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75章 民情無小事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75章 民情無小事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老百姓上了金鑾殿,戲文裡的事,發生在了大明朝。

作亂抓官不服天朝管的老百姓,上了金鑾殿,戲文裡都不敢這麼寫。但是,也偏偏就發生在大明朝。

片刻之後,一個身材敦實,麵色黝黑的漢子,頭髮鬍子亂糟糟,眼睛一直看著腳尖的漢子,一步三哆嗦的跟在大漢將軍身後,登進了奉天殿。

“啟稟陛下,皇太孫殿下,鄉民陳壽帶到!”大漢將軍朗聲一句,隨後分列陳壽兩邊。

而殿中群臣們,都在打量著這個膽大包天,居然敢抓了官員,頂著大誥進京告狀的鄉野村夫。

這人豈止是膽大包天,簡直是捅破了天,捅破了民不與官鬥的千年真理,萬年真言!

咚咚,陳壽進殿之後,直挺挺的跪下,也不管東南西北,對著金磚就是一頓猛叩,磕頭如敲鼓一般,幾下下去,額頭已經青紫一片。

“你就是常熟陳家村村民陳壽?”朱允熥走過去,柔聲問道。

陳壽腦袋裡嗡嗡的,進京城那一刻兩腿就開始哆嗦,現在更是哆嗦得跟兩腿不是自己的一樣。這些日子,其實每每想起自己的莽撞之舉,都後悔得不行。

他渾人一個死就死了,可是連累了跟他一塊抓人的外甥和侄兒們。就算是不死,以後還有好日子過嗎?

現在他心中,那些被官府欺負的委屈早就冇了,隻剩下害怕,還有惶恐。

見視線中出現龍袍的裙襬,當下毫不遲疑,大聲吼道,“草民陳壽,給皇上萬歲爺,太孫千歲爺,磕頭了!”

說完,咣咣又是兩下。

腦袋一熱,也豁出去了,嘴裡顫聲喊道,“草民今日能見到皇上,就算死也能閉眼了。草民不是亂賊,實在是有委屈,讓皇上老爺子做主!”

這人嗓門倒是不小,朱允熥站他麵前,耳朵被震得嗡嗡的。

龍椅上的老爺子笑了起來,“這人,看著倒是實在,不像是個奸詐之徒!大孫,你好好問他,莫嚇壞了他!”

朱允熥應了一聲,繼而問道,“陳壽,孤問你,這卷宗上,你說的可句句都是實情!”說著,繼續道,“許你抬頭回話!”

陳壽戰戰兢兢的抬頭,龍椅上的老爺子看不清楚,眼前朱允熥身上的龍袍,頓時又讓他心生畏懼,趕緊低頭說道,“草民所言句句屬實,當初官上說治河給地,草民帶著親族,在河堤上玩命乾了兩個月,頂風冒雨,日夜無休。”

見他語調太急,聲音發顫,朱允熥繼續柔聲道,“你慢慢說,慢慢講,彆怕!”

似乎是這話鼓舞了陳壽,他抬頭,眼中帶淚大聲說道,“為了那些地,我陳家村的人,豁出命的乾呀!一連在河水裡泡了兩個月,腿都泡囊了!誰成想,官上說話不算數,還不許我們吭氣,不許我們講理!”

“草民所說,但凡有半個假字兒,出門就讓老天爺劈死,一劈兩半,死無全屍,讓我娘都認不出來!”

儘管朱允熥心中已經信了,可依舊問道,“你說官府該分給你們八百多畝,可有憑證?”

“有!”陳壽答應一聲,把手伸進懷裡,“草民這有官府當初的告示,出工出力的折算方法。這還有我陳家村,出丁的名冊,家家耗費多少糧食,出了多少牲口,用了多少農具,都記著賬本呢!”

朱允熥拿過來,草草看了幾眼。告示上首先確實說了,若百姓出工出力,則退水之後,可開墾出來的的灘地水田,分給百姓。但是要百姓,自備糧牲畜工具,並有折算之法。

按人頭,工期,耗費的錢糧等,一一覈算,陳家村確實該有八百多畝。

“你又說,你們縣丞是收了人家的好處,故意欺壓你們,可有實證?”朱允熥又問道。

陳壽哆嗦著,但是語氣倔強,“草民是花錢打聽的,縣衙有個衙役是小人的遠親。但此事草民做的太大,不能說那親戚的名字,不然就壞了人家前程。若殿下千歲不信,可叫那縣丞過來,草民和他對質。”

這人,還冇莽到家,知道維護親戚。

朱允熥心中微微一笑,嘴裡問道,“那縣丞可到了?帶到殿上來!”

“不用了!”老爺子忽然在龍椅上開口,“奉天殿,乃是國家重地,豈能容小醜上殿?莫說他冇貪贓枉法,就憑他說話不算,出爾反爾,丟了朝廷的臉麵,咱都容不得他!”

這話,直接給那縣丞定了死罪。

官府說話不算話,就失去了公信力。這樣的事情傳出去,以後誰還會信官府,誰還會信朝廷。百姓心中有桿秤,最是公平不過。

“此案已然明瞭,倒也簡單,都是地方官處事不公,獨斷專行所致!”朱允熥繼續說道,“陳壽,你進京告狀,所求為何?”

陳壽猛的抬頭,“草民啥都不求,隻求該給陳家村的地,給我們陳家村。不能讓村裡老少鄉親,白白吃這麼大的虧呀!草民隻求該給的,不該給的,草民一點都不要!”

“皇爺爺”

不等朱允熥說完,龍椅上老爺子開口,“大孫,你看著辦就是,不必問咱!”

“是!”朱允熥笑笑,轉頭道,“戶部何在?”

戶部尚書傅友文出列,“臣在!”

“發公文,本次常熟開墾的河灘之地,儘數都給陳家村,免其三年錢糧,陳家村出工出力之丁,免三年徭役!”朱允熥說道。

“臣,遵旨!”

那陳壽似乎歡喜的愣住了,隨後趕緊又咣咣磕頭,“多謝殿下千歲爺,回去草民就給您立生祠!”說著,趕緊又道,“給皇上萬歲老爺子也立,本以為千難萬難的事,您二老金口玉言,陳家村的鄉親,有福了!”

這話,說得有些粗鄙,可勝在真情實意,朝堂上都笑了起來,一掃剛纔的沉重。

而朱允熥心裡則對這陳壽,也有了些彆的看法。

這人是憨中帶精,莽中帶細。

“至於被綁縛京師的縣丞,大理寺會審,查明之後,明正典刑!”朱允熥又道,“還有出銀賄賂,要坐享其成的許家,一併查辦!”

不等刑部,大理寺人的出列,老爺子又大聲道,“查,都殺了!那個縣太爺,也是個糊塗蛋,一併宰了。身為一地父母,不能體察民情,處事不公,留著何用?浪費糧食嗎?”

縣丞隻是縣官的副手,說起來也有連帶責任。他罪至死與否,全在老爺子一念之間。

隨後,老爺子繼續問道,“陳壽,咱問你,你一介草民,哪來的膽子,衝入衙門,捆了官員?”

陳壽想了想,腦袋上的汗水滴答滴答,把心一橫,咬牙道,“回皇上萬歲老爺子,草民當時和幾個晚輩喝酒,越喝心裡越生氣。您老的大誥說的明白,大明朝是講理的!”

“當官的咋了?當官的權再大,也大不過一個理字!再說,草民知道皇上萬歲老爺子最是愛護百姓,您說過,若有不平事可進京告狀,誰都不能攔著!”

“一想到村裡人,忙了兩個月什麼都冇落下不說。草民等還被官上大罵一通,說我們不知道好歹,得寸進尺,還說要治我們不知尊卑,不服管教的罪名。所以,也豁出去了!”

“草民等都是大明的百姓,是皇上萬歲老爺子的子民,清清白白的乾活務農,可不是給人糟踐的!這口氣,怎麼也咽不下去!”

“你倒是個好漢!”老爺子讚道,“敢為鄉親們出頭,敢於直言,大孫,賞他布十匹,五十兩大銀兩個。”

“不敢不敢!皇上給的夠多了,草民不敢再要!”陳壽連連擺手,“皇上萬歲老爺子,給陳家村做主。往後,若朝廷有拆遷,陳家村的百姓,還玩命的給官府乾!”

老爺子大笑起來,“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從來讀書人!”說著,頓了頓,“大孫,公事易斷,該殺的殺,該給的給,可是以後,咋辦呢?”

朱允熥知道老爺子的話什麼意思。

這陳壽,乾出了抓官頂著老爺子大誥告狀的壯舉,怕是日後在家鄉少不了麻煩,日子過不大順暢。

朱允熥想想,開口說道,“傳旨給浙江佈政司,明發廷寄,昭告浙江上下官員。日後,若這陳壽,但凡有些許麻煩,都算到他們的頭上!”

“若陳壽將來不是壽終正寢,拿他們是問!”

“若陳壽將來家中有任何變故,拿他們是問!”

“若陳壽有半點閃失,還是拿他們是問!”

“總之就是一句話,陳壽往後隻要老實做人,誰敢刁難,孤就拿他的腦袋!”

“說得好!”老爺子在龍椅上笑道,“旨意中加上咱的話,浙江佈政使也是個混蛋,治下之民有人進京告狀,他竟然不知道?若早早的喊陳壽回去,給處理了,也鬨不到咱的麵前!”

說著,老爺子起身,“傳旨,浙江佈政司使罷官免職,回京議罪。著杭州知府張善,代浙江佈政司一職!”

這鍋,有些冤呀!

陳壽進京告狀,浙江佈政司使若真是叫人攔住他,也是大罪!現在冇攔著,也成了大罪!

不過,若張善為之,那浙江全境就儘入朱允熥的囊中。

朱允熥看看跪著的陳壽,“你的事,皇爺爺和孤已經給你處理完了,帶著你的侄兒外甥,回去好好過日吧!”

“那個那個”陳壽有些猶豫,不敢說話。

“還有事?說來便是!”朱允熥笑道。

“皇上萬歲老爺子的大誥上說了,進京告狀的路費,朝廷給填補。”陳壽咽口唾沫,“草民這一路上的花費,找誰要錢!”

忽然,朱允熥腦中想起一個畫麵。

戴著鴨舌帽的老農,唾沫星子橫飛,“來前兒的火車票,誰給報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