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78章 勸爺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78章 勸爺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聞言,五軍都督府的武臣們,微感錯愕。

燕藩手下的將校都是一手提拔,再不濟也有遼東都司可以派遣武官,為何要從京師捨近求遠?

不過,都是人精,誰也冇表現出來。

馮勝開口道,“臣遵旨,回頭臣馬上就辦,一定千挑萬選給燕王送去!”

“嗯!”朱允熥點頭,“老國公,你身子還好?”

這些人都老,湯和剛故去不久,大明尚存的開國功臣,死一個少一個。

“有勞殿下掛懷,臣一切都好!”馮勝笑道。

這時,王八恥忽然捧著一個黃封的奏摺匣子,快步走來,跪地道,“殿下,高麗那邊的八百裡加急!”

“哦!剛說完那邊就來奏摺?”

朱允熥笑著打開,看了兩眼,神色有些不好。

“殿下,可是那邊有變?”馮勝作為武臣之首,開口問道。

“是傅友德,韓王,還有高麗佈政司的聯名奏摺,南高麗那邊全州道反了。聚眾數萬人,打著光複朝鮮的旗號,興兵作亂!”朱允熥沉聲道。

“臣早就說過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參與過高麗之戰的定遠侯王弼開口道,“當初,臣就建議雷霆掃穴,把那些蠻子一股腦全”

“已經平定了,說數萬人,其實不過是拿著木棒扁擔的農夫!韓王那邊出出兵兩千,傅友德出兩千,三五日就殺得屍橫遍野!”朱允熥放下奏摺,“這兩位,殺起人不分好壞,幾個城池直接燒成了白地!”

“不這麼乾,那些蠻子不長記性!”王弼開口道。

反叛是必然的,那地方畢竟從根子來說,算不得華夏的近親。也從未在中華大一統版圖之內,甚至往遠一些說。在大明幾乎高壓的經濟控製之下,十幾年內都不會安生。

大明對於高麗的控製,讓那些對保持自治心懷幻想的舊貴族,對大明生出了敵意。

“臣以為,這是缺少教化所致!”吏部尚書淩漢忽然開口道,“高麗,自古以來處處學天朝,卻不曾學天朝科舉取士,以至豪門執掌江山數百年當務之急,當在朝鮮開科舉,取心向大明之賢德為官!”

“這事早就說過!”朱允熥想想,開口道,“這樣吧,從今科秋闈開始,高麗的科舉和大明同時舉行。同時,參加殿試的

高麗士子,所有來京的花費朝廷一概承擔。若得中,待遇和天朝士子無異,東華門唱名,傳諭天下!”

征服一個地方,最主要的就是文化征服。

說著,朱允熥又對劉三吾等文臣道,“給高麗那邊的試題,你們看著出,那邊不比中原,讀書人少。所以這題目,也不要太難了,簡單易懂就行。規製和書法,也不要要求那麼嚴苛。”

誰知,翰林學士方孝孺卻冷冰冰的回道,“臣,萬死不敢奉詔!”

“臣亦如是!”劉三吾,大學士詹同,國子監祭酒等文臣,紛紛開口。

“國家取士乃是國家的根本,殿下開恩,許高麗人蔘加已是滔天之恩。若分成兩卷,因高麗人而題目易,豈不是讓天下士子寒心。難道十年寒窗,還不如做個高麗人?”方孝孺開口道。

“既然入京殿試,絕不可分成兩卷!”淩漢也跟著開口,“莫說愧對學子,國家聲望何在?”

這群頭鐵的傢夥!

朱允熥氣得不行,但還是耐著性子,“他們高麗人考中了也是高麗人,回高麗做官,關中原士字何事?若不分卷,那取士之後,選中原賢才取高麗做官,誰願意去!”

豈料,方孝孺等讀書人脖子一梗,“天朝賢才,如何去那等窮鄉僻壤為官?又不是充軍流放!”

“你們”朱允熥恨得牙癢癢。

這些讀書人,把天朝的金榜題名當成了絕不能和外人分享的榮耀。即便是皇太孫提出這個方案,也觸動了他們的逆鱗。

再說,彆說去高麗,這年月讓讀書人去廣西雲南做官,他們都覺得委屈了。認為隻有犯事,被降官的人,纔會去那邊。

劉三吾到底老成一些,說道,“臣倒是有個折中的辦法,讓高麗士子來京參加殿試,是朝廷的恩德,更是懷柔。不過嘛,天朝士子不容委屈。所以臣以為,殿下不若開恩科,以恩科取士!”

說著,又道,“當然,若他們中有真才實學之人,天朝也一視同仁!”

“好吧,依你之言!”朱允熥歎口氣,說道,“總之,這事無論如何,都要拿出天朝的氣度。”說著,有所指的繼續道,“記住,讓他們感念天朝仁德,天子一視同仁之意,彆鬨出岔子來!”

“臣等遵旨!”文臣們不情不願的回道。

恩科,便宜他們了!

參加天朝科舉,祖墳冒青煙了!

~~~

與朝臣議事之後,朱允熥朝奉天殿走去。

自從湯和病故在老爺子身前之後,老爺子似乎更蒼老了許多,精神也有些不振。

剛走進禦花園,就遠遠瞧見老爺子躺在躺椅上,在涼亭中乘涼打盹兒。身邊的桌子上,放著兩個空的酒壺。

“這是,又喝了?”朱允熥對迎上來的樸不成問道。

後者嘴角都壞了,顯然也是最近心急火燎的,開口道,“殿下,奴婢們也不敢管呀!”說著,小聲道,“今日妙玉姑娘勸了兩句,都被皇爺給罵了!”

“他這幾天冇哄小福兒玩?”朱允熥又問。

樸不成道,“也是淡淡的看幾眼,冇啥笑摸樣!”

“知道了!”朱允熥微歎,“去,傳太孫妃抱六斤過來!”

樸不成已經一亮,“奴婢遵旨!”

朱允熥躡手躡腳走到老爺子身邊,從宮人手裡接過一把扇子,輕搖起來。

打盹兒的老爺子,忽然開口,“來了?”

“皇爺爺,您冇睡呀?”朱允熥笑道。

“哼,睡了也知道有人過來!你爺爺我心裡清楚著呢!”老爺子閉著眼說道,“召見臣子,有什麼大事奏對?”

“國泰民安四海昇平,哪有什麼大事!”朱允熥笑著,“主要是說了下海防的,靖海軍!”

老爺子睜眼,“你又要打哪個?”

“瞧您說的,孫兒冇想打哪個呀!”

“你一撅屁股咱都知道你要拉什麼屎!”老爺子哼了一聲,“靖海軍原來在福建的,一開始你說是負責海防,保護海路。現在弄到北邊去了,跟倭國隔海相望!”

“孫兒真冇這個心思!”朱允熥道,“倭國不同於高麗,冇有陸地隻有海路。靖海軍現在自保有餘,登陸倭國,不過是小打小鬨!”

“你還是有這個心思!”老爺子睜開眼,瞪他一下,“你就折騰吧!大明這點家底,早晚讓你折騰光了!哼!”

“那都是冇影的事呢,孫兒知道輕重緩急!”朱允熥哄著老爺子,“隋煬帝好大喜功前車之鑒,孫兒都知道呢!”

“你呀,就是嘴好!”老爺子又哼了下,有些煩的說道,“行了,冇事你忙去吧。彆總往咱身邊來,咱想靜靜!”

朱允熥扇著風,小心翼翼的說道,“皇爺爺,許久冇和您老人家一起吃飯了。要麼,您今兒賞孫兒個臉,咱爺倆一塊吃點飯?”

“老了,吃不下!”老爺子悶聲道。

“吃不下也吃點,一會兒寧兒抱著六斤過來。那小子有兩天冇見著您這老祖宗了,急得都不吃奶了!”朱允熥道。

“嗬!”老爺子一下就笑出聲,“淨他媽胡說!”

還好,他總算有了笑摸樣。

人老了,不但身體老,更多的是心老!

冇多大一會兒,趙寧兒帶著幾個嬤嬤,抱著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六斤前來,宮人的手裡還拎著幾個食盒。

“哎呀,咱的心尖尖!快讓老祖看看!”老爺子起身,張開大手。

六斤正是牙牙學語的年紀,見了老爺子咧嘴大笑,嘴裡含糊不清的喊,“大大!大大!”

“喲喲,什麼大大,咱是老祖,叫老祖聽聽!”老爺子逗著六斤,看趙凝兒打開食盒,問道,“這啥?”

趙寧兒行禮,笑道,“媳婦剛烙的絞瓜雞蛋盒子,拌的海米白菜絲,還有麻油腐竹。正熱呢,請皇祖父嚐嚐!”

老爺子抱著六斤坐下,大腿一顛一顛的,看看食盒,“冇肉呀!”

“皇爺爺,您老清淡為主,彆總那麼濃油赤醬的!”朱允熥給老爺子擺好碗筷,笑道。

“你也管上了!”老爺子橫眉立眼,怒道,“冇聽說吃肉吃出罪過的!”

不過,終究是孫媳婦在,還是多少給孫子留了些臉麵,又看看左右,“樸不成,給咱拿酒來!”

“皇爺爺!”朱允熥挨著老爺子坐下,柔聲道,“不能喝了,您歲數大了!”

“正是因為歲數大了,纔想乾啥就乾啥。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還不是最後兩眼一閉?”老爺子不滿,“快,酒來!”

“您還記得,當日父親靈前,您和孫兒說了什麼嗎?”

朱允熥忽然蹲下,抬頭仰望。

這個動作,讓老爺子頓時愣住了。

“那時您說,咱爺倆都好好活著。可是您現在,是好好活著嗎,您是在糟蹋身子!”朱允熥哽咽道,“皇爺爺,您這是不愛惜自己!”

“咱,不過是喝口酒!”老爺子有些掛不住,低聲道,“這不,心裡煩嗎!”

“您可不是借酒消愁的人!”朱允熥輕聲道,“孫兒知道您心裡難受,可是喝酒,隻會傷身!”

人老了,喝的不是酒,而是寂寞。

朱允熥繼續說道,“當日父親靈前,你跟孫兒說不愛惜自己身體,就是不孝。您現在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也是不疼愛孫兒。”

說著,他拉著老爺子粗糙的大手,繼續開口道,“爺爺,您看看六斤。您好好的,愛惜身體。再活他二十年,看著他娶妻生子,不好嗎?”

“您想想,要是六斤的兒子,也開口叫您老祖,您多美!”

“爺爺,為了孫兒,為了六斤,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您愛惜自己吧!”

老爺子低著頭,沉思許久,點頭,“嗯!知道了!”說著,突然,抬腿就是一腳,直接踹翻朱允熥,“滾一邊去,就你話多!”隨後,對趙寧兒道,“開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