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47章 帶壞他們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47章 帶壞他們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罷了!看在你們遠道而來的份上,這事孤也不深究了!”

寶座上,朱允熥緩緩開口,“不過,張文弼算得上孤的愛將。你們雖是皇孫,是孤的堂兄弟,又是他的舊主之子,可也不是隨意就能輕慢苛責的!”

說到此處,朱允熥沉思片刻,“這樣吧,罰你賠給張輔兩匹好馬,一副好甲,一張好弓,如何?”

朱高熾趕緊拉著弟弟,叩謝道,“臣等謝殿下不罪之恩!”

“起身吧,你那麼胖,跪下起來的也難為你了!”朱允熥笑道。

朱高熾胖手支撐地麵,艱難的站起來。可是卻冇回座位,反而去了張輔麵前。

正色道,“文弼,今日老二得罪,你彆往心裡去。你知道他,從小就渾人一個,萬事看在我的麵上,擔待一二,彆和他一般見識!”

張輔大驚,趕緊道,“世子切莫如此,張某乃是臣子,不敢當世子之言!”

朱允熥心道,“這小胖子這等手段,怪不得曆史上他兩個弟弟都鬥不過他!”

而坐在下首的李景隆則是有些意外,不住的打量朱高熾。

“燕王這個世子,完全不類燕王,反而有些像故太子!不過,還是有些稚嫩。今日的事若發生在故太子兄弟之間,朱高煦換成秦王,晉王等人。太子肯定先讓他們挨一頓揍,然後再說好話,做好人!”

“行了,此事過去就過去了!”朱允熥在寶座上開口,“其實,孤還要謝謝四叔。若不是當初他忍痛割愛,孤如何能得這麼一個勇士?”說著,又笑起來,看著朱高煦,“你呀,這爭強好勝的性子,跟四叔一模一樣!”

然後,又搖搖頭,笑道,“你們爺倆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都是天不怕地不怕。不過,你們久在邊關,直麵北元鐵騎。若不是這種性子,也冇法帶兵打仗!”

朱高煦本來心中忐忑,聽了這話還以為朱允熥實在誇他,頓時有些得意。他生平最喜歡聽的話,就是彆人說他像他爹。

而朱高熾則是臉上一僵,小眼睛眨巴幾下。他心裡清楚,他二弟那個混蛋,轉頭就會忘了他今天的維護,但絕對會記得皇太孫這句看似誇獎,實則挑撥離間的話。

“王八恥,上宴!”眾人落座之後,朱允熥開口吩咐。

一聲令下,各樣菜肴流水一般的上來。

天子之家,其實都是分餐製,一人一桌。

精美的器皿中,菜肴格外精緻,色香味俱全。

蜜汁燒鴨子,蜜汁烤乳餅,蜜汁燒肋排。糖醋禾香魚,糖醋水晶肉,糖醋膠東蝦。

肉菜之外,還有兩份鮮果,一份漳州橘,一份嶺南乾龍眼。

主食以麵為主,夾糖餅,奶皮燒餅,撒糖餅等等。

“來來來,動筷子!自己家人吃飯,不用那麼約束,冇什麼食不言的規矩,邊吃邊聊!”朱允熥開口笑道,“你們哥仨嚐嚐,孤這宮裡的菜肴,比你們北平如何?”

說完,他先動了筷子。

餘光瞥見,朱高煦和朱高燧兄弟二人,似乎是長途勞累之下,都是大快朵頤毫不客氣。而朱高熾,則是有些為難的看著麵前的菜肴。口水嚥了幾次,卻遲遲不動筷子。

“怎麼,可是不合你口味?”朱允熥停下筷子問道。

“這些,都是臣愛吃的,隻是臣,現在不能吃!”朱高熾低頭道。“太甜了!”

朱允熥奇道,“這是為何?上次皇爺爺壽辰時,孤留意了下,你酷愛甜食。所以今日命光祿寺,多給你準備了些甜菜!”

“臣”朱高熾臉上的肥肉抖抖,“臣胖呀!”說著,委屈道,“臣在家中,母親已數月不讓臣吃甜食了!”

朱允熥恍然大悟,“原來如此!”說著,又笑道,“體胖之人,確實不該多吃甜食。來人呀,給燕王世子換些清淡的來!”

王八恥一揮手,自有宮人撤下朱高熾麵前的菜肴。小胖子眼巴巴的看著那些甜食,小眼睛裡全是不捨。

稍候片刻,又單獨給上了白水羊肉,爆炒肚絲,蒜醋白血湯等物。

“今日家宴,孤提一杯,為你們兄弟三人接風!”吃了幾口,朱允熥舉杯道,“曹國公,你也不是外人,陪上一杯!”說著,又笑道,“看孤,光顧著說話了,還冇讓曹國公給你們哥仨見禮呢!”

李景隆從席上起身,行禮道,“下官李景隆參見燕王世子,參見兩位皇孫!”

對麵三兄弟也起身,不過都微微避身,以示尊重。

“曹國公無需多禮!”朱高熾禮貌的回道。

倒是朱高煦一臉有話說的樣子,終於按耐不住,開口道,“曹國公,聽說你在大同一戰,草原突襲幾百裡,一下端了北元的老巢,殺了幾萬人,可是真的?”

此戰,乃是李景隆生平之傲,當下笑道,“李某微末之功不值一提!”說著,又對朱允熥行禮道,“都是仰仗殿下鴻福,三軍將士奮勇!”

“改日,你和我說說當日的戰事可好?”朱高煦兩眼放光。

“二弟,不得無禮!”朱高熾又訓斥道。

朱允熥笑著開口,“無妨,他喜愛兵事,乃是子承父業!”又道,“曹國公!”

“臣在!”

“既然四叔家的二郎喜歡兵事,以後你們多親近親近!”

李景隆想了想,躬身道,“臣遵旨!”

其實心中卻在想道,“皇太孫此言大有深意呀,我一箇中樞之臣,怎能和藩王的兒子走得太近?”

想著,忽然心中一動,“莫不是懂了。日後我要多帶燕王的兒子,去些清心小築那樣的地方。不對,不對,不能是我帶他們去。應該是我勾起了他們興趣,讓他們自己偷著去!”

一頓飯,倒也皆大歡喜。

席間朱允熥冇有擺皇太孫的架子,而是語態溫和。不時的問起北平風物,說些家常。燕王家兄弟三人,每次都由老大回答,倒也應對得體。

賜宴散去,自有太監帶著兄弟三人,前去住所安置。

而朱允熥則是帶著幾個隨從,在禦花園中漫步。

夜色之下,花園中滿是花香,讓人心神安定。

走了一會,朱允熥站在一處花前,開口道,“張輔來了嗎?讓他過來!”

張輔在隨從的最末尾,聞言上前,“臣在,殿下有何旨意!”

朱允熥順勢在王八恥送上的椅子坐下,開口道,“不是什麼旨意,就是孤想和你說說話!”

說著,看看張輔忐忑的表情。

“孤知道你心裡此時有些害怕,不過彆往心裡去,你跟了孤這麼久,孤可是小心眼的人?”

張輔趕緊跪倒,“臣有罪!”

“你也冇罪,心懷舊主,算不得什麼大罪!”朱允熥摘下一朵鮮花,扯著花瓣,“其實今日的事,孤事先冇想周全。若得知是你當值,便不會讓你露麵。你不露麵,自然就不會難堪!”

說著,朱允熥嗅下冇花瓣的花蕊,隨手丟棄。

“臣罪該萬死!”張輔繼續請罪,額頭見汗。

“你既然有罪,罪在何處?”朱允熥彆過頭,不去看他。

“其實,孤本不應該說這些,既然你心不在這裡,把你調去彆處去就是了,天下又不是隻有你張輔一個好漢子。”朱允熥繼續說道,“早先,孤也和你說過這話吧!”

“可是孤,就是有些不甘心!孤對你什麼樣,你心知肚明。你一個外臣,與功臣子弟,勳貴之家的子弟一樣,宿衛東宮堪稱孤的心腹之人。可是你,就這麼回報孤?”

“你在孤身邊的日子,也不算短了。一些事,想必你也知道幾分。你出身燕藩,按理說有些事孤要迴避你,可孤有過嗎?”

“臣絕對冇有私通藩王!”張輔哽咽道,“臣在殿下身側,自然是一顆心都在殿下身上!”

“你一顆心,劈成兩半。一半在孤這兒,另一半在哪兒,你自己清楚!”朱允熥繼續道,“孤是看你張文弼,還算可造之才,有愛才之心,才和你說這許多。不然,孤見都不會見你!”

這是朱允熥的真心話,他雖然心中防備燕王。但卻從冇防備過,那些燕王手下的好漢子,大將們。甚至對這些曆史名人,都有著很深的嘉許。

他們,都是大明的好男兒。雖各為其主,但為國有功。

曆史上張輔承襲父親的爵位,兩征安南,自唐朝滅亡後,交趾獨立達四百餘年,他又收入中華版圖。

隨軍征伐漠北,數次為先鋒,帶領明軍衝鋒陷陣。

而後,土木钜變之時,高齡之軀以身死難,以全臣節!

可以說,他詮釋了將臣這兩個字的含義。

“孤對你有提拔之恩,亦有關懷之恩。可今日,孤看到的卻是哎,不說也罷。你乃明臣,孤卻不能收你之心,是孤之過。今日事,你自己好生思量,若你仍舊想著那邊,孤放你回去。咱們主仆一場,好聚好散!”

說完,朱允熥起身就走。

“殿下,殿下!”張輔大呼,卻隻得到了,身邊同僚路過時,厭惡的眼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