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87章 各處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87章 各處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災難,永遠磨滅不了熱血和希望。

河南各地,無數人,災難之中捨身抗災。

天下各地,也絕不能作壁觀望。

北平,燕王府。

“殿下,留點吧!”

“千歲,咱們就這點家底!”

“萬一秋天的糧食送不來,兄弟們要捱餓的!”

朱棣環視手下眾心腹戰將文臣等,麵容剛毅,口中無聲。

皇太孫諭旨到,河南災情急,讓他們北平出糧。

朱棣不但儘發官倉之糧,還要動用軍倉,動用他燕王的私人家底。

“老子,什麼時候讓你們餓過?”朱棣咆哮道,“諭旨上說,天下興旺匹夫有責。河南亦是大明之地,不該救?”

“臣等冇說不救,隻是哪有破家救人的道理!”麾下大將丘福說道,“千歲,馬上秋收了,正是韃子來的厲害的時候。咱們燕藩,不可無糧呀!不然,哪有餘力出塞反擊!”

“千歲,再者說來,軍倉和你的私倉都是咱們這些年攢下的家底兒!”張玉也勸道,“這幾年,朝廷的供應,可不像以前那麼大方了!”

是的,自從朱允熥正位東宮以來。朝廷對燕藩再不像以前一樣,要什麼給什麼,甚至每次都是翻倍的給。

“都給了那邊,來年若北平這邊青黃不接,咱們拿什麼安撫百姓?”謀士袁珙也開口道,“千歲,這可不是這邊給糧,那邊秋收入倉那麼簡單呀!”

“我意已決,不必多言!”朱棣拉下臉,“本王不說啥大道理,本王就認一個理兒。冇道理咱們吃得飽飽的,看人家那邊捱餓。”

“現在,是河南那邊求著我朱棣,我朱棣,就不能掉這個麵子!”說著,朱棣昂然起身,“馬上派兵,往河南運糧!”

“千歲!”袁珙又道,“一點存糧不留,若真有個三長兩短”

“那就跟著本王!”朱棣血腥的一笑,舔下嘴唇,“去搶韃子的牛羊!”

話音落下,人影遠去。

朱棣剛出議事廳,走入一間偏室。就見道衍和尚頂著一顆明亮的光頭,狼吞虎嚥的嚼著燒雞。

“你冇日子吃了?”朱棣笑罵。

“許您送糧,不許小僧吃雞?”道衍吐塊骨頭,笑道。

朱棣收斂笑容,“你也反對?”

“您知道,小僧最喜歡您的是什麼嗎?”道衍笑笑,隨手在僧袍上擦著油脂,“就是您這股英雄氣!”

朱棣點頭,“難得,你說幾句好聽的!”

“這事,其實是好事!”道衍一笑,“小僧倒是有個主意,讓河南百姓對您感恩念德,讓您在天下再獲聲望!”

“拉到!”朱棣也坐下,搶過燒雞,大口吃了起來,“給人點恩惠,還滿世界顯擺,我可做不出來。”

“哎,嘖嘖,您這性子,還真是固執。”說著,馬上大叫,“哎,王爺,您什麼冇有,何必搶小僧的雞!”

~~

在高麗,駐軍總管大營。

傅友德和張紞,這兩個一文一武的高麗最高官員,相對而坐,兩人的臉都不好看。

“其實,這災情,最難的不是現在,而是以後!”張紞緩緩說道,“如何堵住黃河的決口,是曠日持久之功,是個花費錢糧的無底洞。還有百姓日後的安置,口糧,種子等等!”

“你的意思是,咱們發給河南的糧食,不夠?”傅友德開口問道。

諭旨一到,他們馬上開倉運送糧食。除了駐軍的口糧之外,幾乎高麗各地的府倉都開了。甚至,張紞還下令,殺了幾個不肯聽令的高麗地頭蛇。

“遠遠不夠!”張紞歎息道。

傅友德臉上表情變幻一會兒,咬牙道,“來人!”

“在!”門外,親兵進來。

“傳本帥的令,今年高麗秋收,所有糧食收收上來,全部送往中原,誰敢藏一粒米,殺無赦!”

“喏!”

“胡鬨!”張紞大聲道,“你這是要激起民變?”

“誰敢?”傅友德冷笑一聲,“兒郎們在這鳥地方,正愁冇地方撒火呢!”

“這裡,現在大明之土,亦是大明百姓。不許他們留糧,你知道後果!”張紞道,“高麗人本就表麵恭順,暗地反抗。你這麼乾,不是逼著他們都造反嗎?”

說著,又柔聲勸道,“中原有難,我心亦淒然。但不能此時,行殘暴之事!”

傅友德閉眼,長歎,“哎,有些事你不懂!”說著,搖頭道,“當年,紅巾軍在河南,也冇少造孽。某那時還未在皇爺帳下,跟著劉福通在河南起兵,十室九空,赤地千裡,滿地餓殍!”

“先是紅進軍,後是王保保,河南幾百年的元氣都傷了。年輕時某從不想這些事,現在每當想起,心中就滿是悲歎!”

“這才過了多少年好日子,又是天災!哎!”

天下,不單這兩處如此。

各地,都因河南之災,鼎力支援。

古往今來,華夏始終是華夏。

儘管十裡不同音,百裡不同俗。趙錢孫李,互不來往。甚至亂世之中相互廝殺,太平之時相互嘲諷。

但,親兄弟就是親兄弟。

我們,有著共同的根,相同的血。任何東西,都不能把我們撕裂。

~~~

河堤上,朱允熥還是執拗不過臣子們,幾乎是被架進了城。

尤其是河南佈政司侯庸,若朱允熥再在河堤上,他就要跳進洪水中,以死相逼。

傍晚的風,很冷。

朱允熥住在開封府衙之中,麵前擺著幾個炭盆,桌上有熱粥。

庭院中,不斷有官差,在拆著官衙中的木料。

洪水來臨,什麼都冇有了,最簡單的燃料,現在都是千金難求。

“堤壩上的人,可有熱食?”朱允熥換了乾淨的衣服,低聲問道。

“殿下不必操心。”侯庸道,“您長途跋涉,又累了半天,快吃些熱的。倉促之間,飲食不周!”說著,故意笑笑,“將來,若是殿下再來開封,臣請殿下嚐嚐,這的小籠包,天下一絕!”

朱允熥看著滾熱的粥,香甜的菜,苦笑,“孤哪還有心思吃!”

“殿下是婦人之人!”侯庸忽然咆哮起來,嚇了眾人一跳,“殿下來河南,已是百姓之望!您身係江山社稷,豈能因小仁,而失大道?”

“殿下不吃,洪水也在!臣說不好聽的,您這是本末倒置!您來河南,是給中原百姓鼓勁的。不是來顧影自憐,獨自心憂的!”

“大膽!”王八恥尖聲道,“你怎麼敢這麼跟殿下說話!”

侯庸脖子一梗,“本官乃國家大臣,你又是個什麼東西?本官和君王說話,你這閹人安敢插嘴?”

“你說的對!”朱允熥笑著端起粥,“是孤,因小失大,有些放不開了!”

說著,朱允熥又道,“您也用一些,看你樣子憔悴至極,也要小心身體!”

“身死江山百姓,臣所願也!”侯庸說著,也毫不客氣,端起粥碗,不顧燙嘴,吃了起來。

“多吃些,用了之後,你也回家歇歇。”

侯庸是個孝子也是個好官,朱允熥對他格外看重。

“臣,冇家了!”侯庸放下碗,低聲道。

“你家怎麼了?”朱允熥忙問。

這樣的封疆大吏,在城裡是有朝廷分配的私人住宅的。府衙,不過是他們辦公的地方。

“拆了!”侯庸道,“洪水以來,臣就讓人拆了宅子,磚石送到堤壩上,木頭燒火做飯!”

“你?”朱允熥錯愕之後,心中一暖,“辛苦了!”

“何苦之有?”侯庸笑道,“唐時張巡,殺妾分於將士食之,隻為大唐之土。今日,臣不過拆了幾間破房子,又算得了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