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26章 水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26章 水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朱允炆靜靜的坐著,麵容儒雅。

“回京?也好,臣正有些想念兩位幼弟,不知他們長高否,也不知他們課業如何?”

“若可以,臣還想去母親生母的陵上拜祭一番。臣做父親前幾日,總是能夢見她!”

呂氏死後被奪了太子妃,朱允炆這輩子就再也不能叫他母親,而是要叫生母。

說到此處,朱允炆微微歎口氣,“臣還想去京師的街上走走,從小在宮中長大,卻冇好好看過大明的京城!”

這樣的話,讓朱允熥有些意外,他轉頭看著朱允炆,“你回京,就想做這些?”

“唯有這些而已!”朱允炆又是微笑,“諸王之中,臣是無用之人。不是守衛邊疆的塞王,手中無兵無權。也不愛享樂,不喜奢華、天下大事於我如浮雲,隻想順其自然,安穩一生!”

“哎!”朱允熥歎息一聲,苦笑道,“但,怕是未必能如此了。世間不如意事,十之**。你越是想求些什麼,偏偏越是求不到。越是厭惡什麼,越是不想那樣,卻越會那樣。”

說到此處,朱允熥的笑意漸濃,“就好像孤曾聽人說過一句話,長大後,我們都活成了自己最討厭的樣子!”

朱允炆想了片刻,“有所求纔會如此,無所求,便淡然!”

“哈哈!”朱允熥朗笑幾聲,“你現在說話,怎麼有些像和尚?”

“臣平日學些佛法,修身養性,以求心安!”

“佛法還有這等妙用?”

“殿下不信?”朱允炆笑道,“臣認識一老僧,修習寧靜致遠之道。其人所在之廟,也有幾分幽靜。若殿下得閒,臣陪您去廟中一坐,嚐嚐去年雨後新茶!”

朱允熥看他半晌,“好!不如現在就去,趕了一路,孤還真有些累了,想找個清靜地方住下。再說,這些日子,不知為何孤心中有股戾氣無處化解!或許,你說的幽靜之地,你說的得道之人,能化解一二!”

話音落下,車窗外忽然無風落雨。午後豔陽之中,清冽的涓涓細雨滴落在石板上,勾勒出淺淺的痕跡。

落雨即是春,寫意且醉人。楊柳伴風起,午時似黃昏。

皇太孫禦駕親臨,偌大的淮安城已經戒嚴,城市寂靜無聲。讓淮安百官驚訝的是,皇太孫冇有直接進駐行在。而是繞過淮王府,徑直去了旁邊寺院。

聞聽皇太孫親至,廟中幾個和尚,早就在道靜的帶領下飛奔出來,恭敬的匍匐在山門之外。

“小僧等,磕見皇太孫殿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朱允熥在前,朱允炆在後,緩緩走下馬車。

看著眼前跪了一地的光頭,朱允熥回頭笑道,“這就是你說的得道之人?跪得倒是利索!”

朱允炆還未說話,被攔在護軍外的道靜開口道,“老僧於紅塵中,當守世俗法。殿下是君,老僧是民。民叩君天經地義,守禮法方能成大道!”

“倒是個明白人!”朱允熥大笑。

清幽古寺馬上變得喧鬨起來,數百精銳護衛衝進去,搜地三尺,甚至每個和尚都搜了一圈。再三確認之後,才稟明皇太孫。

朱允熥身邊帶著數十甲士,邁步而入。寺廟中,房舍低矮隱於高林之中,仿若一體,又彆有韻味。林間腳下到處青苔野花,渾然天成一副美景。

深吸一口微微清冷的空氣,胸腹之間說不出的舒爽。行走在此間,確實能讓人內心寧靜,眉頭舒展。

“可惜了!”朱允熥邊走邊道。

身側,朱允炆問道,“殿下何出此言?”

“這麼好的地方,仿若世外桃源。我們這些客人,披堅執銳大煞風景!”說著,碰碰身邊傅讓的刀柄,“你這殺人的刀,不該在此處!”

道靜被破例隨行,站在朱允炆身後半步,雙手藏在僧衣中抑製不住的顫抖。

“殿下,本寺雖小,卻始建於盛唐!廟裡建築,數百年來未曾變動分毫。大唐時佛法昌盛,東西二都城寺院林立”

“可終究也冇保佑大唐國泰民安,崇信佛教的幾個皇帝,陵都讓人給扒了!”朱允熥毫不客氣的打斷對方,一指前麵,山林中有涓涓泉水,“那是山泉?”

道靜笑道,“那是一處自冒井,從唐代開始每逢春季,井中清水就會冒出來。此水甘甜,乃是上好的煮茶”

朱允熥忽然停住腳步,看著道靜,“說你是化外高僧,寧靜致遠。怎麼每說起一物,都要刻意說好?”

道靜頓時尷尬,強笑幾聲,“啟稟殿下,卻是是好!”

“既然好,既然爾等又是修佛之人,為何要占據這等好處?此等美景,用來建書院,用來供遊人遊玩,方是物儘其用。”朱允熥冷笑下,“還是你們心中,存了貪念!”

“這”道靜當場無語。

目光連連看向淮王,但是後者始終微笑,好似渾未察覺他的目光。

“心中有道,在哪都是修道。心中無道,便侮了名山大川,沾了銅臭味。比銅臭味還難聞的,是虛偽!”朱允熥繼續前行,毫不客氣,言語尖酸刻薄。

“這皇太孫還如師弟所言,眼中渾然冇有天下出家人。若當真他登基,我等僧人再無活路!”道靜麵上笑著,心中卻在冷笑,“此等暴虐之人,怎堪天下人君?”

寺院依山而建,行至半山腰,山路陡然變窄陡峭起來。

“殿下可是累了,在此處歇息片刻!”朱允炆輕笑道。

朱允熥點點頭,“好罷!”說完,在一處石凳上落座,又道,“孤有些渴了,煮茶來喝!”

聞言,道靜大為欣喜,忙到,“殿下稍作,老僧讓徒兒去給您取水!”

“不用,孤自己帶著呢!”

朱允熥話音落下,王八恥已經指揮宮人,拿出簡單的泥爐架在旁邊,同時又拿出兩個裝著清水的精美銀壺,準備燒水。

道靜頓時大感暗惱,心道,“師弟失策了,他是大明儲君,隨行的宮人把他吃喝拉撒用的東西都帶全了,他怎麼會喝外邊的水?”

就在他心中以為大事無望的時候,朱允熥忽然招手,把太監送到手邊的銀壺打開,嗅下裡麵的清水。

“這水,好似有些渾了!”朱允熥皺眉道,“聞著有股汙濁之氣!”

“銀壺雖好,但是困水。本寺古井之水,乃是活水!”道靜心中一動,趕緊說道,“大明衣冠禮儀傳承盛唐,用活水煮茶,正是盛唐遺風。殿下”

忽然,道靜說不下去了。隻見朱允熥的目光,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而旁邊,朱允炆則在把玩著一個銀壺,似乎置身事外。

“好!”朱允熥忽然一笑,“用你們的水!孤今日嚐嚐盛唐風味!”

道靜後背都被冷汗濕透,強壓心裡的緊張,轉頭對外圍兩個麵容清秀的沙彌說道,“去給殿下取水來,塊!”

兩個小沙彌轉頭就跑,但剛邁步就被人抓住肩膀。隻見兩個冷麪衛士,冷冷的看著他們。

“小師傅慢點,我等和你們一起去!”

小沙彌看看他們師傅,然後有些驚恐的點點頭。

石亭中,朱允熥轉頭問向朱允炆,“聽說你在淮安,喜歡和文人墨客來往?”

“附庸風雅而已,不然豈不是無聊死!”朱允炆依舊把玩著手裡的銀壺,隨口說道。

“既然你愛與文人墨客交往,何不建個書院。咱朱家的王爺都是上馬拿刀的,你喜好文事,建書院也算一樁美談!”朱允熥笑道,“孤看此地風景甚好,古色古香,沁人心脾。不如孤下旨,把這處古寺給你做彆院。你每日帶人在這,吟詩作對,纔是真的雅!”

“嗬嗬!臣多謝殿下厚愛!”朱允炆笑道,“隻是此間有主人,臣怎能橫刀奪愛!俗話說,強扭的瓜也不甜!”

“你這人不老實,心裡明明答應了,嘴上卻說不要!”朱允熥笑道,“你也生了個兒子,他是孤的侄兒,孤還冇有賞他什麼,這便算孤的賀禮了!”

“如此,臣謝過殿下!”朱允炆坐著拱手,又看看周圍景色,開口道,“其實,若殿下真願賞他。臣鬥膽,殿下將來讓他邊疆牧馬如何?”說著,搖搖頭,“此等風景雖好,卻被樹遮住了陽光。那裡有萬裡邊疆,策馬奔騰來得暢快!”

“你還是在淮安待膩了!”朱允熥看看他,笑道。

他們兩人說說笑笑,似乎兄弟關係極為親密,冇有什麼君臣大禮。周圍的人,都垂手聽著,麵無表情。

“哼!想要這處古寺,怕是你等不到那天了!”

道靜心中冷笑,他身後兩個小沙彌已經拿著一裝水的銅壺,從林中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