

上麵君王和統治集團的財富多得溢位來,下麵百姓窮得象竹籃裡的水漏得乾乾淨淨。

“虧你還是大學士,跟孤在這裡強詞奪理!你還真是大膽,這些話,你怎麼不當皇爺爺麵說?”

朱允熥怒斥之下,殿中落針可聞,一片沉靜。

“此一時彼一時,你用千年前周文王的故事,比喻我大明天下,還說不是迂腐?”

“周文王時天下多少人,如今大明多少人。那時周朝纔多大的疆域,大明又有多大的疆域?”

“治理天下,就是要富國強民。商稅本就是富國之法,國朝的財源良策。怎麼到你們這,你們隻看到壞處,看不到好處呢?”

“稅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奉養百官,軍隊,充實國庫。興修水利,賑濟災民,哪樣離得開錢?”

“按你說的,不收商稅,隻收農稅,那不是諾大的天下都加在農人身上?場你們給孤算算這個賬,都從農人身上要。僅憑天下的糧稅,長此以往,國家能富嗎?百姓能富嗎?隻怕無論是國家,還是百姓,都越過越窮!吃了上頓冇下頓!”

朱允熥越說越氣,大聲道,“在你詹大學士心中,大明收了商稅,就是為了充足國庫,富國窮民的無道之國嗎?”

“臣不敢!”詹同惶恐下拜道,“臣隻是說,天下安定之時,不宜行此雷霆之事。為君,當以懷柔為主!”

“懷柔?懷柔就是不收稅,就是損害國家利益?孤問你,即便是不收這些商人的稅,民能富嗎?”

朱允熥環視一週,繼續開口,“不收稅,富者越富,窮者越窮。富者橫行法外,窮者肩挑天下,這纔是無道之國!”

“孤知道,孤早就預料道,商稅的事你們回來孤這裡鬨。認為收的多了,名目多了,收的狠了!”

“你們就不能仔細看看,想想,再來找孤說嗎?”

“商稅,收的是城,河,關三稅,怎麼就危害普通百姓了?再者,你方纔也說,江南百姓賦稅頗重。為何如此之重,你們不知道嗎?收商稅,就是為了讓江南普通百姓的賦稅,少上幾分?”

“非要拿這些事,跟孤胡攪蠻纏,是認準了孤一定會遷就你們嗎?”

江南,從宋時開始就是天下財源的中心。

大明立國時,與江南張士誠激戰。而江南士紳,一直不怎麼看得起大明開國這些淮西的泥腿子,不但懷念張士誠,甚至還懷念給給他們高度自治,高官厚祿的大元。所以,立國之後,江南田稅是天下其他處的兩倍。

殿中臣子們,皆低頭不言。

不讚同收商稅的麵如死灰,那些讚同的文臣們,如淩漢等人,則是幸災樂禍。

“皇太孫變了!”

大多數不讚成收稅,或者說不讚成收這麼的臣子們,都是昔日朱允熥東宮的文臣學士們。他們一直以為,皇太孫和文臣親近,又仁厚賢德,往日對他們言聽計從。但是冇想到今天,上來就是當頭一棒。

再看寶座上的朱允熥,許多人心中發出這樣的感歎。

文臣之中,方孝孺等人看著朱允熥,也是暗中出神。

若說以前的朱允熥是藏拙的寶劍,現在的他,就是鋒芒畢露的寶刀。早年在大學堂讀書,那個無權無勢的皇孫。現在已經是大明儲君了,不但深受朝臣愛戴,更被大明淮西勳貴集團效忠。

以前的皇太孫,需要被人稱頌,使天下知其賢德之名。那麼現在,有軍功有人望,又被皇帝視為心尖子的皇太孫,已經開始行使馭下之道,行一言九鼎的君王之事。

洪武皇帝雖一代雄主,但治下太過刻薄,不夠寬容。本想著未來皇太孫即位,會如漢時文景之治二位帝王一般。

但是現在看來,這位皇太孫心裡的倔強和霸氣,其實和老皇爺如出一轍,而且更有朝氣,更有銳氣。隻不過,他不會如老皇帝一般,動輒殺人就是了。

“孤知道,這些日子,為了商稅的事,皇爺爺殺了不少江南的官紳,懲治了不少人,讓你們心裡冇底。”朱允熥放慢了語速,緩緩說道,“所以,你們才跑到孤這來,跟孤說這些,想讓孤勸老爺子!”

“國家政令,豈能朝令夕改。皇帝聖旨,豈容臣子反駁?”

“昔大秦變法,方有六國一統。今大明變法,方能富國強民!”

“反對的話,孤不想再聽。諸臣工且耐心看,再過十年,大明府庫如何?”

“國富方能民強,若國不富,軍不強,民間再富,不過是養肥的羔羊!君不見,曆代前車之鑒乎?”

大殿之中,朱允熥的話有若驚雷,滾滾盤旋。

殿外,悄悄站在拐角處,陰沉著臉的老爺子,不禁露出幾分笑容,“大孫,說的好!”

再看看殿中的群臣,心裡罵道,“他孃的,跑咱大孫這告狀來了!收稅這事就是他想的,他能幫著你們說話纔怪!”

這時,一群鳥兒落在樹梢,歡快的鳴叫。

老爺子目光轉向那邊,看著跳躍嘰喳的鳥兒,心裡繼續道,“一群賊廝鳥,整日亂聒噪。不知天下事,卻要到處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