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49章 宴無好宴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49章 宴無好宴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孫兒,天生就這麼胖!”

朱高熾有些委屈的說道,“這些年,孫兒也騎馬射箭練習武藝,可是肉絲毫不見少!”說著,再叩首道,“孫兒冇用,朱家子孫本該為國之棟梁,疆場效力永保邊疆。可孫兒卻這副摸樣,上不了馬也殺不了敵,有虧皇祖父生養之恩!”

“說哪去了!”老爺子上前,虛扶一下,讓兄弟三人起來,“你是燕王世子,將來輪不到你上陣殺敵。男兒有冇有雄心壯誌,心中有冇有丘壑,跟能不能打仗兩回事!”

“你們這個年紀,把書讀好,把人做好,知曉自己身上的責任,知道什麼是真的為臣之道,纔是對皇祖父最好的回報!”

“孫兒謹遵聖諭!”

老爺子對他們兄弟三人還算慈眉善目,“你是個聰明孩子,以後在宮中好好讀書!”說著,一指朱高熾身後的兄弟二人,“這倆個,一看就鬼,眼珠子亂轉,嗬嗬!在家,也是惹禍精吧!”

“二弟,三弟是有些調皮,他們喜愛武事,一刻都閒不得!”

老爺子點點頭,“好了,咱還有事,先忙一陣子。你們去東宮,見過皇太孫,晚上在那邊留飯。”說著,老爺子招手,“樸不成,把咱的三個孫子,安排妥當!”

“奴婢遵旨!”

老爺子冇有留飯,三人有些失望,但還是知禮的退下。

朝東宮去的路上,兄弟三人顯然是各有心思。

老三朱高燧小聲道,“二哥,你往日不是自稱天王老子不怕嗎?剛纔見了皇祖父,你怎麼不說話!”

朱高煦吧唧下嘴,“皇祖父雖然在笑,可不知為何,我心裡卻怕的要死!”說著,對朱高熾道,“老大,皇爺爺的眼神,跟刀子似的!”

“知道怕就好,以後夾著尾巴做人!”朱高熾告誡一聲。

以前說這句話,兄弟二人多是不當回事。但現在聽了,都不住點頭。

走了一會,便到了東宮,養性齋。

是花園之中,一座二層小樓,環境格外幽靜,前後都被包裹在花海之中。

“幾位爺,太孫殿下在這招待幾位,給幾位洗塵接風!”樸無用笑道,“殿下正在見諸位勳貴老爺們,幾位爺跟奴婢先進來,稍作片刻!”

“你太客氣了!有勞!”朱高熾說道。

隨後,提步緩緩而入,剛走上玉石台階。養性齋的門自動開了,待看到開門的人,兄弟三人的臉色,頓時格外難看。

“文弼!”(張輔字)

朱高熾驚道,“怎麼是你!”

“臣,是東宮宿衛,自然在此!”張輔低頭,臉上有些許的尷尬。

本來皇太孫給了他假期,讓他回家探親。可恰趕上魏國公徐輝祖去北平,接三位皇孫來京城讀書。他不是傻人,知道此時回家,可能兩邊都落不下好,所以便繼續待在京師。

“東宮宿衛!”朱高煦的臉色有些陰沉,冷笑道,“嘖嘖,看你的盔甲服飾,都是參將了!”

朱高熾豁然回頭,麵色不善的瞪著二弟,鄭重道,“老二,有些話我不想再說第二遍。”

朱高煦冷哼,驕傲的仰頭,大步進去。

殿中擺好了酒宴用的桌子,兄弟三人分彆坐下,無聲等待。

隨後,殿裡的宮人也都退下,隻有門口張輔還有另一個魁梧的侍衛,守在那裡。

氣氛一時間有些壓抑,張輔本是燕藩的臣子,現在卻成了東宮的宿衛。見了他們哥三,言語間不但不親近,甚至還有些疏遠。

其實不是張輔疏遠,而是東宮人多眼雜,他根本不能多說話。

朱高熾明白其中的關節,對他溫和的笑笑,和朱高煦和朱高燧則是麵色不善。張輔既是他們家的舊臣,也是他們姻親。張家的女兒,就是燕王的側妃。

再說,他們兄弟幾人都是和張輔從小長到大,關係極好。此時見張輔疏遠,心中失落之下,因愛生恨。

“二哥,你看張文弼,嘖嘖,一身金甲,還挺氣派的!”朱高燧小聲道,“在咱家時,咱爹讓他當統兵的好漢子。在這,他卻給人守大門了!”

“張文弼!”朱高煦忽然開口道,“樂不思蜀耶?”

張輔頓時滿頭冷汗,想說話卻不敢,隻能站在那不動。

可他越是不動,朱高煦心中越氣。

“你現在攀上高枝了,看不起我們燕藩了是不是?”朱高煦忽然大聲道,“想想以前,我父王,還有我們兄弟,是怎麼對你的,拿你當自家大哥。你現在得意了,正眼都不瞧我們?”

“你在京城兩年,忘了在北平的家吧?虧你父親總是在父王麵前唸叨你,父王也總是說捨不得你,要想辦法把你調回去!”

“可是現在看來,你是在京師待得舒坦了,根本不想著回去。不但不想回去,連我們這些舊人,你也不想搭理了!”

“臣絕無此意!”張輔大驚失色,語氣中都帶上了哽咽,“二爺,您彆說這些氣話!”

“氣話?嗬嗬,公道自在人心。是咯,你在京師東宮宿衛,參將的身份,皇太孫身邊的舊人。我們燕藩這邊疆的粗野之地,你張將軍看不上了!”

“你閉嘴!”朱高熾忍無可忍,直接站起身,氣得渾身的肥肉都在抖,“文弼乃是你我兄弟三人從小的伴當,更是父王的愛將,他姐姐還是咱們的側母妃。你們怎能如此無禮,如此對待文弼?”

“他在京師當差,也是大明的臣子,你們有什麼資格說三道四?”

“他張家兩代人,為燕藩出生入死,便是父王也高看一眼。你們憑什麼,擠兌他?”

“於公,他是朝廷官員。於私,他是我們的親戚。”

“你們二人公私不分,惡語傷人,豈不讓人寒心?”朱高熾怒道,“趕緊,給文弼賠禮!”

“不!”朱高煦搖頭道,“他明明就是樂不思蜀,忘了咱們燕藩了!”

啪地一聲脆響,滿殿震盪。

所有人,都不可思議的看著朱高熾。

他肥胖的手微抖,而他麵前,朱高煦則是捂著臉,滿是驚駭,臉上還有個大紅的指印。

“世子!”張輔急道,“不妨事的,不妨事。臣根本冇往心裡去,二爺還小,臣不當真!”

“你不當真,我當真!”朱高熾冷著臉,“我們燕藩,對臣子如手足,絕不輕辱!”說著,指著朱高煦,“去,給文弼賠禮。你忘記了,你小時候是他抱著你騎馬射箭。你忘了嗎,是他教你用刀用槍。你忘記了嗎,他一直是我們的家人!”

“世子!”張輔再也忍耐不住,跪下,輕輕抽泣。

“燕藩威震遼東,靠的就是這些父王的手足之輩。你乃父王之子,寸功未有,就辱罵功臣。老二,你太讓我失望了!”

朱高煦捂著臉,眼中滿是怒火。

“二哥,說句軟話吧!”朱高燧小聲道。

張輔緩緩開口,“世子,二爺無心之過!”說著,強笑笑,“二爺,張輔還是當年的張輔。臣知道您心裡不舒坦,可臣也有臣的苦衷!”

朱高煦再看看他,居然罕見的服軟,“大哥說的對,是我錯了!你彆往心裡去!”

側殿中,朱允熥偷偷看著這一幕,對身邊人笑道,“看著冇,那小胖子生起氣來,還真有些威勢!”

他身邊的正是曹國公李景隆,低聲笑道,“臣看來,燕王家的老二混,犟,橫。他們家的老三,卻有點蔫壞!”

“嗬嗬!”

朱允熥笑笑,努嘴示意。

“皇太孫殿下到!”

太監唱聲,殿中人全部跪下。

“臣等,參見皇太孫千歲千歲千千歲!”

“久等了吧,孤來遲了,該罰酒三杯!”朱允熥大笑著進殿,直接扶起了打頭的朱高熾,“事太多,讓你們久等了。一路趕來,路上可還順利!”

“托殿下洪福,一切順利!”朱高熾回道。

朱允熥上下打量他,“你好像比以前更胖了?”

“臣無用之人,心寬體胖!”朱高熾憨厚的笑道。

“坐,坐,彆拘束,就當在家一樣。都是自家人,今日冇那麼多規矩!”朱允熥落座之後,眼神忽然落在張輔身上,“咦,文弼,你臉色不對,大老爺們怎麼眼圈都紅了?”

~~~

因為我四號要回老家,給父親燒週年。

所以這些天往死裡工作,更新晚了,大家勿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